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析 刘峰辉事对华人三大启示 远离自由党/切莫捐款/切莫合照

今天,澳洲ABC发布调查文章,指墨尔本中国籍商人刘辉峰被澳洲国家安全组织(ASIO)认定存在国家风险。刘峰辉就签证被拒面临驱逐正在上诉。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在ABC的调查报道,其实没有新意。关于刘辉峰与ASIO的互动,《悉尼邮报》早在2020年11月18日就全澳首家媒体披露(http://sydpost.com/32495),其他内容也已经在网络流传。ABC的调查只是将信息汇总而已。刘辉峰一事未来唯一的新闻就是上诉结果。

但从刘辉峰一事,再次给华人敲响三大警钟,或称三大启示。这是跳出刘辉峰与ASIO,或与救急互援会立场的最有意义的总结。

第一层启示。华人应该远离自由党这个是非党。近年,很多知名华人亲身证实跟自由党走近就遭殃,又或者,自由党才是跟外国干涉扯不清的政党。

例子1:墨尔本知名华人杨怡生,是首位被控《反外国干涉法》的人,他是自由党党员;

例子2:墨尔本奇瑟姆(Chisholm)选区的活跃人士赵波离奇死亡,被指是受栽培的“中国间谍”,他是自由党党员;

例子3:本次ABC调查提到的联邦议员廖婵娥女士,曾任职数不清的社会组织,至今仍被质疑,她是自由党党员…

还有,前总理谭宝自传和陆克文都指证自由党受美国新闻集团默多克影响(外国干涉),整个党都成问题,十分复杂。

这样的是非党,笔者建议华人需要远离,谁沾谁倒霉。

第二层启示。华人切莫随便捐款给政党。

华人社区跟其他社区不一样有一个很不好的传统,就是喜欢捐款给政党。和和气气的年代就不出问题,但遇到华人忠诚度已经摆上政客和主流媒体桌面的年代,在“人人是间谍”的质疑氛围中,谈钱就一定会谈出问题,谈出灾祸。

其实,华人捐款(大数额)无非是二类人:一类是要高攀政要,谋取政治利益的;一类是作为炫耀的资本,谋取经济利益的。可以说没有一个是动机单纯的。所以,捐款者很多是ASIO的调查对象,反过来说,ASIO调查的时候,捐款通常是最有力的罪证。

所以说,华人捐款是最最愚蠢,最最没有智慧的。华人的地位,绝对不是靠华人捐款得到的,是靠手中的选票争取的。只有政党给华人派钱的道理,哪有选民给政党送钱的道理?

近年很多例子说明,华人捐款最终伤害华人形象,损害华人利益。笔者早在2019年12月14日,就曾《周泽荣胜诉ABC媒体诽谤案 华人是时候停止政治捐款》(http://sydpost.com/17450)一文中,首个反对华人政治捐款。文章指出,无数教训说明,政治捐款在澳洲最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最终把捐款者自己给搭进政治黑洞里了,得不偿失。要捐,就捐给慈善机构,别幻想在澳洲还玩官商勾结的把戏!

更要指出的是,政党要的是你的钱,不是你的人,你出事,政党不仅不会帮你,还会36计撇清割席为上,甚至还会落井下石。钱那是打水漂。看看历史吧。

第三层启示。华人切莫随便和政要单独合影。

在自由党这个是非党主政下,华人人人自危,说句中国好话都被扣上“外国代理人”的大帽子。而华人还有一个很坏的习惯,就是喜欢和政要合影,一种跪舔的心态。这就算了,喜欢就好。但是,不知道哪一天,要么政要出事,要么和政要合影的人出事,这张合影,也就成为勾结的“罪证”。例子不用说远,最新的就是刘辉峰例子。

大家可看到,刘辉峰拍合影的,不是总理就是部长,官衔最低的也是议员。这些都给外界带来官商勾结的质疑。

华人喜欢和政要拍合影的习惯,可能来自中国,原因无非是三种:一种是要高攀政要,谋取政治利益的;一种是作为炫耀的资本,谋取经济利益的;一种是虚荣心作怪,在朋友圈显示自己出人头地。可以说没有一个是动机单纯的。

那些合影,是张张讽刺,很少经得起时间,历史考验的。

可以说,搞政治捐款,跟政要拍合影,成为从政从商那些华人的陋习,最终损害华人社群。

最后说一说刘辉峰。

虽然他将会被驱逐出境,但这不说明他是受害人。因为,他涉及的商业金钱纠纷百万元计算。一个诚实商人,会惹那么多纠纷吗?《澳华辣评周刊》就曾替受骗者曝光。别以为他被澳洲驱逐出境,他回去就想当“民族英雄”,他可不是被民进党驱逐的李毅,他就是一个商界混混。

搞笑的是,他还曾给《悉尼邮报》发律师函,干涉新闻自由确凿。说明什么?启示四,给《悉尼邮报》发律师函的人,将倒霉透顶。

未来回到中国,他也要面对一堆债主的。出来混,就要还的,哦弥佗佛!

撰文:老蕭

2021.1.4

作者为草根时事评论员/华人专栏作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