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到272的百年——破纪录人数女性当选维州市议员

【Sydpost】在刚刚结束的维州地方政府选举中,破纪录人数的女性当选维州市议员。维州选举委员会(Victorian Electoral Commission)证实,共有272名女性当选本届议员,占市议员总人数的43.8%,创下维州及全国最高。

与此同时,本届市议员更年轻化、多样化,超过300名市议员为首次当选。

原住民背景的阿什利·瓦登伯格(Ashleigh Vandenberg) 是一名外科病房的注册护士,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在本次地方政府选举中当选墨尔本西北部郊区梅尔顿市的(City of Melton)市议员,成为在本次维州地方政府选举中当选的六名原住民及托雷斯海峡岛民背景的市议员之一。

“我是一名骄傲的Wiradjuri女性……我为能够成为当选女市议员之一而感到自豪和荣幸,我呼吁更多的女性努力做那些可以为她们的社区发声的事情。”

“女性在政治舞台上享有平等的代表是非常重要的。它有助于确保[政界]充分理解社区的多样性的需求, ” 瓦登伯格在接受ABC中文采访时说。

而在墨尔本多元文化人口密集的东南部郊区莫纳什市(City of Monash),四五岁时从斯里兰卡移民澳大利亚的安杰丽·德·希尔瓦(Anjalee De Silva)也在本届地方政府选举中当选市议员。

“我们[莫纳什市]人口中有52%是女性,但上一届11名市议员中只有两名是女性。我们有45%的人口出生在海外,而且1/3以上来自非英语背景,但是在上一届的11名议员中,只有一名是有色人种。”

德·希尔瓦是就读于墨尔本大学法学院的一名年轻律师和学者。

“在[本届]莫纳什市议会上,我们这届的女性议员人数是上届的两倍。我非常期待与其他女性议员共同努力,支持并推动莫纳什市女性和女童的利益,”德·希尔瓦在接受ABC中文采访时说。

中国移民张丽在墨尔本大学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一直在服装和消费品行业工作,她在本届地方政府选举中当选格伦埃拉市议员(City of Glen Eira)。她对维州选出破纪录人数的女性市议员感到“非常欣慰”。

“我感到非常欣慰和非常激动。这肯定是一个好的趋势。”

“因为民选出来的市议员应该反映出整个人群的多样性,这才能作为民众的代表。我认为这是一个日趋正常化的趋势,” 张丽对ABC中文说。

从1到272的百年

2020年,距离爱尔兰后裔玛丽·罗杰斯(Mary Rogers)当选维州第一位女市议员正好一百年。100年后的今天,不仅罗杰斯当年就职的理查蒙德市议会(City of Richmond)——如今叫做亚拉市议会(City of Yarra)——的九位议员中有六位是女性,而且整个维州的女性市议员达到272人,比例突破40%,刷新了澳大利亚全国纪录。

原住民背景的瓦登伯格认为,本次选举的结果显示出社区意识到多元化代表在地方政府中的价值。

“很难相信,就在一个世纪前,玛丽·罗杰斯还是这个群体中当选市议员的第一人,而女性担任领导职务会受到不赞许和皱眉,” 瓦登伯格说。

“有这么多的女性今年当选是一个很棒的结果,我期待着这种朝向平等代表的转变继续在各级政府中加强。”

移民背景的德·希尔瓦刚刚完成了研究针对妇女和女孩的仇恨言论的博士论文,她坦言时至今日女性平权运动仍前路漫漫。

“我一生都致力于社会和环境正义问题,尤其是与妇女和女孩有关的问题。我们占人口的一半以上,但是到了2020年,在澳大利亚,我们仍然会遇到不成比例的困难和歧视,”德·希尔瓦说。

同样为移民背景的张丽认为,除了平权运动人士前赴后继的努力,来自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支持对女性参政同样非常重要。

“一些组织比如维州地方治理协会(Victoria Local Governance Association)也开展了一些活动,比如“Tap Her on the Shoulder” (注:意指引起注意,给予鼓励)来支持更多的女性参选,”张丽说。

2016年的一项人口普查显示,维多利亚州0.8%的人口为原住民,近一半(49.1%)维州居民在海外出生或父母中至少有一人在海外出生。而维州居民的人口组成与世界上200多个国家/地区、250种语言和130种宗教有渊源。

蒙纳士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卡崔娜·李·库(Katrina Lee-Koo)致力于女性领导力的研究。她认为这次选举反映出一个重要的趋势。

“长期以来,政治领导角色主要由一种性别和一种种族背景担任。我们的政治代表能够反映社区组成是平等和包容的重要衡量标准……我希望它能保持下去。”

李-库教授指出,只有当我们拥有反映人口组成的政治代表时,我们才更有可能制定出能够了解这些不同社区需求的政策和计划。

“如果你成长在一个移民家庭或原住民家庭中,你就会对这些社区的需求有第一手的了解,从获取教育到参与社区活动,再到就业和获得医疗保健等各个方面。然后你可以将这些经验带入政策讨论和计划制定中,从而加强市政会或州与联邦议会的整体决策,” 李-库教授接受ABC中文采访时说。

女性参政依然障碍重重

维州政府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维州是澳大利亚全国第一个女性市议员比例突破40%的州,并朝向维州政府制定的性别平等战略50%的目标迈出长足的进步。

“性别平等和多样性令我们所有人受益。它令各个社区、各个市议会和我们维州更加强大,” 维州地方政府事务部长肖恩·李恩(Shaun Leane)在声明中说。

但多位首次当选的女性市议员在采访中都表示,无论是地方议会层面,还是州和联邦议会层面,女性进入政坛仍面临各种障碍。

原住民背景的瓦登伯格市议员认为,家庭生活中的平等对于确保女性拥有更多平等机会代表她们的社区至关重要。

“作为一个有年幼孩子的职业女性,我从我们的母辈的牺牲那里获得恩泽,她们一直为争取平等而奋斗,我感谢她们的付出,“她在采访中说到。

中国移民张丽市议员也赞同这一观点,认为女性在家庭生活中承担的过重责任影响了参政的机会。

“有些可能不是人为的,而是比较根深蒂固的人类历史遗留,比如女性主要还是在家庭里面照顾孩子和承担家务。大部分家庭还是存在这种格局的。”

“尤其是今年因为疫情的原因,孩子都在家学习,我也听说了原本有打算参加这次市议员选举的女性,因为后来封锁了,孩子们都回家学习,有的女性有两三个孩子,而且孩子比较年幼,需要在家照顾孩子,所以就放弃了这次竞选机会。”

参加市议员竞选也给张丽带来情绪上的冲击,她说,对于她与中国共产党有关联的未经证实的指控导致她受到网络欺凌也让她感到灰心沮丧。张丽否认了这些指控,并对此提起诉讼。

斯里兰卡移民德·希尔瓦市议员认为,女性在进入(或试图进入)政治时会面临一系列障碍,包括缺乏女性导师、外界对女性领导力的过时观念,以及与男性同龄人相比,许多女性需要承担的过多的照顾责任。

“从根本上讲,你无法成为你看不见的那类人。各级政府中缺乏女性代表本身就滋长了这种现象。我坚信,女性对踏入政治感到灰心只是因为她们看不到其他许多像她们一样的人从事政治活动。”

德·希尔瓦进一步指出,政治领域持续存在的系统性的性别歧视和贬抑女性,也成为女性竞选公职的拦路虎。

“作为最近刚完成研究针对女性的仇恨言论的博士论文的人,我想说,在很多情况下,担任公职的女性经常受到男性同僚不会经历的审查、批评和攻击。女性往往必须付出两倍的努力才能获得一半的赞誉,而且她们必须做到这一点,同时还要抵挡对女性的贬抑,”德·希尔瓦说。

蒙纳士大学研究女性领导力的李-库副教授表示,女性当选为各级议员首先面临外界观念的挑战。

“我认为选民中仍然存在一种观念,认为男性是更好的政治领导人,因为他们更可能展现出坚强自信和喜欢竞争。而女性则被视为“太情绪化”或“太软弱”,无法成为领袖。”

但李-库教授认为这种态度正在慢慢改变。

“我们开始认识到男人和女人都可以很坚强,同时我们对好的领导力的理解也正在慢慢改变。现在,许多人意识到,通常与女性相关的素质(例如同情心、合作精神和商讨求教)也是领导力的重要要素。”

与外界观念相比,李-库教授指出,女性参政的更大障碍是结构性上的艰难。

“我们需要确保女性参加选举不会比男性更难。这可能意味着要研究诸如政党如何选择候选人、谁来资助以及如何资助竞选,还有就是选票上女性名字会出现在哪里的问题。通常,男性竞选时能够获得更多的资源,而女性在我们的社会中仍然承担着更多的看护工作(照顾家庭),她们也不太可能有经济资源用于政治竞选活动,并且可能无法获得与男性一样的社交网络来支持她们的竞选活动。”

李-库教授指出,我们需要采取多种措施来提高女性在政治体系中的代表性,包括从媒体到议会都需要尊重政治中的女性、警惕性别歧视和欺凌行为。

“我们还可以改变我们的文化态度,让男性承担更多家庭工作来支持女性的政治抱负。我们可以让议会和政治工作更加“适合有家庭者”,我们可以努力改善女性竞选活动的资源问题。”

(AB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ordpress Social Share Plugin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
Facebook
Twitter
YouTube
Instagram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