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来滚回哪里去”:ABC读者反映疫情期间亚裔遭受的种族歧视

【Sydpost】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呼吁受众分享他们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期间遭遇的种族主义个人经历,结果反应热烈。

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名民众告诉我们,整个“封城”期间,他们在超市、街道和他们的车里亲眼目睹到或亲身经历了种族歧视事件。

他们说,他们在公共场所有人朝着他们咳嗽、被人撞并受到侮辱。

许多人在袭击发生时完全是一个人,一些人身边则有旁观者,有时候这些旁观者会试图帮助捍卫他们。

一些人说,他们现在太害怕了,不敢独自买东西,甚至不敢在自己所住的街区走一走。

联邦政府呼吁澳大利亚人在看到种族主义时要挺身指出,并向当局报告种族主义袭击事件。

这里是你告诉我们的那些与新冠病毒相关的种族歧视的经历。

超市不是一个安全的空间

超市是反馈者表示曾遭受种族侮辱的最常见地点之一,这是澳大利亚人在“封城”期间被允许前往的少数地方之一。

有时这种侮辱包括轻蔑的脸色或贬低的言语,声音很小但足以让那个人听到,而有些时候则更为公然为之。

来自墨尔本的迪西·穆罕默德(Dyxi Mohammed)描述了她在当地Coles超市熟食区遭到一名男子辱骂的场景。

“我大吃一惊,然后我就那样看着他,就像是说’你对我说了什么’,他就又说了一遍。”

穆罕默德女士说,她朝那个男人走去与他对峙,他向后退了一大步,告诉她离他远点。

她说:“ [他说了]一些有关病毒的事,开始愤怒地叫嚷和说粗话……我问他是否要道歉,因为那是不对的。”

一名年轻的Coles女雇员最终介入并站在穆罕默德女士和该男子之间。由于这名男子拒绝离开,所以她一直呆到穆罕默德女士完成购物。

来自悉尼北部的路易(Louis)在与年幼的孩子一起购物时,在当地超市的洗手间过道也有类似的经历。

他告诉ABC:“当我在看货架上的物品时,我听到这个[女士]越来越大声,而且我听到了诸如‘中国人’和‘末日’之类的字眼。”

“我想,当她注意到我转过头来时,她开始大声聊天……‘病毒的事都是他们的错’,基本上是那种话”。

菲律宾裔的路易说,这名女士变得越来越烦躁,但是当他转过身来面对她的评论时,她很快走开了。

他说,过道中目击这一事件的其他购物者在那名女士走开后与他交谈,他说旁观者的回应是有帮助的。

他说:“我认为应该向公众提供信息,让他们知道见证歧视行为后应怎样做。”

“通常,我们社区的人们希望支持遭受种族侮辱的少数族裔。他们只需要知道该怎么做。”

在路上和人行道上被针对

一些反馈者表示,他们在路上和停车场受到其他司机的骚扰,还有更多人说,一些人在超车时朝他们吼叫辱骂。

人们说,在街上有人朝他们扔东西,而在家附近散步时遭到其他行人的骚扰。

来自墨尔本的伊莱(Eli)在车上等红灯时有过一段特别痛苦的经历。

她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一辆白色的霍顿Commodore车,贴着一个绿色的P牌,车上四个人开始向我的车上扔鸡蛋、汉堡、包装纸和其他物品。”

当时,伊莱的伴侣正通过免提电话与她交谈,并听到了现场发生的事情。伴侣告诉她不要理车上的那些人。

她说:“但是他们就在那儿,就在我旁边,把东西扔到我的车上,所以我最终把车窗拉下来。”

她问这些男人他们有什么问题,但他们继续对她进行种族辱骂,直到红灯变成绿灯。

“让完全陌生的人指指点点有关你的这些私人事情真是令人极度震惊。

“我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哭,所以他们开始大笑,然后开走了。后来,我在拐角处停下车,哭了一会儿。我洗了车,就回家了。”

住在墨尔本的朱莉(Julie)说,在与她16个月大的女儿散步时,遭到了两个不同人群的谩骂。

她说:“我们居住的地方有一条小河,有一座桥和一条小径,可以在上面行走。”

“我只是停下来让[我的女儿]看鸭子,然后我就听到有人对我大喊“走开,下去,下去”。

朱莉说,一对老年夫妇已经开始对她大吼大叫,告诉她离他们三米远。

她还告诉ABC,当她带着女儿离开这对夫妇时,一个似乎三十多岁的男人也加入进来,开始向她大喊大叫。

“当我和女儿在一起的时候,一群人对我大吼大叫,很难面对,”她说。

她最初以为这起事件可能纯粹是出于对新冠病毒的恐惧,可是在她离开那个位置后,朱莉说,她看到这对老年夫妇停下来和另一个出来遛狗的老人打招呼。

她说:“他们之间可能相距不到一米……所以我才想到‘哦,好吧,我现在明白了’。”

从那以后,朱莉说她一直不愿出门。

如何打击种族歧视?

反馈者对于解决种族主义问题可以及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提出了各种各样的建议。

澳大利亚政客的言论是一个反复出现的问题。许多人写道,他们希望政客们在谈论中国时更加谨慎。

他们担忧,政界人士并未清楚表明他们对中国政府的批评与居住在澳大利亚的华人或中国公民无关。

许多反馈者还表示,他们认为包括ABC在内的主流媒体对中国政府的报道也未能使这种区分足够清楚。

来自墨尔本的朱莉(Julie)指出了维州议员蒂姆·史密斯(Tim Smith)最近对维州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的评论,称他为“丹主席”,显然是暗指中国的独裁者毛泽东。

“要明确地说,不是中国人民,不是华裔澳大利亚人或亚裔澳大利亚人做了这些事。”

史密斯先生告诉ABC,社区对他使用“主席”一词的担忧是“完全荒谬的”,并强调这是对挥舞权力大棒的共产主义政权的提法,里面“根本没有种族方面的因素”。

他说,他始终很清楚,他的批评是针对中国共产党的,而不是针对中国人民或澳大利亚华人的,并说他谴责最近种族攻击的攀升。

他说:“我完全谴责种族主义,在现代澳大利亚种族主义没有立足之地。”

其他人则说,学校需要更多教育多元文化主义,包括亚洲国家移民对澳大利亚的贡献。

一些人说,他们认为更高的罚款额将有助于解决种族主义侮辱的问题,但是有人担心,警方在收到种族歧视事件的举报时并未充分调查这些指控。

来自墨尔本Lower Templestowe的斯特拉(Stella)说,她对Woolworths超市和警方的反应感到失望,之前她向超市和警方报告了家附近的超市标语上写有种族歧视的文字。

有人在纸巾空货架上的层压纸告示上用大写字母写着“ 操xxx亚裔”。

斯特拉说,虽然超市经理为这一告示向她道歉,但她说自己被告知超市无法调查是谁写的。当她联系警方时,她说自己被告知警方也对此无能为力。

她说,她认为建立举报种族歧视事件的特别热线电话与成立专门调查此类事件的警察特别工作组将有所帮助。

Woolworths的一位发言人重申,他们向这位顾客道了歉,并立即从店里取下了这一告示。

“我们的行为准则向我们所有团队成员明确表示,歧视是不可接受的,我们的业务不会容忍歧视。我们希望顾客也能做到这一点。”

另一个反映得较多的主题是各个族裔在媒体上的代表性:许多反馈者认为,如果能够在电视和媒体上看到更多具有亚裔背景的澳大利亚人,那么社会上的种族歧视就会更少。

维州多元文化委员会主席薇薇安·阮(Vivienne Nguyen)在星期二接受ABC墨尔本电台“对话时间”采访时说,尽管新冠病毒大流行可能导致种族歧视事件激增,但这其实反映了一个更大的问题。

“种族歧视在新冠疫情之前就存在,新冠疫情之后也将会存在。这关系到我们作为一个国家,作为一国国民,如何看待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及其对受害者的影响,以及作为一个国家来确定我们需要对此做些什么,”她说。

“我不确定在这一点上我们是否完全清楚并一致同意我们需要怎么做。”

(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