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被趙立堅刺痛的澳洲

中澳之間又起爭議。針對近來曝光的澳洲軍人於阿富汗殘害39位平民及兒童致死的新聞,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1月30日在Twitter上發佈一則推文,譴責澳洲士兵在阿富汗的暴行,並附上了一張設計漫畫,畫中一名澳洲士兵用刀抵着一名兒童的喉嚨,旁邊還配有文字「不要害怕,我們來給你們帶來和平」。

這則推文的配圖很快引發了澳洲方面的不滿。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第一時間召開新聞發布會,稱趙立堅該推文的配圖「令人反感」(repugnant)且是「偽造的」,這種行為「令人震驚」,所有澳洲人、澳洲士兵都被「深深冒犯」(deeply offensive)。他還要求北京道歉,並呼籲Twitter刪除有關內容。

之後,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表示,澳洲政府已經召見了中國駐澳大使成競業,並要求其就此事道歉。同時,澳洲還將通過駐華大使向中國政府直接傳達要求中國政府道歉的信息。

實事求是,趙立堅該推文的配文並無不妥之處,澳洲士兵殺害平民確有其事,澳洲新南威爾士州最高上訴法院法官布里列頓少將(Maj. Gen. Justice Paul Brereton)11月19日發布一份有關戰爭罪的深度報吿,報告中亦有提及澳洲士兵將平民割喉等內容,且之所以如此行的目的,僅僅是為了讓士兵體驗「一血」,適應殺戮的感覺。澳洲國防軍司令坎貝爾(Angus Campbell)承認並為此道歉。

不妥之處在於趙立堅該推文的配圖,該割喉的圖片並非真實圖片,而是出自中國社交媒體微博上一位名為「烏合麒麟」的網友之手,該網友自詡為「戰狼畫手」,其漫畫的內容大多都是富有話題性的時政內容,譬如香港反修例、美國種族示威、對群體免疫策略的調侃等。因為這則配圖,澳洲方面也尋得了「反攻」的理由,以傳遞虛假信息為由要求中國政府道歉。

是以,如果趙立堅配用的是新聞圖片,又或是直接不用配圖,那麼那則Twitter推文的效果,一定會比用一個立場偏民粹的北京漫畫家作品更好。

更何況,趙立堅作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他代表的不僅僅是個人的看法,他身後代表的是中國政府,Twitter直接將其賬號標誌為「China Government Account」(中國政府賬號),他發文時需要慎之又慎,理應表現出中國外交官一貫的嚴謹和專業性。

微博名為「烏合麒麟」的網友的作品基本都是時政類的。(烏合麒麟微博截圖)
「烏合麒麟」也注意到了他的漫畫引發了澳洲和中國外交部的關注。(烏合麒麟微博截圖)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趙立堅選用該配圖犯下了「策略性錯誤」,使得國際輿論從澳軍罪行轉而聚焦於中澳關係,但莫里森政府如今對中國的指責,本也就是避重就輕。應該說,即便是配圖有問題,但趙立堅該推文本身並沒有錯,澳軍本就該受到譴責。

說到底,這場外交風波根本原因就在於中澳關係的惡化。莫里森政府因在疫情、香港、5G等問題上與北京對抗,兩國關係不斷下滑,雙邊經貿受到嚴重影響。可以想象,莫里森在國內受到的壓力。當趙立堅的推文有一點不妥之處也被澳洲政府所利用,將中澳關係惡化的責任轉移到中國身上。目前中澳溝通停止,有消息稱,自5月以來中國部長就一直不願接聽澳方的電話,莫里森本人不久前還專門呼籲兩國溝通需要保持暢通。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堪培拉只能通過將事情鬧大的方式來向國內民眾表示自己並未失職。

澳洲政府對中國採取強硬立場,導致在華利益受損:

澳洲前總理特恩布爾( Malcolm Turnbull )曾發表爭議性言論「澳洲人民站起來了」。(Reuters)
澳洲是少數明確封禁華為5G網絡建設的國家之一。(新華社)
2020年10月19日至20日,美國、日本與澳洲等三國海軍在南海舉行了三邊海軍演習。(Twitter@USPacificFleet)
2020年5月19日起,澳洲對華出口的大麥將面臨高達80.5%的關稅,貿易總規模達10億美元。(Reuters)
5月12日,中國正式宣布,自當日起禁止澳洲四家牛肉廠對華出口牛肉。(Reuters)
8月18日,中國商務部宣布對原產於澳洲的葡萄酒進行反傾銷調查。 (Reuters)
2020年11月5日,澳洲葡萄酒商出席在上海舉行的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AP)

「以小事大以智」,澳洲在與中國打交道時缺乏一定的「智」,面對中美,莫里森政府選擇了選邊站而非平衡路線,奢望能夠既將自己的貨物賣往中國,同時又要以「文明國家」之姿在政治制度、民主人權等諸多問題上向中國居高臨下地進行說教,乃至在政治軍事等領域配合美國對中國進行戰略維度,期待所謂「政冷經熱」的中澳關係。這種做法無疑使得中澳關係陷入低谷。

對於這樣的澳洲,中國全無以德報怨的必要。此前澳洲牛肉、煤炭、大麥、葡萄酒等出口中國時遭遇波折都是妥當處置。

如今,澳洲在阿富汗問題上曝出惡行,過去十數日期間西方輿論反而相對低調,並未過多討論此事,中國此時由趙立堅在Twitter予以抨擊,並無不妥。只是在這個過程中,北京需要拿捏好尺度,保持自身的專業性,在以力服人的同時也「躬自厚而薄責於人」,以高於西方的水準要求自己,做到以德服人、以理服人,是為「以大事小以仁」。中國不能因為西方的蠻霸與雙重標準,便以同樣的策略予以回擊,至少在公開場合不應如此。

從趙立堅今天的做法來看,批評澳洲並沒有錯,不過該配圖卻是畫蛇添足,且是令得輿論失焦的策略失誤。而在實力日強之後,中國仍沒有習慣強者的自我定位,對澳洲仍然有一種對西方國家反擊的快感。

一如西方在批評中國時,常藉着中國的反對派之口去傳聲,以民主自由人權為名予以譴責,中國面臨國際輿論場的明槍暗箭,還有需再繼續下一番功夫。

(01作者:纪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