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世界正在见证美国民主的失效

【Sydpost】美国大选计票工作基本结束,世界各地人民在这几天见证了一幕又一幕的魔幻场景:当地时间11月4日凌晨五点,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只拿到213张(胜选需要270张)选举人票、暂时在摇摆州领先、大量邮寄选票还未计算的时候就抢先宣布“已经赢得这场选举”,并向最高法院提出“停止计票”的申请。然而几个小时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先后在几个摇摆州实现反转,截止发稿时已拿到264张选举人票,距离胜选仅差6张选举人票。特朗普在没有实质证据的情况下,接连发推质疑民主党作弊,同时已经在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辛州提起诉讼,要求重新计算选票。这也意味着大选结果公布后,双方将有可能进入旷日持久的诉讼,印证了选前宪政危机的猜想。

特朗普不接受败选的态度让美国的民主价值观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但是美国大选真的民主吗?事实上美国从宪法颁布之初,就并不是一个完全民主的国家,而此次大选中“阻挠计票工作,压制对手选民投票”等一系列吊诡的操作,再一次暴露了美国式民主弊端的冰山一角。

美国宪法在设置的时候就有意避开了严格意义的民主。1789年在费城举行的制宪会议上,需要考虑的问题并不是如何实现严格的民主,而是削弱多大程度的民主。当时的各州州长对民主持审慎态度,认为赋予人民在政府决策中重要的角色是个细思极恐的事情(女性和有色人种更是不能被赋予投票权)。因此如何限制民众的政治权利成了制定宪法的中心问题。当时社会精英中的普遍思想是“政治是精英阶层才有权利思考的问题,普通民众容易受到煽动而进行民主暴政,理应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虽然经过200多年的发展,美国的民主不断地在摸索中进步,于1913年实行了参议员选举普选制度。但是同时也有远离民主的倒退:不平等的选区划分、众议院代表数量的限制、选举人制度、赢者全拿制等使人口较少的州,如阿拉斯加每20.8万张普选票就有一张选举人票;而人口密集的纽约州61.2万张普选票才能有一张选举人票。这也导致历史上出现多位普选票少于对手、但凭借多数的选举人票当选的总统。

同时,金钱在选举中的作用也越来越大,每次的总统竞选资金都会打破纪录。巨额的竞选经费来自财团和特殊利益集团,每接受一笔捐赠,一个政商交易就很有可能形成了。尽管国会颁布了《联邦选举竞选法》、《财政法》、《竞选基金修正案》等多个法案限制向总统竞选捐赠的金额,但是收效甚微,因为财团发现可以向地方政府捐赠,通过间接方式资助总统竞选,以规避法律风险。

普林斯顿大学Martin Gilens教授曾发布了一篇名为《检验美国政治理论:精英、利益集团和普通公民》的论文,Gilens通过对1,799个政策的实验性多元分析发现:代表企业的经济精英和有组织的群体对美国政府的政策具有实质性的独立影响,而普通公民和代表大众利益的集团则很少或没有影响。Gilens的研究结果为“美国式民主不过是寡头政治的游戏”这一观念提供了有力支持。美国的政策是由精英和商业利益所驱动,而大多数民众更关心的社会问题则没有在政府的公共政策中体现。

民主这个看似美好浪漫的想法实际上并不是一个完美的运转的机器,因为我们无法精准的控制人性。同时民主需要各层人民参与到各个级别的政府决策中,但是想要实现这个目标,要为选民提供教育,保证他们获得尽量客观准确的信息、形成良好的公民素养和独立思考能力,并采取必要的保障措施,防止受到煽动的人群做出过激的事情。

美国民主正在失效的说法固然有些悲观与苛刻,但是相较于人类的历史长河,民主仅在地球上实验了极短的时间,是允许有犯错的空间的。但是美国的政治家们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如何精进民主制度上,而是迫不及待骄傲自满地向世界宣扬和传播。这种狂妄的姿态使人不禁怀疑:选举人团制度导致少数票总统的诞生也许并不是民主在失效,而是有意为之;三权分立不再能互相制约权力也不是民主的失效,而是按照预期非民主的选区划分、选民压制、财团支持的机制得到的预期效果;选民投票率低更不是民主的失效,而是每张选票故意被赋予了不同的权重,民众对现存机制感到无力,从而放弃关心政治,这样子政治得以再次回到精英的把控中。

在此次大选前,也许美国政治家们还在指手画脚嘲笑外国民主的失败,但是此次大选乱象叠生,政治精英们是时候从中反思问题所在。民主不仅仅是要求民众投票,还要有完善的宪法基础、独立的法院、自由而理性的媒体和大批高素养的公民,最重要的是:败选者接受失败的民主文化。如果特朗普拒绝和平交权,鼓励支持者去破坏民主党票仓,那么民主党和共和党间的矛盾与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和军队间不可共存的矛盾又有什么区别呢。

而特朗普此次显然是有备而来,在距离大选仅一周的时候强行在最高法院加入一名保守派大法官,为挑战大选结果做了铺垫。尽管民主党接受了最高法院关于小布什(George W Bush)和戈尔(Al Gore)2000年大选结果5:4的判决(也是倾向共和党的保守派大法官占多数),但是如果此次大选纠纷再次上诉到最高法院,民主党是不会轻易接受倾向于共和党的判决的,最高法院也有变成了两党政治斗争的工具的风险。

目前美国纽约第五大道的商铺已经在大选结果公布前加装木板,预防有可能出现的暴力骚乱。如果为了所谓“并不太民主的民主”而导致社会对立和撕裂,连最基本的社会稳定都无法保证,又何谈民主。

撰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