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报社评 澳美两国政治现状对比 澳洲一致命之处浮现

悉尼邮报评论员 老萧

美国拜登即将奉行的新中间路线将打破政党政治两极化的魔咒,既重视市场与行政效率,又落实社会正义,不要让资本意志凌驾国家意志,也不能让群众运动的冲动来驱动国家机器运转,回归文明的基本点。这对澳洲具有重大政治意义。

美国政治的两极化(Polarization)现象成为美国当下的病灶。从政治经济到社会文化,都出现两个极端的论述与实践,互不相让,「火星撞地球」的发展,让美国陷入自南北内战以来最分裂的局面。

而澳洲目前由于工党力弱,无法做好一个反对党,左右不是人,导致执政自由党单极化执政现象,其奉行右翼路线,与右翼特朗普执政的共和党相呼应。特别是在反华立场上,比蓬珮奥还不遑多让。澳洲当前的政治经济乃至社会文化,由于缺乏左翼制衡,出现右翼单极化,没有美国的那种“火星撞地球”,但却是冲出正常轨道,走向无底深渊,与“火星撞地球”相比,一路冲向无底深渊更可怕,没有力量扯回来(平衡)。这将是当前澳洲政治外交的致命之处。

美国的未来,就是要打破两极化的魔咒。在二零二零岁末,回顾这不平凡的一年,发现美国长期以来的行为模式被彻底破坏。特朗普的论述,在「美国优先」的口号下,其实隐藏了很多的谎言,扭曲了历史,但却在很多人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在美国社会长出了恶质的果实。

同样地,澳洲长期奉行的行为模式则是被执政联盟党(实质自由党主导)所破坏。澳洲长期主张发展经济和多元文化,并不强调意识形态。这基本是自由党,工党的政治共识,两党比拼是如何发展经济,如何发展民生,而不是现在美国那样,比谁更反华。自由党打破澳洲的政治传统,除了右翼理念极度膨胀外,也与美国默多克新闻集团操控有莫大关系,连自由党前总理谭宝也说自由党与新闻集团是“一个团队”;工党前总理陆克文更是破天荒发起联署,要求调查新闻集团,联署得到逾50万人签名,是澳洲人口的2%左右。这不是一个可以忽略的数字。而自由党政府就一直忽视。民意就是自由党的衣裳,需要就用,不需要就搁一边。忽视背后反证新闻集团与自由党存在政治“合作”。

这新闻集团最大的罪恶是带偏了澳洲主流社会,扭曲了民众对澳洲最大贸易伙伴的看法,埋下了仇恨种子,而恶果在含苞待放。澳洲很多行业受到重创。据悉,澳洲第二季的对外贸易顺差是41亿,第三季狂跌至19亿,第四季完全不乐观。外贸的盈利能力,澳洲目前整个国家连一个跨国企业都不如。单靠澳洲人自己吃低价龙虾这些“扶贫式”消费,又有何用?JobSeek, JobKeep导致的联邦赤字拿什么填补?靠QE靠印钞?那只会陷入恶性循环。

澳洲更严峻的挑战还在后面。

好端端一个国家搞成这样,自由党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留下烂摊子给工党算是最好结果,问题是自由党肯定要赖在堪培拉不愿走,继续造大烂摊子。这才是澳洲的悲哀。

美国特朗普绑架了共和党,损害了共和党自林肯时代所创建的价值观。长期以来,共和党都重视美国在国际上的责任,展现美国的道德权威,而不是霸凌盟邦,不顾国际「公共品」(Public Goods),不顾环保公害,而只是打美国内部政治的小算盘,不去算计国际盟邦的大算盘。共和党从老罗斯福、艾森豪到列根等总统,都有美国保守派传统的价值观,强调「位高责重」(Noblesse Oblige),要肩负社会发展与稳定的责任。

澳洲也一样,自由党用右翼价值观绑架了澳洲价值观。近年只谈价值观不谈多元文化。疫情期间,贵为总理的莫里森甚至还赶留学生走,完全不念及教育产业为澳洲创造的数百亿收入;第一轮撤侨甚至还送去离澳洲千里之遥的圣诞岛拘留中心,根本没尊重少数族裔(前期撤侨基本是华人,故引来华人鞭挞);此外还苛刻父母移民,间接导致父母把孩子送去其他国家留学,进一步重创教育产业。。。种种怪异行为均是右翼思想作祟。

美国民主党拜登以700余万票击败特朗普,显示经过四年纷乱,在极右与极左之间,美国民众期盼中间派势力上位,让新中间路线(New Third Way)取得优势地位,而不是让左右两派的极端势力撕裂美国。

美国从立国之初,与欧洲的巨大分别,就是不要卷入意识形态的争议,回归务实主义(Pragmatism)的实事求是的精神。

本来这精神也一直澳洲的精神,但被当届自由党篡改,完全抛弃务实主义,实事求是的精神,主动冲入意识形态战团,非要和中国冷战不可。

澳洲目前右翼一家独大,左翼势力弱势,中间势力几乎隐形。政局运作缺乏纠正功能,没有体现出两党制互相制衡,避免国家走向极端的体制优势。工党应该反省,反问工党存在的价值。

右翼单极执政下,澳洲目前是无法回归文明的基本点的,也无法回归常识。即使特朗普下台,笔者认为自由党也不会有任何实质变化,秉性难改。因为右翼不会放弃自己的理念。

从历史来看,美国政治有一种重要的品质,就是充满乐观精神,也重视务实主义,纵使在几次重大的国家危机时,都可以团结一致,奋勇向上。如果说美国自由派的代表,可以是小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在一九二九年经济大萧条时,推出新政(New Deal) ,以凯恩斯经济学为圭皋,扭转败局,最後击败德国纳粹主义与日本军国主义,功绩显赫,名震一时。美国保守派的代表,可以说是列根,他推动供给侧经济学,重视市场的竞争力,也在国际关系中力压苏联,保卫美国的自由价值,又可以团结欧洲与日本韩国等友邦,更联合中国,确保亚洲的和平稳定。

而澳洲过去的品质,是可以与美国媲美的。但现在已被右翼政党,右翼媒体,右翼智库损耗殆尽。澳洲还有自由派吗?

如果美国的新中间路线可以结合小罗斯福与列根的特色,那麽就会发挥美国政治的精髓,吸纳左右两派,提升内部的凝聚力。但更重要的是,美国政治必须坚持一种「知识的真诚」(Intellectual Honesty),不能瞪眼说瞎话,

说真话,重视科学发明,不被各种玄学等花言巧语所误导,本来就是美国的立国精神,也是美国可以强大的底气。

但如今「特朗普们」却崇尚阴谋论,宣扬美国被一个「深层组织」(Deep State)所操控。这都是妖言惑众,动摇国本,需要全面拨开这些歪论的迷雾,还以事实的真相。

反观澳洲,则是把一切问题归咎到中国身上,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政治“阴谋论”?这种做法,对中国伤害不大,少吃几只龙虾而已,但对澳洲伤害则是数百亿,千亿计算。自由党这样做,最终能得到什么?

澳洲未来新一届政府须重返常识与科学的道路,拒绝邪门外道的诱惑,排除右翼势力,也要找到一个各方都不见得满意、但却可以接受的新中间路线,重新呼唤美国建国时期的那种精神。

(本文为2020年社评告别篇)

2020年12月27日

作者为草根时事评论员/华人专栏作家

2 Comments on “邮报社评 澳美两国政治现状对比 澳洲一致命之处浮现”

  1. 文章直接击中执政党死穴,偏激的现政府在美国的媒体操控下,把国家的经济和利益的列车冲向无底深渊。还毒化民族矛盾,特朗普也有一个目标是让美国优先。澳洲现政府这样做,究竟想把澳洲带向一个什么目标?

  2. 嘩啦啦的深度好文👍👍👍澳美兩國既異又同的執政理念的深度分析,華人媒體少有的精辟重磅佳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