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自由民主體制 首步重振中產 拜登政綱聚焦中產利益 思路貫穿內政外交

【Sydpost】本月初的國會山莊騷亂,令美國引人為傲的自由民主體制(liberal democracy)蒙上污點,也令拜登政府未來面臨更棘手的重建工作。拜登團隊一直以來的政綱焦點落在如何重建美國的中產階級,這思路不止是內政,還準備貫穿於外交,這點從其人事任命可見一斑。但問題是在美國民主體制面對的已不只是經濟問題,更多涉及身分認同等價值觀的爭議,拜登政府顯然不可能只靠重振美國中產階級即可重建自由民主體制,但也許會是重要的第一步。

「中產喬」誓「重建國家脊樑」

從政生涯不時以「中產喬」(Middle Class Joe,Joe是拜登名字Joseph的別稱)自居的拜登,在當選後的演說直言上台後要「重建國家脊樑——即中產階級」。拜登在競選政綱也有專門部分介紹如何「投資於中產階級的競爭力」,包括10年內投資1.3萬億美元於國內基建,同時在國內創造和維持有質素的中產職位,以及採取更聰明的貿易政策,支援國內製造業的小企業。

從拜登的言論和人事任命可見,強調中產階級利益是內政與外交政策交織的議題。早在去年3/4月號《外交事務》發表的文章,拜登已強調重建國內民主和以中產階級服務的外交政策。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伊格內修斯(David Ignatius)近期跟多位拜登高級幕僚對談後撰文,提到拜登及其內部圈子富於外交政策經驗,但美國最迫切面對的問題卻屬內政,然而拜登團隊確將內政放在未來施政重心,其一例子便是新上任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見另稿)。他指蘇利文一度更希望擔任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以親自執行他有份為拜登撰寫、名為「重建更好未來」(Build Back Better)的國內復蘇策略。

《日經亞洲》上月文章也點出拜登人事任命如何體現對中產階級的重視,拜登罕有延攬長年主攻外交政策的前國安顧問蘇珊賴斯出掌白宮國內政策委員會,藉此作為國安和經濟團隊的聯繫。獲提名出任美國貿易代表的戴琪也是這策略的一環,拜登明言貿易是其中產階級導向外交政策的重要支柱。

中產職位流失 恐招另一民粹革命

自從特朗普2016年以爆冷攻下鐵鏽帶州份的方式贏下大選,美國輿論開始更關注傳統工業區式微造成的職位流失,如何成為民粹浪潮的動力。美國公關龍頭企業愛德曼的行政總裁理查愛德曼(Richard Edelman)去年在《紐約時報》網上商貿論壇直言,許多傳統中產職位流失是一大問題,故需要設立項目給予工人更必要的技能,「如果我們無法正確處理再培訓(工人)的事宜,我們將會面臨另一場民粹革命」。

然而,重振中產階級不代表足以自動修補美國自由民主體制的傷口。布魯金斯學會經濟研究高級研究員索希爾(Isabel Sawhill)在國會山莊騷亂後投書《外交事務》網站,探討拜登可如何重建分裂和缺乏信任的美國,直言除非美國人及其領袖能回答美國為何如此分裂,否則自由民主體制始終要面對威脅,美國軟實力也會減弱。

投票動力反映身分認同危機

索希爾認為,許多美國人如今的投票動力更多來自文化價值觀,而非經濟上的自我利益或政策偏好,涉及美國的身分認同危機。她以前曾著書探討如何回應經濟的分裂,呼籲增加投資建立就業技能和職位、提高工資和福利等,但承認她如今知道要做得更多,例如美國需要採取更明確的工業政策,輔以地方本位的策略,以重振小城鎮和鄉郊社群。她又指出,研究顯示特朗普在社區關係網絡較薄弱的地方,選戰表現較佳,故她建議要以政策促進美國民眾的群際(intergroup)聯繫,培育跨政治和社會族群的理解。(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