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陰謀論與謠言政治

美陰謀論盛行,從九一一是自導自演到新冠病毒是騙局,背後是人民對政府不信任與反智心態。香港也被謠言操控,港鐵站設靈堂與陳彥霖之死都謠傳警察殺人,信者恆信,左右現實政治。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紐約世界貿易中心的雙子大廈面對被劫持的飛機恐怖襲擊,轟然倒塌,同時五角大廈也被攻擊,傷亡慘重。但悲劇的延伸,是今天竟然有不少美國人相信九一一陰謀論,認為這是美國當局自導自演,背後動機是為了擴張在中東的勢力,趁機攻打伊拉克等國。民意調查顯示,美國有約五成的民眾表示,不相信美國政府有關九一一的報告,認為背後隱藏了很多老百姓所不知道的事情。

美國社會上各種陰謀論都有越來越多的信徒,尤其在美國總統特朗普當選後,他論述的主題就是美國社會有一個「深層組織」(Deep State,又稱「深層政府」),是由美國精英所操控,違背了美國大部分人的利益。

特朗普透過一個宣揚白人權益的組織 QAnon,不斷釋放這些陰謀論,而最聳人聽聞的是指控希拉里與民主黨的主流人物都有一個驚天秘密,就是長期經營一個兒童色情的網絡,讓戀童癖的人可以性侵小孩,甚至是吸嬰兒的血。

這是彌天大謊,但卻有很多美國人相信。這也是當前美國的一種反智現象。社會學者發現,這與社交媒體興起有關,每個人的信息結構往往是在一個小圈子內,相信種種「黑幕」,形成了「同溫層」,彼此圍爐取暖,分享謠言,從而影響現實政治。

這也因為社交媒體的「算法」(Algorithm)效應,不斷提供你曾經閱讀過的同類型信息,也就是說,一旦你看過一次陰謀論的說法,以後就會源源推送,鋪天蓋地,讓你以為全世界的人都有這種想法,越陷越深,很快就會成為陰謀論的「真實信徒」(True Believer)。

美國傳播學者也發現,陰謀論的盛行也因為地方報紙凋零,很多美國小城與鄉鎮的地方報章都已經關閉,過去專門挖掘本地新聞的地方記者都已經消失,如今被社交媒體的「傳言」所代替。各種不查核事實﹑也沒有公開討論的「說法」大為流行,導致民眾就被陰謀論牽著鼻子走,成為美國反智社會的病徵。

陰謀論也影響中美關係。特朗普政府與美國的右翼勢力都或明或暗地鼓吹,新冠病毒是中國的陰謀,從武漢的實驗室製造,向全世界傳播,毒害美國人,以削弱美國的國力。很多美國人就相信這樣的陰謀論,因而出現了街頭無端對亞裔攻擊的案例,而特朗普也藉此不斷妖魔化中國,將當前美國近二十萬人死亡的悲劇,歸咎中國。

根據美國權威性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民調發現,約有百分之二十五的美國人相信新冠病毒是人工製造的病毒,是有意策劃的疫情。儘管美國的情報專家、衛生部門都已經確定,新冠病毒絕對不是人為製造。但特朗普政府仍強調,不排除是中國的實驗室「意外」洩漏出來。

不過最奇葩的是,很多特朗普的支持者將戀童癖組織的謠言與新冠病毒聯繫起來,說在紐約和加州設立的新冠病毒檢查站的帳篷裏面,都藏有被性侵的兒童。

但另一方面,也有相反的陰謀論認為新冠病毒是一場大騙局,說天下本無事,只是政客製造緊張氣氛來收割政治利益,網絡上就流行一個前醫務工作者的視頻「Plandemic」(將大疫情Pandemic改多一個字,變成了是一個策劃出來的陰謀)。因此很多民眾拒絕戴上口罩,反對封城。

美國陰謀論盛行,源於民眾對政府失去信心,而主流媒體又被當局妖魔化,地方媒體也式微,無法為各種信息把關,形成謠言滿天飛。特朗普就是依靠謠言治國,真相是什麼不重要,只要人民相信是什麼才重要。

這種奇葩之風也傳來了香港,某些黃營的群眾相信,九龍太子地鐵站曾經出現了警察殺害幾十人的慘劇,雖然沒有任何證據,也沒有任何失蹤人口,也沒有家屬來投訴,但這些群眾仍然堅持要在地鐵站外設置靈堂拜祭,以慰冤魂。少女陳彥霖屍浮大海,謠傳被警察輪姦死亡,儘管死因法庭已經排除他殺的因素,但黃營群眾仍然不相信,甚至不相信她的母親是真的,而只是一名「演員」。

這也是二十一世紀的悲劇,科技越發達,真相離開人民越遠。因為這是一個「後真相時代」。不管真相是什麼,只要有一些暗黑勢力利用社交媒體,提出一種似是而非的「論述」(Narrative),就可以混淆視聽,就可以隻手遮天。正如美國作家馬克‧吐溫說:「當謊言跑遍半個世界後,真相還在穿鞋子」(A lie can travel halfway around the world while the truth is putting on its shoes)。

從美國到香港,都要面對一個真相被扭曲、謠言左右政治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