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人口普查回顾

2017年6月27日,澳洲统计局(ABS)公布了2016年最新的人口普查(CENSUS)结果,这是一个全新的里程碑,因为所有的数据都显示,澳洲的亚裔人口将很快赶超欧洲人,成为澳洲最大的族群!

我们为您从方方面面总结了66组数据,带您看最真实的澳洲现状!

1、澳洲总人口数量相比2011年人口普查时增加了8.8%,达到23,401,892人

澳洲人口在50年中实现了人口翻一翻的壮举,从1966年的1100余万的人口总数跃升至2016年的2340余万,这显示了澳洲移民政策的成功,使得澳洲一直保持强有力的经济竞争力,人口的基数才是一个国家“富裕”的标志!

2、如果加上人口普查时在海外旅游的人数,那么澳洲人口已经突破2440万大关,比预期早了17年

3、从每个州人口的分布来看,新州依旧处于绝对的领先地位,接近750万的人口,而维多利亚州紧随其后,约600万的总人口,这两大州加起来超过澳洲总人口数的一半,而从经济发展的情况来看,也是该两州的表现最为突出。

昆士兰州虽然也有470余万的人口,但是由于昆州地大物博,整体的人口密度还是较为稀疏。

4、 去年8月份,人口普查登记的墨尔本人一共有4,485,211人;悉尼有4,823,991人。墨尔本必将取代悉尼,成为澳大利亚人口最多的城市

5、但是,过去5年中,墨尔本每周新增1859人,人口增速为12.1%。悉尼每周新增1656人,人口增速为9.8%。墨尔本必将取代悉尼,成为澳大利亚人口最多的城市。

6、达尔文是澳大利亚人口增速最快的城市,达到13.5%。

7、其次是珀斯,为12.5%。

8、相比较国内男女失衡的比例,澳洲可以说在这方面比较平均,甚至有一些“阴盛阳衰”,不过总体而言,澳洲的男女比例结构是非常健康的,男性占49.3%。

50.7%人口是女性。

9、相比50年前,现在的澳洲更加的多元化,从普查人口的出生地情况来看,澳洲本土出生的人数比例进一步下滑,从2011年的69.8%下滑到2016年的66.7%,3个百分点不可谓不小。

10、此外,3.9%是出生在英格兰,相比2011年的占比4.2%,下降了0.3%。

11、而以中国为代表的亚裔群体正在逐渐扩大自己的人口规模,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指的是出身地,对于一些二代甚至三代华人移民而言,是计入到澳洲本地出生人群的,所以说实际的华人数量应该更多!据统计数据显示:2.2%是出生在中国,相比2011年的占比1.5%,增长了0.7%。

12、1.9%是出生在印度,相比2011年的1.4%,增长了0.5%。

13、1%是出生在菲律宾。

14、同时,澳洲的宗教信仰也是多元化的,29.6%是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按照总人口算的话,过去5年中,无宗教信仰的人数从2011年的4,693,162人增加到2016年的6,933,708人,说明年轻人群体信教的人数正在减少。)

15、有宗教信仰的人数减少,其中22.6%是信奉天主教。(换算成总人口为5,291,834人)

16、有0.5%锡克教教徒(换算成总人口为125,900人);0.4%犹太教徒(总人口91,000人),0.8%其他宗教(总人口为186,700人);澳洲的佛教徒来自越南的最多,为26%

17、有2.6%是穆斯林,这个人数比1991年增加了160%。

18、澳洲最常使用的语言分别为,英语(72.7名)、普通话(2.5名)、阿拉伯语(1.4名)。

19、澳洲背负贷款的人数比例从1991年的27.5%上升到如今的34.5%,说明更多的人有了负债,杠杆效果开始越来越明显的体现在房屋市场,租房人数比例也处于上升中。在房租这一块,私人住宅的房租中位价格是$335一周。

20、私人住宅的按揭贷款中位数是$1755一个月

21、接下来是很多人关心住房情况,普查结果是澳洲每栋房屋平均要居住2.6个人,以一个三口之家为例的话,澳洲的居住情况好像并没有那么糟糕,既没有出现房源过剩而导致房屋人均的减少,也没有因为大量的缺口导致住房的拥挤。

22、平均每个人一周的收入是$662

23、一个家庭一周的收入是$1734(以家庭为单位)。

24、每户一周的收入是$1438(以房屋为单位)。

25、在澳洲的婚恋关系中,结婚人口占有48.1%,从2011年的48.7%下降了0.6%,不婚主义者占有总人口的35%。

26、44.7%的家庭组成是夫妇加孩子,37.8%的夫妇还没有孩子,15.8%的家庭是单亲家庭。

27、其中女性单亲家庭比例为81.8%;男性则为18.2%

28、分居的人数占总人口的3.2%,离婚的人数占总人口的8.5%,寡妇占总人口的5.2%。

29、独生子女占比从1991年的74.7%下降到2016年的69.4%,下降5.3%。

30、多子女家庭占比从1991年的0.7%上涨到2016年的1.9%,上涨1.2%。

31、独居人数占比从1991年的20%上涨到2016年的24.4%,上涨4.4%。

32、群居人数占比从1991年的4.5%下降到2016年的4.3%,下降0.2%。

33、2016年的澳洲人口年龄中位数是38岁,比2011年的37岁上涨了一岁。我们可以看到澳洲目前44岁以下的青壮年的人口比例相比较1991年的时候有了很大的改观,移民的开放是首要原因,澳洲政府鼓励生育并且给予奖励的措施也功不可没。

34、在澳洲,50.7%是女性,男性占有49.3%。女多男少啊!

35、关于原住民,在2016年中,澳洲一共有649,171名原住居民,占总人口的2.8%;相比2011年的数据,多了10万人。

36、关于国籍,父母双方均为澳大利亚人的群体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下降:2006年为57%;2011年为54%;2016年为50.7%

37、出生在海外的人数增加:2011年为5,280,802人;2016年增加到6,150,191人,占总人口的26.3%

38、从国家来看,出生在英国的澳洲人是最多的,为907,570人;其次是新西兰,为518,466人

39、中国排在第三,为509,555人

40、印度排在第四,为455,389人;

41、菲律宾排在第五,为232,386人。

42、从地区来看,出生在亚洲的澳洲人数量首次超过了欧洲。过去5年中,澳大利亚的新移民数量为130万,其中,来自中国和印度的移民数量是最多的,分别为191,000人和163,000人。

43、维州的移民数量占到总人口的28%

44、 澳大利亚人说的最多的四种语言分别为:

  • 英语:17,020,417人,占总人口的72.7%

英语:17,020,417人,占总人口的72.7%

  • 普通话:596,711人,占总人口的2.2%(2011年为1.6%);

普通话:596,711人,占总人口的2.2%(2011年为1.6%);

  • 阿拉伯语:321,728人,占总人口的1.4%

阿拉伯语:321,728人,占总人口的1.4%

  • 粤语:280,943人,占总人口的1.2%

粤语:280,943人,占总人口的1.2%

45、全澳华人人口总数约为121.39万,占到总人口数的3.9%

46、维州有华人370,644人,占到维州总人口的4.7%新州有华人514,594,占到新州总人口5.2%。

47、维州Clayton 区华人人口占到32.2%

48、维州Glen Waverley华人比例28.3%

49、维州Box Hill 区华人比例为26.9%

50、维州Doncaster华人比例26.6%

51、维州Point Cook华人比例11.3%

52、不过维州这些区的华人比例都不如悉尼华人区—— Hurstville 区,华人比例高达49.4%,真的是半壁江山!

53、关于住房, 25年前,41%的澳大利亚人拥有自己的住房(无房贷),2016年这一数字为31%

54、25年前,27.%的人拥有自己的住房(有房贷),2016年这一数字为34.5%

55、25年前,26.9%的人租房住,2016年这一数字为30.9%

56、2011年,澳大利亚一共有7,760,314套私有房产,2016年这一数字增加到了8,286,073套

57、澳洲的住房类型中,独立住宅比例为72.9%;

58、半独立的连排别墅比例为12.7%;

59、公寓比例为13.1%;可居住的拖车比例为0.3%。

60、2011年,每周房租的中位数为$285,2016年增加到了$335

61、2011年,澳洲人每月房贷的中位数为$1800,2016年降到了$1755

62、澳洲人口老龄化问题日趋严重,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占到了总人口的16%

63、15到64岁占了65.6%的总人口。

64、0-14岁的青少年占了18.7%的总人口,这个比例有所下降,只有土著居民和托雷斯海峡的居民(Torres Strait Islanders)例外,在这两个群体中,儿童和青少年贡献了大多数的人口增长。

65、8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数量达到50万人

66、 下一次的人口普查将在2021年举行

我们来细化比较悉尼VS墨尔本的相关情况:

悉尼的家庭收入上升比较明显,从2011年的1,447澳币上涨到如今的1,750澳币,而且中国人越来越有占领悉尼的趋势了,目前已经是除澳洲本地之外最大的海外出生地。

悉尼目前不背负房贷的人口仅仅只有29.1%,而租房人数高达34%,房屋可负担性的确是一个问题。

墨尔本的房屋可负担性情况较好一些,租房人数比起悉尼少了4个百分点,但是墨尔本的收入在这5年中上涨的不明显。

墨尔本相较于悉尼,在人口增速上有赶超的架势,12%的年增长比起悉尼9%要高出不少,未来墨尔本有望取代悉尼成为人口最多的城市。不过悉尼似乎更能吸引高收入人群,从收入上来看这几年悉尼和墨尔本是拉开了差距,并且在海外移民方面,悉尼要比墨尔本更加吸引海外人士(57%的本地出生 vs 59%的本地出生)。

这个图表的排列顺序是按照华裔占区域人口比,从大到小排列。选取标准是,华裔占比一定是该区域所有种族中最多的。

我们可以看到两大最受欢迎的华人区Hurstville,Burwood中的华裔占比都接近50%,可以说是华人的天下。排名第三的Rhodes有些出乎人意料,不过依据笔者这几年经常出入那里的情况来看,Rhodes除了工作的人多数是当地人以外,其他几乎都是华人的身影,包括开张的店铺也以华人店为主。

接下来还要说明的是第一代移民和澳洲当地出生比例之间的比较。如果第一代移民比例高于当地出生比例,那就说明新华人移民入驻的数量是大于当地人出生的数量,反过来的话,就说明华人第二代移民(也就是出生在澳洲)的人比例较高。

为什么我们要列举个数据,那是因为很多华人移民到了第二甚至第三代之后,自身的华人文化和传统其实已经消失殆尽了,所以他们可能是真正的“澳洲人”,而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华人。这样比较典型的区域像是Chatswood,我们一直都说Chatswood是华人富人区,但是有去过的朋友应该有这样的感受,那就是虽然街上华人的脸庞非常的多,但是其中一大部分人都不会说中文。

另外还有一些有趣的现象,我们称之为“新华人社区”。典型区域是:Rhodes,Zetland,Woli Creek 这些区域都是在近10年,甚至5年中快速崛起的新华人区。普遍的特征是,高密度公寓,华人留学生,新移民居多,大学学历比例较高。

虽然早前可能有很多人看不上这些地方,但是从结果来看,涨幅在公寓中算是不错的,租金更是逆天,应该说是在澳洲市场中独一无二的“奇迹”。而Rhodes也曾经被当地人嗤之以鼻,因为该地区是原来化工厂拆迁后改建的地块,经常被人诟病有污染,但现在来看,Rhodes的生活环境绝对是在华人区中排得上号的,有水有景有火车有购物,一应俱全!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可以说是华人,或者说是华人年轻一代留学群体硬生生的将这些区域带动了起来,并且有着超高的消费能力(高租金)。

结语

这样一份数据,将对很多政策的修订,包括商业计划的确定至关重要,很多人从中看到了转变和机会,比如,日渐庞大的华人群体已经成为澳洲休戚相关的主体,下一个5年,值得期待!(来源:铁鱼置业)

One Comment on “2016年人口普查回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