澳洲家长的“新冠作业”:如何向孩子解释种族歧视?

儿童眼中没有种族区别是社会学中的一种常见说法,它又被形容为“色盲”。

但是,根据迪肯大学种族关系学教授兼负责人尹·帕拉迪斯(Yin Paradies)的说法,“孩子们能注意到”。

他说:“证据表明……三个月大的婴儿从视觉上会偏爱某些种族的面孔,而种族歧视的态度、反应和行为从早年就开始养成。”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社会研究与方法中心副教授内奥米·普里斯特(Naomi Priest)表示,自从新冠疫情暴发全球大流行以来,包括儿童在内的亚裔群体成为了种族歧视的目标。

虽然儿童感染病毒的风险似乎较低,但他们的生活“经历了由大流行病引起的重大动荡”——这一说法来自普里斯特博士与蒙纳士大学、国立大学以及默多克儿童健康研究所的健康专家们即将联合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

然而,根据这篇预计于周一在《澳大利亚医学杂志》(Medical Journal of Australia)上发表的论文,对那些在本次大流行病期间遭受种族歧视侵害的儿童来说,他们的心理、社交、情感和身体健康可能会受到更深远的影响。

“我们听到了儿童被直接当作针对目标或被告知……他们感染了病毒的故事……攻击者可能是其他成年人或儿童,”普里斯特博士向ABC补充道,种族歧视会造成极其严重的影响,甚至导致儿童生病。

“我们的最新研究发现,澳大利亚小学适龄在遭受种族歧视后在炎症、血压和肥胖方面面临更高的风险,这些都是已知的晚年心血管代谢疾病的标志,如糖尿病、中风和心脏病,”她说。

“种族歧视的经历实际上会影响儿童的身体健康、免疫和炎症系统……[以及]精神健康问题,如抑郁、焦虑、行为问题,甚至自杀风险。”

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告诉ABC,自二月初以来,近三分之一的种族歧视投诉都与COVID-19有关。

如何向孩子解释种族歧视?

专家和家长表示,孩子们很好奇,有时他们会问为什么他们的朋友看起来长得不一样,这可能是一个开始谈论多元文化的好时机。

对于墨尔本妈妈汉娜·罗伯特(Hannah Robert)来说,当七岁儿子阿里(Ali)问道他所支持的悉尼天鹅队球员亚当·古德斯(Adam Goodes)为什么不再参加AFL时,问题就出现了。

“我对他说,很多人对他真的很粗鲁,因为他站出来说种族歧视是不对的,”她说,自己还向儿子解释了事情发生的背景以及为什么嘘声是不对的。

罗伯特女士说,她发现在一个对阿里有意义的语境下展开对话是有帮助的,比如通过体育或博物馆。

“使用它的话,你就会造成伤害。”

A woman with black hair sitting down with her mother, with red hear standing behind her and reaching in.

研究表明,对亚裔亚裔儿童的歧视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

2017年,澳大利亚国立大学针对10至15岁的4600多名澳大利亚学生进行了一项关于种族歧视的研究。结果发现,40%参与研究的亚裔澳大利亚学生遭受过来自同龄人的种族歧视,近20%的歧视行为来自他们的教师,超过40%的歧视在社会上发生。

在东亚背景的学生中,超过65%表示遭受过种族歧视,60%来自南亚背景以及56%来自东南亚背景的学生也都表示曾遭种族歧视。他们中的许多人出生在澳大利亚,父母都是澳大利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