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地位受挑戰?全球10月國際支付份額最高貨幣係…

【Sydpost】美元在全球貨幣的地位受挑戰?據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資料,歐元10月份國際支付份額按月升1.53個百分點至37.82%,自2013年2月以來首次超越美元,在國際支付排名中躍升至首位;反觀美元10月份國際支付份額按月降0.81個百分點至37.64%,美元的國際支付排名也因此降一級至第2位。另方面,滙豐有評論提出,長遠人民幣應納入為一線貨幣行列。
事實上,美匯指數自3月份高位迄今累跌逾10%,反映貿易亂局、大流行引致的衰退和政治衝突對美元的影響;歐元則自3月低位迄今累漲近11%。
不過,美元仍是首要融資貨幣。國際清算銀行(BIS)7月份報告顯示,約85%外匯交易涉及美元、有61%官方外儲為美元,同時約半國際貿易以美元計價。
其他貨幣方面,10月份人民幣國際支付份額按月降0.31個百分點至1.66%,為4月份以來最低,國際支付排名由前一個月的第5位降至第6位。回顧2010年10月,即SWIFT開始以此方法追蹤貨幣時,人民幣國際支付排名第35位,到2014年進身6大國際支付貨幣之一,自此國際支付份額平均略低於2%。
滙豐外匯研究全球主管梅克爾認為,隨着中國開放資本市場,作為當今全球交易最活躍貨幣之一的人民幣,應被納入一線貨幣行列,因為傳統的十國集團(G10)貨幣標籤,是「既過時又具誤導性」。
梅克爾指,人民幣交易量是全球十大之一,對其他貨幣走勢的影響亦愈來愈大,若對人民幣缺乏關注,就無法了解大局。對於有人可能質疑人民幣不夠浮動,他稱不敢苟同,因為這忽視了人民幣近年逐漸變得更加由市場主導。
事實上,摩根大通對人民幣長期表現甚為樂觀,認為其有望成為未來10年升值最多的貨幣之一,該行全球市場策略師Gabriela Santosa解釋,中國經濟復甦、中美貿易關係有望改善,且流入中國資產的資金持續增加,均將帶動人民幣升值。
國際評級機構惠譽指,人民幣近年深受國際使用,惟形容其「起點很低」,儘管人民幣具長期潛力,但短期內仍難以挑戰現有主流貨幣地位,因中國仍存有資本管制、政府債券流動性有限、以及面對地緣政治挑戰等。
人民幣中間價於周四續創近兩年半新高,上調109點子,至6.5484兌每美元,惟未能帶動在岸人民幣上揚,收市更跌426點子。
在岸人民幣結束4日連升,收報6.5851,幾乎以全日最低位收市;離岸人民幣於亞洲時段則收報6.5794,亦較上日大跌逾400點子。
【SWIFT各貨幣10月份國際支付份額】
歐元37.82%;美元37.64%;英鎊6.92%;日圓3.59%;加元1.74%;人民幣1.66%;港元1.34%;澳元1.29%;泰銖0.9%;瑞郎0.78%。
【全球債務年底恐佔GDP達365%】
講到貨幣,全球債務問題將直接拖累貨幣未來前景!為應對世紀疫症,各地政府及企業紛紛大規模舉債,形成「債務海嘯」。國際金融協會(IIF)數字顯示,今年首9個月,全球企業及政府債務增加近15萬億美元(約117萬億港元),料今年底將升至277萬億美元,佔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比率達365%,遠高於2019年底的320%。
IIF預測,若按過去15年的借貸速度增長,全球債務在2030年底將升至逾360萬億美元。該協會警告,全球債台高築下,未來勢難在不嚴重影響經濟活動的情況下削減借貸。
此外,IIF提到,債務負擔增加的情況在新興市場國家尤其嚴重,今年以來,負債比率已跳升25個百分點至250%。其中,非洲贊比亞本周成為今年第6個債務違約或重組的國家,預期隨着抗疫開支增加,將出現更多違約事件。
為此,二十國集團(G20)已推出計劃,迄今容許全球46個最貧窮國家今年延期償債50億美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亦擬向貧窮國家額外發放資金。
不過,有分析認為需要採取更多行動,才可避免大型發展中國家財政危機風險升溫。摩根大通新興市場研究主管Luis Oganes指出,債務過多將導致殭屍銀行和企業出現,阻礙經濟增長。他又表示,倘新興市場國家尋求債務貨幣化(Monetise),購入本身債務,將使通脹風險上升,但如果容許債務繼續攀升,則可能出現通縮。
IIF估計,由現時到明年底前,新興市場貸款者需償還約7萬億美元債務,當中約15%為美元債,令這些貸款人面臨匯率風險。
(东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