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澳中关系急转直下 澳洲政府进退维谷

【Sydpost】11月30日早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发布的煽动性帖子出现在推特上,一时间澳大利亚国会大厦内一片错愕。

很快,澳大利亚政府做出了愤怒的回应。

不到两个小时后,莫里森就在总理府对着摄像机镜头,谴责中国政府并要求道歉。

然而,他所要求的道歉永远不会到来。

可想而知,中国外交部的另一位发言人华春莹在同一天表现得更加理直气壮,宣称“阿富汗人的命也是命”,并呼吁澳大利亚“反思”对阿富汗平民的“无情杀戮”。

赵立坚的回应则更加干脆——他直接把这条令人不快的推文置顶了。

“轻蔑”一词可能更为妥帖。

莫里森肯定明知他的要求会遭到拒绝。

即使这条推文是不小心发错了(这似乎极其不可能),在目前的政治气候下,北京方面也不会让步。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去要求根本不可能得到的东西呢?

分析人士和外交政策观察人士则对此举不以为然。他们称之为失误、失算、失策。

他们认为,对一名中国的中级官员做出如此强硬的回应,总理不仅降低了身份,还让北京方面将注意力从经济胁迫转向了澳大利亚在阿富汗的罪行。

总理发表讲话后不久,我的手机里突然收到了一条来自前外交政策重量级人物的短信。

“所以,现在我们要在[赵立坚]每次胡说八道的时候都召开总理新闻发布会,是吗?”这个人写道。

“那总理可有事儿忙了。”

一名澳大利亚官员用互联网早期流行的一句格言就回答了关于莫里森总理策略的问题:“甭搭理那些找骂的人!(Don’t feed the trolls!)”

另一条短信说:“为什么不让弗朗西丝做[指责中国]呢?”

弗朗西丝指的是外交贸易部长孙芳安(Frances Adamson),她最近也对中国发表了一些看法。

联盟党议员都支持总理的做法。他们认为,由于这一举动极具侮辱性,莫里森不得不站出来发表一份有力的声明。他们认为,这是原则问题。

“他还要做什么?”有人说。

对于总理因回应一名中国官员而自降身价的说法,联邦政府的一些消息人士则嗤之以鼻。

他们认为,赵立坚的职位高低无关紧要。他的官方身份是代表中国政府发言。他的推特肯定是获得了上面批准的。

对于习近平政府来说,彰显民族主义会获得褒奖而非惩罚,而信口开河的情况非常罕见。

就目前而言,澳大利亚国会议员们都一致发出谴责。

影子外交部长黄英贤称这条推文是无端指责、具有煽动性。

“这不是一个负责任、成熟的国际性大国应有的行为,”她在参议院发言时说。

然而,私下还是有一些人颇有微词。一些工党议员私下批评莫里森,称他的行为笨拙而粗暴。

他们批评说,莫里森谴责北京的新闻发布会有点像政治作秀,旨在激起公众对联盟党政府的支持。

但即使联邦反对党怀疑莫里森策略的明智性,也不想背负不忠骂名的风险。

联邦反对党同时也意识到,北京就会很快利用澳大利亚政治不团结的任何表现。

无论如何,周二工党和联盟党政府似乎都渴望让事情降温。

黄英贤呼吁以“冷静的、战略性的和团结的”方式处理两国关系,“尤其是在面对蓄意挑衅的情况下”。

莫里森对其党内传达了类似的信息。

莫里森虽然没有放弃愤怒的谴责,但似乎也渴望让事态向前发展。他告诉同僚自己的表态“不需要进一步放大”,并强调澳大利亚仍渴望与北京的最高领导人建立沟通渠道。

国会内一些边缘声音会呼吁加大反击力度。一些非主要党派议员不断要求澳大利亚驱逐中国外交官,以回应这一侮辱行为。然而,这种情况不会发生。

很难说,澳大利亚哪个行业接下来会背上巨额关税,或者在中国海关遭遇各种意想不到的“磨难”。

堪培拉下定决心,不对中国的核心要求做出让步。

但是在当前的气氛下,故意升级敌对行动——借用英剧《是,大臣》中汉弗莱·艾波爵士的台词来说——将是“极其勇敢的”。

澳大利亚政府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不得不小心权衡、如履薄冰。其他许多国家都在密切关注这场博弈,得失非同小可。

要拿捏得当绝非易事。

(ABC)

Wordpress Social Share Plugin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
Facebook
Twitter
YouTube
Instagram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