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牌都打光了 转变策略为时已晚

【Sydpost】现在距离美国大选还剩下10天的时间。驴象两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和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民调差距和选情温差似乎没有发生大的变化。拜登依然领先特朗普。细心地人都会发现,最后的冲刺阶段,特朗普开始重拾2016年大选的竞选策略,开始猛批假新闻和建制派、和包括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等新闻机构直接对抗,然后通过推特加大竞选宣传。

白宫基本上放弃“防疫”这张牌

特朗普希望媒体错、民调错,自己对,希望自己此次能够延续2016年大选那样的胜利。他似乎依然停留在过去,注重否定拜登的过往从政生涯,反而对当下的疫情危及、未来执政规划和自己四年来的执政表现避而不谈。

比如,10月25日,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表示,新冠病毒就像流感一样,只是一种具有传染性的病毒,美国“不会控制”新冠疫情,而是将获得疫苗、找到有效治疗和其他缓解方式。

白宫此番表态正值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办公室至少5人新冠检测呈阳性。这一天,美国全国已有近22.5万人死于新冠肺炎病毒。

换句话说,特朗普政府已经基本上放弃“防控”疫情。而拜登则因为打疫情牌明显收效明显。在10月22日最后一场大选辩论中,拜登凭借疫情、医疗和移民三个方面的表现,进一步巩固了当前的选情。

最软弱无力的一张“中国牌”

在此次辩论中,特朗普和拜登都打了一张“中国牌”,即对方在中国的商业利益。也正是这一环节,拜登和特朗普的争执更显私人化。

拜登警告,俄罗斯和伊朗等国要对干涉选举付出代价,而特朗普则频繁提出拜登儿子的海外利益,并且发表了一些尚未证实的指控,包括新的指控,比如直接指控拜登接受了外国人的资金。

对于这类指控,拜登直接予以否认,然后提到了《纽约时报》所报道的特朗普持有的中国银行账户,并要求特朗普公布自己的纳税记录。特朗普则回应称,自己的银行账户早在自己2016年竞选总统前就已闲置。

对于拜登施压特朗普公布税务报表、相互攻击彼此腐败,其实都是民众都已都熟悉的事情。双方否认对方指控,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所以,就两人在海外的商业利益,彼此各有攻守,谁都没有伤到谁。这也再次证明,疫情年特朗普一直打的“对华强硬牌”并没有明显收效。

“左翼牌”也未能捆绑拜登

在最后一场大选辩论中,他再次将拜登和桑德斯联系起来,甚至认为拜登比桑德斯(Bernie Sanders)更左。拜登则回击自己击败了桑德斯,这在辩论中是一大加分项。

特朗普批评拜登是职业政客,“光说不做”,反而忽视了自己执政期间也没有兑现承诺。这尤其体现在医改方面。到目前为止,特朗普不但没能废除奥巴马医改,而且也没有提供相关可替代方案。反而拜登一再强调,自己会在医改方面出台比奥巴马时期更有效的“拜登医改”。

相反,拜登在攻击策略上牢牢把握疫情、移民和种族议题上的优势,批评特朗普无情,是一位应对疫情失败,执政无能、不够道德的领导人。从拜登在对这些议题的辩论中,体现了他对劳苦大众、工薪阶层、中产家庭、移民家庭的同情和关心。

拜登还至少两次提到,无论蓝州,还是红州,都是美利坚合众国,无论对方是否给自己投票,自己都会是所有美国人的总统。

在这个过程中,拜登“向中间靠”的立场也再次让特朗普的“左翼牌”没有着力点。

特朗普的改变太小也太迟

对于特朗普的表现,保守派预计不会尴尬。因为相比第一场辩论,特朗普变得“规矩”了一些,甚至可以说“变了”。这样反而是比较正面的效果。至于辩论的内容,其实不重要。特朗普做出这种调整,等于说他承认第一场辩论失误,此次则是尝试改变。

特朗普继续像攻击希拉里那样,将拜登定位为建制派的无能之辈,其实也是改变策略,回归4年前的竞选手法。比如,特朗普注重攻击拜登家族腐败、和华尔街的联系,并否定拜登47年的从政生涯,尤其是8年的副总统生涯,其实就是延续当年攻击希拉里的路数。

但这种改变太小,也太迟了。因为特朗普没有打断和插话也是迫于组织方“静麦”规则的要求,在此基础上,特朗普仍然延续了第一场辩论的各种虚假指控。很多对拜登的指控都尚未证实。而且,从时间点考虑,尤其在疫情防控方面,特朗普也错失了表现积极防控疫情的时机。最后10天,他更是放弃了积极抗疫的政治意愿。

(DW)

10月12日,特朗普抵达佛州机场,参加竞选集会时向人群扔去口罩。(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