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报社评:马云外滩金融演讲触礁?出路只有一条

悉尼邮报评论员 老蕭

2020年7月20日,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即蚂蚁金服)宣布,将在上交所科创板和港交所主板寻求同步发行上市。这是世上最大的IPO之一,外界预计此次上市估值约2500亿美元。

2020年11月2日,马云被中国政府四部委约谈之後,11月3日晚突公布暂缓上市,称以满足监管机构的需要。

蚂蚁上市「临门一脚失足」,大出外界预期,更影响到一众广大认购新股的投资者。不少人猜测蚂蚁暂缓上市是因为其实际控制人马云在10月24日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与政府某高官的发言有冲突而「得罪」了政府。

其实不然,中国政府向来对金融风险十分敏感。蚂蚁遭叫停不应单单归咎到马云发言上。马云的发言或最多是引线而已。当然,马云指中国金融「管」的能力很強,「監」的能力明顯不足,确实是主观之言,马云是明白人,这样表达恐怕只能说是财大气粗,野心表露无遗。

各国对金融除了监管能力高低不同,监管的理念都是一致的,就是监管金融秩序,保障股民利益。

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海啸後,中国政府对於金融业务的风险一直存在极大戒心,因此得不断强化金融监管。

数年前,中央政府对网上小微贷款平台收紧监管,引致了这种盛极一时的次金融模式息微,不然发展下去有多少人跳楼都未可料。

蚂蚁金服标榜是新科技金融服务,中央对其万加小心,无疑是为了防止金融风险。此或是叫停原因之一。

其二,中国也从金融海啸一事中意识到西方金融体系「尾大不掉」的问题,若然经济成果与利润只集中於金融行业,长远而言对实体经济会造成巨大伤害。故此中国一直提倡普惠金融,简单而言就是「金融是为了服务实体经济」。金融业的目的并不能「残民以自肥」,而是做好其「辅助」的角色帮助经济发展。事实上,金融帝国美国,近年一直梦想复苏制造业,缔造新的制造业,减少金融比重(而当前的美股,爆煲或是这一二年内的事)。

当前,美元在政经和新冠肺炎疫情打击之下大跌,中国若开放金融,初始时可能吸纳热钱,其后便容易被美国转嫁金融危机,或牵连受到打击,变成自招灾端。故叫停蚂蚁金服就不难理解了。

其实,蚂蚁的贷款方式可能会摆脱政府对金融机构如银行等的监管,借科技之名,借科技之力,大幅提升融资的杠杆化,进而扩大系统性风险。

蚂蚁被四部委联合约谈,包括了央行、银保监、中证监、外汇管理局,当中除了中证监是与上市具体操作有关之外,其余都是金融业的监管机构。经过这个约谈,可以说蚂蚁已被完全定义为「金融机构」,也意味着与其相似的金融科技业务将被政府定调为「金融」而非「科技」领域。

蚂蚁金服虽是小额贷款,但化整为零,聚沙成堆,与银行等合作,会在经济里覆盖广大,形成垄断之势。

实际上蚂蚁的小贷利息不低,垄断之势是集中存款,集中贷款。一是垄断之后贷款利息会增加抑或减少?二是存款会否挪用作别的贷款用途?三是存贷利息若倒挂,机构怎样承担风险?有多少本身资本可供应付风险呢?

近年网上借贷平台屡出丑闻,便是监管不力、制度力量薄弱。蚂蚁的借贷性质同属一类,只是科技手段先进。表现在规模差别,但不是风险减少。大数据岂是风险管理的法宝,可将之替代抵押和资本充足率的传统工具?

蚂蚁金服上市,股票认购达到了近3万亿,全球第一认购,或真把中央吓坏了,如果开盘游资炒一把做空,倒霉的还是散户小投资者,风险太大。如果市值5万亿做空将是灾难。

支付宝借贷给用户买自己的股票,支付宝借出去的是数字,抬高了股价,蚂蚁金服是空手,支付宝用户还的是真金白银,一旦蚂蚁金服做空泡沫吹破,后果不堪设想!叫停蚂蚁金服最重要的还是为散户着想。金融公司的个人小额贷款存在的风险是偿还能力而不是诚信!若有人向支付宝借了30万来挥霍,结果还不上,这是风险。

说到底,叫停蚂蚁金服,就是杜绝玩次贷,这不是所谓互联网金融创新。叫停后,无论蚂蚁怎么换装都改变不了其性质和风险。

那么蚂蚁金服的出路在哪里?国有化。

中国目前发行数字货币,蚂蚁金服未来唯一生路是归属央行。国家数字货币若完美嫁接到支付宝,就不存在金融风险,因为有国家兜底。说到底,中国不可能像美国那样让财阀控制国家。

其实,完全可以在蚂蚁金服上市后做空,然后接管,那时马云或连汤都没的喝,但吃相会难看。现在叫停,算是给马云留足空间了。

2020.11.8 农历九月二十三

作者为时事评论员/华人专栏作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