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报社评 中美危险时刻?华人关注的战争风险有多大?

邮报社评 中美危险时刻?华人关注的战争风险有多大?

悉尼邮报评论员 蕭十一狼

最近的中美新闻,除了有互关对方领事馆的外交大战,还有在台海与南海不断发生的中美互秀“肌肉”的军事新闻。海外华人闻到战争的味道。特朗普会为选举“发动一场战争”吗?习近平视察“四平保卫战”纪念馆用意在哪?台海陷入高风险?台海与南海谁先打开战争保险盖?

距美国总统选举十一月三日只剩约十三个星期,很多专家都提出警告,这段时间是台海最危险的时刻,民调落後达十五个百分点的现任总统特朗普「需要一场战争」。为了扭转颓势,这名不按牌理出牌的总统可能部署一场豪赌,在台海或南海设局,逼解放军动手,藉以激起全美的爱国情绪,赢得胜选。

山雨欲来风满楼,美国对中国的强硬措施不断,特朗普在对中国玩“极限施压”外交,这一招曾在多国包括朝鮮身上用过。例如美国要求中国於七十二小时内关闭中国驻休士顿总领事馆,率先发动外交战,而中国就反击要美国关闭驻成都领事馆。

特朗普在5月和6月都公开表示可以与中国断交。根据特朗普的作风,他极有可能在大选前轻则玩中美“断交战”,重则诱发中美军事热战。

那么,究竟台海和南海,哪一个最具战争风险,即谁先打开战争保险盖呢?这也是各国智库以及华人十分争议的话题。

笔者认为是台海。

最大的理由,南海若发生战争,将会引发世界大战,毕竟南海周边存在很多国家,具有国际争议的特点。这也是美国年年在南海搞军演保持“国际影响力”的意图。南海战争,另一后果就是东盟会被越南等国拖入,中国或有不少的经济代价。笔者认为,南海的中国战略,中国应是不断增强军事力量,不断增加美军南海开战的战争成本,不断阻吓对手,以此达到阻止战争的爆发。“不战而屈人之兵”应是中国南海的顶层设计。

而台海并不同,台海不存在复杂的国际周边关系,纯属两岸的历史博弈。在分分合合中,台湾属于中华领土的时间很长,若非出于各自的政治盘算,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会认为台湾不属于中国。而台海战争,美军在国际上将出师无名({台湾关系法}只是美国内部“出师有名”的自言自语而已),笔者判断国际上愿意直接卷入台海战争的国家会很少(间接卷入的也屈指可数)。所以,中国主动或被动涉及台海战争,付出的国际代价远比1962年的中印战争有限的多。

值得指出的是,港版国安法的坚决实施,中国高层也有试探国际的用意,笔者认为实际做的是收复台湾的国际“民调”。目前看,美国的“取消香港特殊待遇”,英国给予“300万”港人居英权等对华反制举措(口头谴责的更不值一提),完全是政治毛毛雨,中国连伞都不用打。

在香港“国际民调”后,收复台湾应该已经有时间表了。

需要一提的是,美国众议院外委会亚太小组共和党首席议员游贺(Ted Yoho)提出「防止台湾被侵略法案」(Taiwan Invasion Prevention Act),授权美国总统在中国出兵“侵犯”台湾时动用武力反击。较早时,美国各种以「台湾」为名法案争相提出,先是「台湾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紧接着又有「台北法案」(简称TAIPEI Act),最近则是「台湾防卫法」(Taiwan Defense Act)草案。

上述四大“法案”,被指美国在导演下一次“珍珠港事变”。台湾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前舰长张竞认为,华盛顿设局的说法从表面上看起来很离奇,但若是回顾美国处理对外关系的历史经验,就会发现此种布局挑衅,其实是隐含以强凌弱盘算,能够顺利师出有名,让北京主动出手挑起战端,才能让华盛顿获得充分口实,在国际社会针对中国展开全面封杀,取得战略主动权。他指出,特朗普不断施压北京,希望透过布局让自己扮演受害者,以获得展开报复行动之道德制高点。

美国前驻华大使洛德(Winston Lord)7月23日认为,目前双方外交危机升级尚不至于演变成热战,但中美有可能在南海及台海的紧张局势中,因误判而爆发公开军事冲突。

既然如此,美国有否真的发动军事冲突的诱因呢?

二零二零年下半年,台海突然跃升为全球军事高风险的地区。这都因为美国总统大选形势对特朗普非常不利,最新民意调查显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民望已经领先特朗普逾十个百分点,对特朗普构成重大威胁。但更重要的是密芝根州、宾州、威斯康辛州等上次大选奠定特朗普胜利的几个「摇摆州」都出现逆转,民主党的拜登获得更多支持者,当然让特朗普陷入高度焦虑。

特朗普选战日趋不利,台海形势越来越走向高风险。白宫有强烈的动机,要在台海挑起一场轰动的冲突,从而掀起美国内部「团结在国旗下」效应(Rallying around the Flag Effect)。这也是历史上的典型操作,以外部的军事冲突,化解内部的政治危机。

尽管这样的动作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美国不少民众还是很容易被这样的操作所蒙蔽,从而发挥政治学所说的「移转视线外交」(Diversionary foreign policy)。美国媒体相信,如果美国在台海引爆军事冲突,会立刻令国内民众同仇敌忾、剑指中国,支持特朗普对华强硬,更可以一定程度内化解当前疫情与反种族示威的巨大压力。

美国发动军事冲突未必如愿:

特朗普如果轻启战端,导致台海冲突演变成为一场旷日持久的热战,甚至失控,那麽美国的反战声音就会飙升,最後会使特朗普政府崩塌。越战的例子在美国集体心灵中留下深刻的烙印。

中美双方都是核子大国,一旦全面开战,不会只是小打小闹,而是会出现权力板块的剧烈移动。北京肯定会藉此解决台湾问题。台湾的部队与年轻人是否有决一死战的决心,还只是一厢情愿地

期望美国部队及时雨的救援?

根据国际军事专家长期以来的推断,北京会用斩首式的战争来攻其不备,才大规模登陆,而台湾的守军是否可以扛住压力,挡住解放军的第一波攻势,等待美军救援,扭转战局,还是未知之数,而美军是否可以源源不断地在台海增援,也会是一大变数。

但可以肯定的是,中方有强大的意志要一战解决台湾的问题,若美国要在台海军事挑衅,反而刺激北京借势武统,赢得更多正当性。这都是特朗普发动战争时要考虑的变数。

美国进入后特朗普时期。特朗普输掉选举基本没有悬念。拜登上场会是如何呢?中美关系一样恶劣!

拜登极有可能翻生TPP,这是对中国的经济真正危险的围堵。而中国要对付TPP,最有效的杀手锏,就是收复台湾。

所以,中国本身也具有一定的军事诱因。甚至会顺着美国的“设局”,将计就计,最终一举收复台湾。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军委主席习近平近日参观“四平保卫战”纪念馆。

在中国的政治语境里,没有一个动作是多余的。习近平参观之行,从时间的选择上看(没选八一建军节前后),有一定的紧迫性,甚至有战前动员的味道。

这之行不久,昨天即由军方发布封海进行实弹演习新闻。可谓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习近平选择的是“四平保卫战”纪念馆,而不是其他军事纪念馆呢?

该战役大家可以网上搜索具体内容,笔者不浪费篇幅介绍。笔者想指出的是“四平保卫战”的“保卫”二字。这里面大有玄机。

纵观解放军战争史,大家有没发现,大部分战役都有“保卫”二字。

如:50年代的“抗美援朝 保家卫国”之战、60年代的“珍宝岛自卫反击战”、70年代的“西沙反击战”、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对越自卫反击战”等,各种战役都有“保卫”、“反击”等政治概念。说明什么?说明解放军从不开第一枪,从来是后发制人,所以才叫“反击”,而“保卫”则是出师有名的象征,这一点十分重要。5000年的中华王道,一直强调出师有名,以赢得正义之师之名。

这种历史情结,正是习近平参观“四平保卫战”的用意。

用在台海,南海的意思,若发生军事冲突,中国打的将是“南海保卫战”,或“收复台湾保卫战”,这就出师有名了。

当然,在美欧的词典里,没有“收复台湾”的字眼,只有“侵略台湾”的字眼,这也没什么,政治角度不同而已。

既然中美都不缺战争诱因,那么中美究竟会否发生军事冲突呢?

主流看法会认为中美同为核武大国,不会轻易开战。笔者则认为未必,笔者举一个证据来论证笔者观点,印巴均是核武国家,但多年来一直发生规模不大的军事冲突。无论是巴基斯坦打响第一枪,还是印度打响第一枪,双方都没顾忌对方是核武国家,而双方最终都适可而止的收场。

那么,美国鹰派会否也有此心态,认为常规军事冲突可控,与中国冲突不会升级到核子大战?进而打解放军一个措手不及,刮了一巴掌迅速说“对不起”安抚中国呢?从而达到选票与外交双赢呢?此其一。

特朗普不是精细与理性的决策者。他最近在全美反种族歧视示威的言论都是火上浇油,也充斥不少阴谋论,共和党高层的大老也越来越多人要和特朗普切割,不满他违反常识与常理的言论与决策。特朗普作为美国三军统帅,若最後断然发出在台海挑衅的指令,就会引爆不可想像的凶险。此其二。

在中美两个核子大国的军事博弈中,战争的机器一旦发动,就很难逆转。估计在未来两三个月,如果美国的疫情没有好转,而反种族歧视的怒火又无法熄灭,那麽特朗普的民望就会出现断崖式的下跌。

面对当选连任陷於绝望之际,特朗普唯一的机会就是在台海兴风作浪,在战争的边缘谋取选举的利益。这是台海高风险的公开的秘密,也是改变美国与台海两岸命运的关键时刻。此其三。

值得注意的是,本月,五角大厦最近决定将在德国近万名驻军撤走,减低美军在欧洲的防务责任。特朗普长期以来都不满美军大量驻防欧洲,负担庞大的军费,保护北约盟邦的利益,但却让美国付出巨大成本。不过,这只是表面理由,后来蓬佩奥指,这批美军或会调往亚洲。

从舆论来看,战争似乎已经是特朗普的一场公开的“阳谋”。

那么,若中美发生军事冲突,谁更有胜算呢?还是听听一家军事战略智库的分析吧。

美国顶尖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曾公布「与中国开战,想不敢想之事」报告,称美中开战并非完全不可能,尽管两国都不想开战,但美中军方都为可能爆发战争制定方案。中国军方不断放话,南海若挑起战端,中国一定能打赢战争;官媒「环球时报」发表「假设中美开战,别把美国疼痛想少了」社论说,一旦打起来,中国打到底的决心大概会远远高于美国,承受战争损失的能力也高于美国。美中开战的讨论这麽多,到底是真是假?开战是迟早的问题吗?

兰德在报告中假设,美中可能爆发战争场景有四种:迅速高强度战争、长期高强度战争、短期中等强度战争及长期中等强度战争。而战争强烈程度,将取决于两国领导人。报告认为,两国一旦开战,尤其陷入长期高强度战争,中国损失会更大,这种损失不仅是军事上,还包括经济和政治上。兰德也承认,由于中国军事实力提高,若美中开战,美军并不能确保战争按自己预料的方向发展,也不一定能取得决定性胜利。兰德为何这时公布报告?目的、动机和背景为何?

兰德或在警告中国,不要在南海等问题有过激行为,更不要想以武力解决争端,否则将有严重后果。这是针对近来南海仲裁案后,中国在南海实兵对抗军演、中俄即将在南海举行军演等系列行动的回应。加上中国军方态度日趋强硬,传闻军方对习近平南海政策不满意,主张更强硬。这些发展使美国智囊与政府耿耿于怀。所以副总统白登警告中国,美国防务开支超过世界其馀八大军事强国总和,不要指望劝说美国放弃在太平洋地区的作用与地位。兰德的意图还包括对中国发动心理战,让北京认清形势,知己知彼,不要越雷池一步。

兰德公司的分析报告称,美中之间若爆发战争,应该是区域性的常规战争,不会使用核武器,主要以海上舰艇和潜艇战斗为主,同时涉及各种战机、导弹以及针对卫星的太空战和针对电脑系统的网路战。报告称,东亚是潜在的美中闪点所在,若发生战争,会首先限定在东亚范围内。随着战争的深入,彼此的跟踪和攻击能力不断提升,整个西太平洋地区都将变成战区。美国的损失会包括海军和空军力量、航母以及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基地。

兰德过去素以预测精准着名。它曾对中国出兵朝鲜、中美建交、古巴导弹危机、美国经济大萧条和德国统一等重大事件,进行过成功预测,是美国政界、军界首席智囊机构。以其享有的盛名,兰德报告透露的信息,势必对中国领导人产生震慑,尽管北京不会公开承认。

报告也表明,华府不愿美中发生军事冲突,甚至害怕出现类似局面。不仅在劝诫中国领导人,更是给白宫和五角大厦警示:虽然中国难以获胜,美国取胜机率远大于中国,但无论何种结局,两国都将付出极大代价,各方决策都应三思而行。当然,中国频频以强硬态度回应外在挑战,也有内需成分,既鼓动民族主义,也巩固中共执政地位。兰德不失时机地公布报告,同时奉劝美中双方克制,避免战争。

美中间的冲突,也是大国利益博弈的结果,其中包括国家利益、各种财团利益、地缘政治、制度与意识争执等。作为守成大国,美国不愿看到掘起的中国夺走权力和地位;而中国在掘起中不可能不触碰美国既得利益,要与美国分享影响力和控制权,摩擦就难免。中美在西太平洋地区竞争,成未来世界冲突的主要场域,南海问题持续热炒,成为区域燃点,都为可能的冲突制造条件。

美中一旦开战,谁会取胜,谁更有实力禁得起持久消耗,难以准确断定。

依北京说法,中国将比美国更具消耗力,美国最终会被拖垮。兰德则认为,长期而高强度战争会给中国带来致命打击。其实,双方观点都不无道理,不同程度地反映了一些事实。比如,中国是集权国家,依仗强烈民族自尊感与对殖民历史的负面记忆等,动员组织国民参战的能量不可低估,可能是美国人无法比拟。但同样地,美国二战时期的动员力量,半个多世纪后,这种能量是增加或减少,也不可低估。

兰德对中美开战的一些假定,也反映中国国力和军队弱势的实情。兰德认为,中国军队几十年没打仗,缺乏实战经验,军队长期受腐败侵蚀,很难说在战争中有多大胜算。核武将遏止任何大国发动战争,而新尖端科技武器更将彻底改变战争胜负风貌,都难以预料。

兰德认为,美中都无开战意愿,但并不保证今后二、三十年内两国不发生战争。这取决于两国领导层战略考量与决策,而决策者又受制于各种利益羁绊。美国庞大军火工业集团势力,游说决策力量和对军控政策影响极大,不断夸大潜在威胁与树立新假想敌,是它们获利来源;亚太地区更是军火商的巨大蛋糕,这个经济增长最快、持续最久区域一旦出现紧张,各国都有巨大资源来扩充军备,让强权卷入冲突。因此,美中之间不是完全不可能发生战争,重点在双方决策者如何管控战争风险,和平局面才能持续确保。

那么,台湾自己又怎么看台海战争呢?

去年二月蔡英文接受CNN访问,记者问道:「如果中国明天‘入侵’,你会指望美军参战吗?」她答说,「我们必需要有防卫中国攻击二十四小时的能力」,二十四小时後,就必须依赖「国际协助」。这个坦率的回答,无异暴露出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台湾防守只能撑二十四小时。

蔡英文回避了美国是否参战的敏感问题,「台湾究竟能撑多久」一直是台湾自己的标准题目,答案不一而足,有的说几天,有的明确给出两个礼拜的答案。

去年三月访美的台北市长柯文哲说自己去美国国防部,美方告诉他,「台湾至少要撑两天,传统战争至少要撑两天,美国才有办法到」。

「台湾能挡第一波,恐难挡二、三波。」前“国安局长”蔡得胜曾公开表示,他在任访美时美方曾告知他,由於美国要进入第一或第二岛链是越来越困难,现在如果面临九六年台海危机,可能须派四个航母战斗群介入。蔡指纵使美国有心,是否能达成愿望,仍令人堪忧。前“国安会秘书长”苏起说,美国航母又不可能长期帮台湾日夜站岗。电光石火间,数量少又距离遥远,美军来救的机会渺茫。

这名经常扮演「吹哨者」的知名学者表示,最近美国参院提出的「台湾防卫法」草案中其实暗藏对台安全密码│「既成事实」(fait accompli)。大意都是北京已能在台海迅速造成既成事实,让美国难以在政治或军事上翻转。

有趣的是,内地环球时报胡锡进早前曾称,解放军能在几小时内拿下台湾。而笔者多年前也曾撰文,指解放军应该会在一夜之间解决台湾,台民众第二天睡醒,街头已经易帜。笔者认为,解放军一夜之间不能结束战斗,就算输,战斗是以小时为单位。

很多台湾支持者认为台军面对攻击不会在“睡觉”,意思是能抵抗一阵子,这是外行。新型战争是科技战,太空战。台海战争一旦爆发,解放军发动攻击之时,一定首先瘫痪台湾头上的所有卫星系统,什么雄二E巡航导弹,万剑弹,经国舰,雷达站等等届时都不会有任何反应,然后解放军才登陆并速战速决。前院长苏真昌曾说要拿着扫把与解放军拼,还别说,或真有此可能。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六月四日出版的《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以「危在旦夕的亚洲世纪」(The Endangered Asian Century)为题撰文。其实他讲的只有一句话:「就是不要逼迫我们在美中间选边站。」前国安会谘询委员、政治大学东亚所荣誉教授邱坤玄认为,新加坡离大陆这麽远,都还会害怕,更何况台湾就在大陆旁边?

必须一提的是,美国防长7月21日公开称希望年内访华,目的是建立危机沟通机制。反过来说,不排除美方想讨价还价,“战争”在真真假假中上演,各取所需。

最后一提的是,澳洲也不自量力地卷入地缘军事冲突的局势里。近日举行的美澳日军演,以及在南海与中国军舰对峙的上演,都把澳洲置于军事冲突的风险中。

对于中国军事实力而言,澳洲基本是民兵级别,战斗指数相差好几个档次,与日本那种少而精的类型有别。澳洲基本是少而不精的现状。当时莫里森安排防长出任外长,回头看是带着澳洲外交对华强硬的基调。也证实自由党政府压根没考虑澳洲经济的重要性,更不懂外交与经济的辨证关系。此人事任命,自由党不是“愣头青”,就是受人摆布(具体请看笔者的拙作《莫里森谭宝背后的政治密码—藏镜人》)。

笔者认为,澳洲根本没有卷入大国军事冲突的本钱,一旦介入南海或台海与自己相差八千里的地区作战,一定失败而回。4月25日是澳洲军团日,与其他国家纪念胜利不同,澳洲这一天是纪念失败战斗的,是纪念与土耳其作战的一场失败战役中牺牲的澳纽士兵。笔者不仅不希望4月25日那天再添一次失败记录,更不想澳洲与之作战的是中国。澳洲政客需要冷静,而不是为特朗普助选去不顾一切,更不应盲目听令别人把澳洲当成美国“第51州”!应谨记澳洲国家利益要始终放在第一位。

现在来看,联盟党或自由党,无论经济,外交,军事等,似乎都没有一方面能建树的。

2020.7.25 邮报社评逢周六/周日发表

作者为华人时事评论员/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