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洗脑破坏民主?如何保障华人言论自由不被贴标签

【Sydpost】上个月,新南威尔士大学媒体部门删除了一篇文章和一条推文,在那篇文章中,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澳大利亚部主任伊莱恩·皮尔森(Elaine Pearson)对中国限制香港人权表达了担忧。

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UNSW)删除文章和推文的做法备受指责。

当时这条推文激怒了澳大利亚的一些中国留学生,他们对UNSW社交媒体平台发起了一场咄咄逼人的攻势。

皮尔森后来表示,这件事让她感到骇目惊心:

正如我在智库“中国事务”(China Matters)政策简报中所写,亲中民族主义者的言行给生活在澳大利亚的华人带来了两个截然不同的问题。

首先,这些民族主义者对中国共产党或中国的批评者施以恐吓。第二,澳大利亚媒体或明或暗地指称,那些仅仅是表示了支持中国政策的人就一定是被洗脑了,要么就是破坏民主的威胁。

这两个问题都不成比例地影响了澳大利亚的华人移民。

恐吓和骚扰

中国共产党通过其宣传和教育系统,鼓励将“中国”的概念与国家、党和中国人民的概念混为一谈。因此,对中国的政府、政策、党或中国领导人的批评可能被一些民族主义者解读为对整个国家和人民的攻击。

对他们所认为的攻击,这些人会做出一系列反应,其中包括恐吓持不同观点的人。当针对有华裔背景的人时,这种恶意行为可能更加极端。民族主义者经常用“汉奸”或“中国叛徒”来攻击那些被认为对中国持批评态度的人。

一些民族主义者越来越多地利用中国政府可能做出的威胁作为额外砝码。如果在教室或聊天群组中遇到不同意中国政府政策的人时,他们通常会在网上公布这些人的个人信息或向中国领事馆举报。

甚至还有一个专门便于举报人举报的中国政府在线举报门户网站。自去年10月以来,该门户网站的举报量增加了40%。

这种恐吓和骚扰也会影响到一些人远在中国的家人。对于留学生来说,他们在澳大利亚教室里说的话可能会被报告给他们的家人或中国地方当局。这些身在澳大利亚的人权活动人士的家人会面临来自中国当局更大的压力。

由于这种威胁,与中国无法割舍联系的人可能会选择在公开场合或课堂上对言行表达进行自我审查,以便不出离中国政府可以接受的范围。

对民主的威胁?

恐吓和骚扰他人无疑是不对的,在某些情况下,还违法澳大利亚法律。向中国当局举报他人的个人详情或他人在课堂上说的话也无法令人容忍。这些行为限制了言论自由,有害于澳大利亚的民主。

但并非所有的中国民族主义者都以这类方式行事。有些人可能会在电子邮件或聊天群组中向其他学生表达他们的爱国主义情怀或对中国政策的支持,而不会选择恐吓或威胁任何人。

然而,仅仅因为支持或理解中国政府的政策,他们就经常被澳大利亚媒体的评论员贴上“被洗脑”的标签,或者被视为不认同民主价值观。

墨尔本大学的弗兰·马丁(Fran Martin)教授专攻研究中国学生在澳大利亚的社会经历,他写道:

许多学生感到被夹困在中国民族主义者和普遍固有偏见之间。一名华裔澳大利亚人对一名“中国事务”的研究员说,他们无法在台湾等敏感问题上公开发言,因为会被指责为中国政府的走狗(如果支持与台湾统一)或不爱国(如果支持台湾独立)。

在澳的中国留学生有很好的机会感受民主精神,提升对政治的兴趣和参与度。然而,如果每次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时,澳大利亚社会就指责他们是对民主的威胁,这只会疏远他们。

该怎么办?

要解决这两个问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但任何政策性对策都要在两个方面之间找到平衡。一方面要保护因表达批评中国观点而受到恐吓的人士,一方面还要确保表达支持中国观点时不被贴上威胁民主标签的个人权利。

对于第一个问题,要解决恐吓和骚扰,就需要加强现有法律和政策的执行力度。大学需要采取严厉的行动来惩罚那些恐吓他人的学生,或者那些向中国当局举报课堂上表达观点的学生,应予以开除学籍等处罚。

反外国干涉特别工作组也应调查和惩罚那些向中国当局举报他人信息的人。

大学老师应该找到鼓励课堂辩论的方法,同时保护学生免受监视。匿名在线讨论是一种策略——学生间看不到对方身份,但老师可以。当然,还有其他的可行策略。

民主活力是解决第二个问题的关键。无论中国学生支持还是反对中国政府,都应该鼓励他们表达自己的观点。

澳大利亚社会不应因这些学生表达观点而加以指责,而应对那些屈服于中国政府压力或审查批评中国观点的机构问责。

本文作者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高级研究官员Yun Jiang  文章为个人观点

(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