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过八成亚裔澳大利亚人在疫情期间报告受到歧视

【Sydpost】今年早些时候打板球时,安东尼正站在区域线等待投球,他听到对方的球员不断喊叫“冠状病毒(coronavirus)”。

关键看点:

  • 一项调查显示,今年有84.5%的亚裔澳大利亚人受到歧视
  • 尽管如此,普通民众对亚裔澳大利亚人的信任度很高
  • 研究发现,与更广泛的人群相比,亚裔澳大利亚人对COVID-19更为担忧

“我努力集中精力,所以我想着最好不要理他,”中英混血的安东尼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

“他的队友自始至终也没有一个人告诉他做错了,我们的队长也一句话都没说。”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的一项新研究发现,安东尼遭遇的歧视对于疫情大流行期间澳大利亚亚裔人士来说是令人不安的典型经历。

ANU对3000多人的一项调查发现,在今年1月至10月之间,有84.5%的亚裔澳大利亚人报告了至少一次歧视事件。

安东尼说:“我一生都在应对种族主义,而种族主义起起落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针对少数群体的政治言论或负面的媒体报道。”

“现在只是轮到中国了。”

今年早些时候,数百人联系了ABC,诉说他们在疫情期间遭受的歧视。

亚裔澳大利亚人,尤其是华裔澳大利亚人,报告辱骂和种族主义袭击事件数量增加,其原因是冠状病毒首先在中国被发现。

两名女留学生据报于今年四月在墨尔本遇袭。

“尽管出生在墨尔本,但由于种族原因,遭遇歧视一直是我人生的重要组成部分,”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亚裔澳大利亚人领导力中心主任罗介雍(Jieh-Yung Lo)说。

“从学校操场上公然的种族主义,到在我职业生涯初期必须面对的‘竹子天花板’,应对工作场所的无意识偏见,直到近年来,我对澳大利亚的忠诚受到了挑战和质疑,而原因是我参与了澳大利亚与中国双边关系的公开辩论。”

一些人对自由党参议员埃里克·阿贝茨(Eric Abetz)在参议院委员会最近一次针对澳大利亚政治多样性的听证会上质问三名华裔澳大利亚人对中共的看法表示担忧。

上周,外交和贸易部秘书长孙芳安(Frances Adamson)警告说,北京很容易将关于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活跃”辩论描述为澳大利亚的“不包容”。

中国一再指责澳大利亚是种族主义,在紧张局势升级的7月份,中国警告其公民不要前往澳大利亚。

亚裔澳大利亚人经济状况恶化 但更受信任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这项调查发现,亚裔澳大利亚人的生计更有可能受到COVID-19的不利影响,并且整体上他们比其他澳大利亚人更担心这一疫情。

2月到4月,他们的工作时间减少了五个小时,是澳大利亚其余人口的两倍(2.4小时)。

该研究的作者说,部分原因是因为亚裔澳大利亚人更年轻,并且更有可能住在市区以及在受封锁影响的行业工作。

“ [但是]我们也不能低估劳动力市场歧视的影响,” 国立大学社会研究方法中心的报告合著者尼可拉斯·比多(Nicholas Biddle)对ABC说。

十月,约80.7%的亚裔澳大利亚人报告称因冠状病毒而感到焦虑和担忧,而其余澳大利亚人口中这一比例为62.4%。

罗先生说:“在COVID-19期间,亚裔澳大利亚人的情况比其他澳大利亚人情况要差。”

罗先生说,此前的病毒(如非典大流行)的经验让亚裔澳大利亚人对COVID-19保持“警惕”,同时他们还面临“仇外心理和种族主义的抬头及死灰复燃”,包括肢体和言语的攻击。

不过,比多教授说,澳大利亚人更有可能认为亚裔澳大利亚人是“受信任的”和“公平的”。

约65%的澳大利亚人口表示对亚裔澳大利亚人高度信任,而对盎格鲁澳大利亚人高度信任的人为55%。

罗先生说:“让越来越多的亚裔澳大利亚人在我们的各级议会、媒体、公众机构和公司董事会中担任高级领导职务能改变观念,打破刻板印象,并在整个社会中灌输更大的信任和信心。”

“担任高级领导职务的机会还有助于亚裔澳大利亚人和其他多元化群体摆脱‘局外人’和‘移民’的标签。”

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的报告显示,只有不到5%的亚裔澳大利亚人晋升为高级管理人员,只有1.6%的人成为首席执行官。

比多教授说:“在没有COVID-19的情况下,政府有责任精心设计和执行反歧视法律。”

“修辞很重要。我们都有责任确保我们谨慎地选择自己的措辞,不要基于种族背景而负面针对某个群体,花时间去了解我们的澳大利亚同胞,作为个体,而不是基于刻板印象。”

(AB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