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2021年中澳大利亚国际学生数量或将减半

【Sydpost】米切尔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的一份新报告发现,国际学生危机正在澳大利亚造成一场“人口冲击”,并且情况只会变得越来越糟。

该教育政策智库估计,如果旅行限制持续,到2021年7月,澳大利亚的国际学生将减少30多万人,留学生人数将减少至新冠疫情爆发前一半的水平。

目前,这场全球大流行已使澳大利亚的国际学生流失了21万多人。

这份名为《新冠病毒和国际学生》(Coronavirus and International Sutdents)的报告利用最新数据归纳出疫情对澳大利亚各城市国际学生人数的影响。

留学生目前都在哪?

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澳大利亚政府就公布了境内外国际学生地理位置的数据。

下表比较了澳大利亚国内疫情开始爆发时(2020年3月)至今年11月的数据。

该表显示,自2020年3月以来,总入学率下降了12%。边境关闭意味着现有学生结束学业后不会有新学生来填补。

注册澳大利亚教育机构并正在海外进行远程学习的国际学生人数从116,774人增加到138,060人。

来自中国的学生受的影响最大。

这是因为入境限制最初是在2月份对从中国大陆来的旅客实施的。许多中国留学生因在2020年第一学期开始前无法进入澳大利亚,所以留在澳大利亚境外。

这些数据表明,澳大利亚正面临着入学人数减少和境内国际学生减少的双重问题。

澳洲各城市会受什么影响?

米切尔研究所使用最新数据更新了以前的研究,以探索国际学生危机对各个城市的影响。

研究显示,国际学生减少的位置和密度因城市而异。

例如,由于新冠疫情,住在悉尼的国际学生估计减少了7.2万人。

三维可视图体现悉尼各地的国际学生人口流失情况。柱状图越高,流失量越大。

地图显示,市中心地区受到的影响最大。此外,拥有大量中国留学生的地区,如悉尼西南部的好市围(Hurstville)和悉尼西部的Strathfield,也出现了显著的下降。

墨尔本与悉尼的情况差不多——估计减少了6.4万名国际学生。

与悉尼相比,人数的减少更多地集中在市中心。墨尔本东南部靠近莫纳什大学克莱顿(Clayton)校区的地方也有明显的减少。

尽管情况各不相同,但澳大利亚每个主要城市的国际学生都将大幅下降。

下表列出了截至2020年10月,各州和地区国际学生减少最多的十个地区。

下面的互动地图显示了米切尔研究所对每个城市因国际学生危机所造成的人口减少的估计。

随着留学生危机的延续,对澳大利亚城市的影响将会升级。最初的冲击影响了有大量中国学生居住的地区。来自其他国家的留学生可能会进一步减少。

这将在非中国留学生较多的地区产生更显著的影响。

目前能做些什么?

留学生的位置很重要。这些学生在更广泛的经济领域中消费。在与国际教育产业相关的375亿澳元中,约57%,即214亿澳元,来自商品和服务支出。

如果国际学生不在澳大利亚境内,这将影响许多依赖他们的当地社区和企业。

正推行的试点项目将一些国际学生带回澳大利亚。这将为那些学习计划被新冠疫情打乱的学生提供便利。

然而,尚不清楚这种努力是否足以扭转在澳国际学生人数下降的趋势。

澳大利亚对新冠疫情的管控也可能创造新机会。澳大利亚在国际教育市场上与其他国家相竞争,如英国和美国。

较少的新冠病例可能会使澳大利亚成为比其他国家更有吸引力的留学目的地。

最终,在新冠疫情结束后,澳大利亚的国际教育产业将会有很大的不同。

澳大利亚政府对国际教育产业的重视表明,这不是“是否”让国际学生返回的问题,而是“何时”的问题。

在讨论中加入“怎么办”可能也是明智的。这是因为在疫情爆发前,人们担心澳大利亚对国际学生收入的依赖。

国际学生返澳计划将确保澳大利亚重建一个可持续和公平的国际教育产业。

彼得·赫尔利(Peter Hurley)是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米切尔研究所(Mitchell Institute)的政策研究员。原文刊登于《对话》(The Conversati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