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报社评 对澳秋后算账 倒霉的不仅是一群龙虾 习近平这话或是对澳洲说的

邮报社评 对澳秋后算账 倒霉的不仅是一群龙虾 习近平这话或是对澳洲说的

—一文总结澳中关系现状

悉尼邮报评论员 老萧

澳洲今年4月倡议,希望各国都来追求真相,看看新冠肺炎是不是起源於中国。中国火大,一样一样和澳洲算帐,最近中国以「食安把关」为名,让大批澳洲活龙虾待在中国海关「等死」。澳中关系被毁坏,但倒霉的不仅是一群龙虾,还有澳洲百万从事与中国相关的72行从业员,包括华人。

不妨简单回顾近半年澳中的摩擦(笔者不用博弈这个词,因为澳中完全不在一个等量级上,博弈的资格都没有,而摩擦太多,篇幅关系只能回顾这半年内):

6月26日,澳大利亚联邦警察(AFP)和安全情报组织(ASIO)的人员突击搜查了新州工党议员肖克特?莫索曼(Shaoquett Moselmane )位于悉尼的住宅和办公室。有报道称,中国政府的特工曾渗透进莫索曼的办公室工作人员当中。

6月26日,澳洲当局搜查包括该社悉尼分社记者在内的部分中国媒体驻澳记者的住所,并扣押采访和发稿设备。9月11日,新华社发言人发声明,表示有关驻澳记者遭搜查的报道属实。

报道显示,6月26日澳洲有关部门同时搜查了莫索曼和中国驻澳记者居所。不过,涉华记者的事澳中官方并没有公开,直至9月11日新华社的声明才为人所知。

7月22日,澳洲广播公司报道,以两栖攻击舰为首的澳洲海军舰队上周在南海的南沙群岛附近遇上中国海军舰艇并对峙。

7月24日,继美国早前正式拒绝中国的南海“九段线”主张后,澳洲政府向联合国提交声明,首次反对中国声称在南海拥有主权的主张,指其不符1982年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此举被视为澳洲与美国特朗普政府,联袂对华强硬的举动。

8月31日,澳洲内政部长达顿表示,国会情报和安全委员会计划调查外国势力疑似干预澳洲公立大学的情况。

同日,澳洲政府证实,在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任职的澳洲籍华裔女主持成蕾(Cheng Lei)7月中遭中国当局拘留.

9月1日,中国海关总署公布指,澳洲企业“CBH GRAIN PTY LTD”因多次在输华大麦中被检出检疫性有害生物,已被撤销输华大麦注册登记资质,暂停大麦进口。

9月7日,两名澳洲驻华记者因涉及国家安全案件,早前遭中国国家安全部约谈问话,一度被禁止出境;他们期间藏身澳洲使领馆,9月7日晚顺利启程回国。

9月14日,中国与澳洲的关系持续紧张,媒体报道澳洲就外国渗透新南威尔士省议会一事,注销两名在当地的中国学者签证。

9月22日,澳大利亚驻美国大使Arthur Sinodinos 表示,澳大利亚已显示出其准备承担抵抗中国的经济代价,他警告这一立场意味着该国将面临“一段艰难时期”。

9月24日,内地官媒报道,澳洲反华学者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及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员周安澜(Alexander Joske)已被禁止入境中国。澳洲学者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及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员周安澜(Alexander Joske),因涉嫌发表反华文章而被禁止入境中国。

9月28日,澳媒报导,新州廉政公署(ICAC)指自由党藉前新州州议员马奎尔(Daryl Maguire)曾利用职务之便,替「深圳亚太商业发展协会」(Shenzhen Asia PacificCommercial Development Association)向多个南太平洋岛国开拓商机,进而获取不当利益。

9月30日澳洲联邦警察(AFP)总长克肖(Reece Kershaw)受访透露AFP成立了特别小组负责调查外国干预及间谍行动,向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寻求支援,亦会增聘懂中文的探员。克肖无提到特别小组针对甚么国家,但外界普遍认为中国近年积极干预澳洲内政。

10月10日澳媒报道,杨恒均将在北京受审,以涉嫌间谍罪逮捕。

10月12日,《悉尼先驱晨报》报道,中国国有能源供应商和钢厂接到口头通知,要求停止进口澳大利亚煤炭,港口也被告知不要卸载澳大利亚进口煤炭。随后,澳大利亚西太平洋银行宣布退出中国。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所所长劳伦斯森(James Laurenceson)认为,“澳中关系正在以六个月前无法企及的速度瓦解”。

10月16日,中国再次出台针对澳大利亚的措施,据澳大利亚两家棉花行业组织透露,中国已开始劝阻其纺织厂使用从澳大利亚进口的棉花。有澳大利亚政府消息人士透露,棉花行业可能面临高达40%的关税,这一制裁可能使其与中国的贸易无法维持。

10月23日,澳大利亚国防部宣布图文巴(HMAS Toowoomba)号巡防舰于2020年6月从中东地区返航,今后澳大利亚国防的焦点将会集中在印太地区,以对抗中国。英国《每日电讯报》10月10月26日报道,为对抗中国,澳大利亚海军将会与多个太平洋岛国合作,以抗衡中国在这个区域内日益扩大的军事部署。除了从中东调回海军,澳大利亚还将原本派驻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空军也调回本土。

10月28日美日澳就一项太平洋地区的海底光缆项目达成合作,此举被视为旨在对抗中国在印太地区的影响力。时事通信社则指出,美日澳目的是通过建设基础设施,来对抗在印太地区影响力日渐强大的中国。

10月30日,中国开始的新检疫措施,大部分澳洲出口商已暂停输出龙虾到中国。在2018年至2019年,澳大利亚7.52亿澳元的龙虾出口中有94%以上流向了中国,这使其成为该行业的重要市场。

多家西媒11月3日称,中国已下令停止进口多种澳大利亚商品,这7类商品包括煤炭、大麦、铜矿石及铜精矿、食糖、木材、红酒和龙虾等,被认为是迄今为止中国对澳商品最广泛的打击行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1月5日表示,中方主管部门依法依规对外国输华产品采取相关措施,这符合中国法律法规和国际惯例,保障了国内相关行业的合法权益和消费者安全,也符合中澳自贸协定的有关规定。

香港《南华早报》11月3日消息说,中国还将禁止进口澳大利亚小麦,但具体时间尚不确定;11月6日消息说,澳大利亚出口上海的水果和海鲜将接受全面查验。

11月3日澳洲农业部长利特尔普劳德证实,中国已暂停进口澳洲木材及大麦。

11月3日美日印澳「马拉巴尔」联合海上军事演习在印度洋举行,意味两场军演对中国形成夹击之势。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同日回应,中方希望有关军事行动能有利於地区和平稳定,而不是相反。

11月5日,澳洲联邦警察公布,墨尔本澳华历史博物馆副主席、大洋洲越南柬埔寨老挝华人团体联合会主席杨怡生(Duong Di Sanh),成为当地首位被控违反《反外国干预法》的澳洲人。

11月5日,中国官媒《中国日报》发表题为《堪培拉只能怪自己》的社论称,堪培拉应该意识到,它将从华盛顿那里得不到任何回报,而澳大利亚将为它的错误判断付出巨大代价。英媒引述澳企业界人士的话称,澳大利亚只是将中国视为最大贸易伙伴的125个国家之一。

11月11日,澳洲农业部长利特尔普劳德(David Littleproud)表示收到中国海关总署的通知,即日起暂停入口所有来自维多利亚省的原木,因为从多批相关货物中发现有害的树皮甲虫,中方拒绝任何协调。

澳中关系陷入低谷,经济关系成为政治的代罪羊。

中国与澳洲近年经济和外交关系不断恶化,在澳洲的中国投资连续3年下降。澳洲国家大学(ANU)9月13日的统计报告指,中国2019年对澳洲的直接投资约25亿澳元,较前年的48亿澳元减少近一半。

2019年中澳双边贸易额为1,590亿美元(一指是2520亿),其中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占到1,040亿美元,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30%。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所有对澳大利亚进口商品的调查到目前为止只涵盖了从澳大利亚进口的一小部分。《中国日报》11月5日社论指出,如果堪培拉继续执行对中国持有敌意的政策,其选边站的决定只会让澳大利亚经济遭受更多的痛苦。中国别无选择,只能将目光投向别处。而澳大利亚工业集团(Australian Industry Group)表示,如果中国继续疏远澳大利亚的商品和服务,澳企将别无选择,只能寻找其他市场。但澳大利亚工业集团的董事长韦洛克斯(Innes Willox)也表示,(澳大利亚)企业一直在寻求多元化,但现实是,没有其他市场像中国那样规模巨大或需求强劲。

对中国而言,澳洲只是1/125;对澳洲而言,中国则是最大贸易伙伴。

据中方透露,澳大利亚针对中国产品发起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多达106起,而中国对澳大利亚产品发起反倾销、反补贴调查只有4起。言下之意,后面的调查陆续有来。《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称,依赖中国市场的澳公司瑟瑟发抖,数百家澳大利亚出口商正打起精神追踪动向。

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麦格雷戈(Richard McGregor)认为,“中国看起来已经下定决心要制裁澳大利亚,并使其成为其他国家的榜样,他们想要表明政治分歧需要付出代价。”

中国对澳大利亚商品下达禁令比贸易战更严厉。对此,澳政府一边辟谣“中方贸易禁令”的说法,一边建议相关行业寻找新的替代市场。

11月5日,澳大利亚贸易委员会邀请本地出口商出席座谈会讨论“寻找新市场”,以减少对华依赖。一名与会者事后对媒体称,澳当局在会议期间明确表示澳中双边关系短期内“不大可能有所改善”,为此商家得开始寻求其他出路。

但以1590亿或2520亿贸易额计算,英国《金融时报》指澳方想在亚太地区找到其他替代市场极其困难。不仅如此,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期间,澳大利亚很多出口商品销量本就大幅下滑,此时出现对华贸易紧张态势令很多商家格外痛苦。

笔者认为,中国对澳大利亚在中美间选边站发出严重警告并采取了行动。目前行动没有停止的势头。

10月2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大会上,说到“中国人民是惹不得 ,惹翻了是不好办的”,一般外界是指警告美国。不过,笔者认为,中国目前对澳洲的行动,或是对美警告的延伸,因为地球人都知道澳洲是美国的跟班,打击澳洲能取得如同打击美国的效果。这一点,不知道莫里森政府有没想明白。习近平那话既是说给美国听,也是说给澳洲,日本,印度听的,不仅说,还做给美国看。中美博弈,全球唯一公开选边站的澳洲,沦为是中国对美国立威,祭旗的首选。若换来澳洲的成功倒也值得,但澳洲最终得到什么?得到价值观?

10月18日,澳大利亚知名记者布鲁克(Tarric Brooker)发表文章称,如果中国宣布煤炭禁令,澳大利亚每年可能损失150亿澳元。“中国对澳大利亚煤炭进口的依赖程度较低,因此我们几乎没有理由怀疑,这种口头警告可能会无限期持续下去,作为对最近政治紧张局势的‘潜在报复措施’。”此外,文章还提到,随着中国承诺争取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中国国内越来越欢迎可再生能源,因此,煤炭出口量下降也是澳大利亚迟早要面对的现实。

对此,布鲁克担忧地表示,在如今的经济环境下,对中国煤炭出口的潜在损失可能导致澳大利亚的经济复苏时间延长几个月甚至一年。

布鲁克强调称,尽管政府一再宣称澳大利亚的主权和自由“不会受到中国的影响”,但澳大利亚也需要承认,这种所谓的“独立”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澳大利亚可能会比许多人所预期的,更早为其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

笔者预测:2022年前,澳中关系没有最差,只有更差。不用指望澳中关系有改善。既然澳洲逞勇说“可以承受任何经济代价”,那中国又怎会求和呢?求和的话,“惹翻了就不好办了”岂非被证明是嘴炮?

当然,政治先行,莫里森政府可以不顾一切跟随美国,称是“政治正确”。但政治不是为利益服务的吗?国家经济利益不在此列?联盟党会不会治国?报道指,莫里森政府近日饱受反对党指责,被控诉“缺乏领导能力”,政府层面甚至没有一个“与北京修复关系”的完善计划。参议院反对党领袖黄英贤11月6日联合另外两名党派成员发表声明,要求政府为出口商“出头”,同时批评总理未能约束住嚣张的对华言行,导致两国关系雪上加霜。

联盟党一意孤行,累及靠澳中贸易吃饭的行业就被牺牲了,澳洲72行跟着倒霉。影响多少人饭碗,影响多少政府税收,影响多少人失业?有谁去统计?

疫情打击,还赶走最大客户,光靠印钞票,澳洲经济别说复苏,巨额赤字如何填补?国民背债要背多少年?各种福利还能如常惠及低收入阶层吗?

执政党若无法给出答案,民众最终会用选票给自己找答案。

没有一个国家会这样说“承担抵抗中国的经济代价”,不仅幼稚,还轻率,这是莫里森政府的真实写照。经济代价必然涉及民生的方方面面,证明民生已经不是自由党的治国的首要议题。一个不以民为本,只谈价值观大玩意识形态的政党,结果如何,将来看看民众的选票就知道。没人想做那些倒霉的龙虾。

2020年11月14日,农历九月二十九

作者为时事评论员/华人专栏作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