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鴻 :美國大選拜登勝了 能否挽救美國的民主和國家信用呢?

特朗普破壞的,是美國整個民主體制,他亂發謊言,政策不守國際和國內的道德、原則與習慣。美國的所謂民主體制,本來便是千瘡百孔,設計便有問題,後人修補不足,依靠從政者的道德規範來支撐。然而,特朗普上台實行和鼓吹的,卻是極端的自私自利,不是以道德行為來補體制的不足,反而利用制度的弱點,肆意作惡,把美國政治的拜金主義和虛偽發揮至極點。
在國際上,特朗普言而無信,冒犯各國,把原來美國政府答應的、簽署的協議,全然推翻。國際組織的退群潮,實際上是背信違諾,打破了美國政府政策延續的傳統。每4年一屆的選舉選出來的政府,可以把對內對外承擔的責任完全轉變,美國的政治便是4年一大變,或8年一大變,政府的行為趨於短期化,國民與世界又怎樣可以信任這個善變的美國呢?
拜登上台,必然要改特朗普的眾多惡政、劣政,這便應了4年一大變。但拜登能否保證4年之後共和黨不能勝選,不會出現特朗普或相類似的人物上台,又來一次4年一大變呢?特朗普製造出來的美國政府不可信的形象,將會害苦了拜登的內政外交,更且促使國內國外更趨於短期主義的行為。這樣的情況,必然使拜登施政大大困難。
更有甚者,特朗普及其極右勢力不甘落敗,不但在法律上訴訟,而且容易聚眾抵抗,美國難免出現地方上的動亂,在美國社會裏維持着反政府、反體制的傾向,地方上的極右武裝組織更會構成本土恐怖主義的威脅。美國社會在貧富懸殊、社會福利不足造成的社會矛盾之外,更加添比前更為惡化的政治隱憂。
拜登將於明年一月上台,以特朗普的作風,今後兩個月不僅會用行政命令來使用餘下的總統權力破壞體制,裨益相關的利益,更會在一些關鍵的政策上撒手不理,防疫治疫會是受打擊最大的政策範圍。美國現時每日確診超過10萬人的情況,只會進一步惡化。極右勢力,包括那些邪教化的宗教團體,相信會更積極地破壞防疫,拜登未上任,美國疫情已嚴重失控了。
若拜登強力防疫,便會使社會衝突再起。票投特朗普的不少是反對防疫,人數龐大,也有共和黨地方政府的支持。疫苗難以救治,疫情必然打擊經濟,也使美國孤立,形勢惡劣。或許這會是重要時機,讓中國出手援助,藉此打擊美國國內的反華勢力,也在國際樹立良好形象,進一步挫敗美國的霸權主義。
作者:陈文鸿(香港东网专栏作家/研究所所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