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中关系:中国游客恐重返无望 澳洲将目光转向替代市场

【Sydpost】旅游专家警告说,如果澳中两国外交关系不能得到改善的话,未来来到澳大利亚旅游的中国游客数量就不太可能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位于西澳首府珀斯的埃迪斯科文大学(Edith Cowan University)的旅游专家黄松山(Sam Huang)教授表示,中国的出境游受政府左右很大,这让澳大利亚旅游业前景堪忧。

“我认为,目前澳中关系的现状会是日后旅游业复苏的一大障碍,”他对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财经》节目(The Business)表示。

就在黄松山教授发出以上警告的同时,澳大利亚一些深受中国游客欢迎的旅游景点的经营者也已经开始为国门重开做着准备工作。

在塔州东北部,著名旅游景点布莱斯托薰衣草农场(Bridestowe Estate lavender farm)中那些紫色的花朵要到夏天才会绽放,但这个薰衣草农场的主人罗伯特·瑞文斯(Robert Ravens)却已为未来开拓中国以外市场做着准备,播下了“种子”。

“对我来说,旅游业未来市场的开发……从商业角度来看,首先[是]日本,其次是印度次大陆,然后,也许该开诚布公地考虑印尼和韩国对澳大利亚旅游业的影响,”瑞文斯说。

“大批中国游客会来塔州,但我们讨论和关注的焦点不应该总放在这些中国游客身上。”

考虑到瑞文斯的生意在中国市场取得的成功,他现在的观点可能会让一些人感到惊讶。然而,瑞文斯却表示,布莱斯托薰衣草农场从未刻意单独瞄准某一特定人群开展业务。

2014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到访过布莱斯托薰衣草农场,澳大利亚政府还送给他一只紫色薰衣草小熊。

“当然,后来这只熊情理之中地成为了塔州与中国关系的象征,”瑞文斯回忆说。

President Xi with Bobbie the Bear
习近平在2014年到访塔州。(ABC News: Craig Heerey)

这帮助提升了“波比小熊”(Bobbie the bear)的需求量。那些购买小熊的消费者除了有来塔州旅游的中国游客,还有在中国网购小熊的人。

“现在看来,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瑞文斯说。

对澳大利亚来说,中国游客是重头戏

中国游客曾经是澳大利亚旅游业的重要支柱。据澳大利亚旅游局(Tourism Australia)的数据显示,从入境人数到消费额度,中国都是澳大利亚2019年入境游的最大市场。

在截至2019年12月的一年中,有758,551名中国游客来澳度假,同一时期来澳短期旅游的游客总数为141万名

这一年,中国游客在澳大利亚消费了33亿澳元。

在塔州东海岸的小镇比切诺(Bicheno),雅姬·兰宁(Jacqui Laning)的生意在2020年初遭遇了新冠疫情的直接影响。

通常情况下,每年一月和二月的黄金周假期期间都会有许多中国游客到她的野生动物园参观。那里是塔州袋獾和袋鼠的家园。

Jacqui Laning feeds a kangaroo
2020年初,雅姬·兰宁的野生动物园开始流失来自海外的游客。(ABC News: Peter Curtis)

“我们每周都接待六、七辆旅游大巴的旅游团,这个数字甚至有时会更高,”她说。

她说:“这些旅游团都完全消失了,而且[还有]好些预订也被取消了。”

外交与旅游紧密相关

去年,澳中外交关系紧张,局势升级,中国有关部门还更新了旅行建议,警告本国公民不要赴澳旅行。

“外交部和中国驻澳使领馆提醒中国公民密切关注当地安全风险,近期谨慎前往澳大利亚,”公告上写道。

此前,中国还向考虑赴澳大利亚留学的中国学生发出过类似的警示。

黄松山教授表示,这类政府公告可能会对旅游业产生重大影响。

“我认为中国游客会受到一些政府指示的影响,”他说。

“要是你看一下旅游业的情况,也能看到中国政府有可能会对旅游业的运作带来影响。

“我们确实应该从中吸取教训。 要是不能和中国政府建立良好的关系,就不应该指望他们能把游客送到这里来。

Professor Sam Huang
黄松山表示,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对出境游的经营者和游客都会造成影响。(ABC News: Jon Kerr)

黄松山教授表示,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政府采取自上而下的方式办法。他说,个体经营者无力在很大程度上改变这种情况。

然而,澳大利亚旅游部长丹·特汉(Dan Tehan)却淡化了这种担心,表示在中国当地收集到的反馈十分积极正面。

“我国旅游部门的官员正与中国旅游市场的业者紧密合作,我们所了解的一切情况都表明,中国游客仍然非常热衷赴澳旅游,”特汉部长说。

旅游业者瞄准日本和印度市场

尽管短期内重新开启澳大利亚国门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一些旅游业者已为海外游客重返澳大利亚的前景做着准备。

塔州薰衣草农场的业主罗布特·瑞文斯近日在霍巴特参加了日本驻澳大使出席的会议,并将之形容为重启该州与日本关系的一次重要会谈。

瑞文斯表示,他注意到在前往塔州的游客中,来自印度和斯里兰卡的人数有所增加。

Robert Ravens
瑞文斯出席了有日本大使参加的会谈,称这次会谈是重启塔州旅游的一次重要会议。(ABC News: Craig Heerey)

“我从这种情况中看到,疫情后的现实情况或许是考虑将印度次大陆和日本作为可能的潜在利润的来源,”他说。

澳大利亚政府下辖的澳大利亚旅游局(Tourism Australia)对五月份旅游状况所做的分析报告显示,欧洲、加拿大、韩国和新西兰的民众在出境游方面将澳大利亚作为目的地的态势特别积极。

然而,来自中国、印度和日本等其他旅游市场的“准游客”对赴澳旅行感到信心不足。

这份报告显示,在对赴澳旅游持积极态度的印度调查对象中,75%的人表示只要疫情结束,澳大利亚就是他们首选旅游目的地。但是,大多数印度人对出国旅行抱谨慎态度。

在接受问卷调查的日本民众中,五月份的出国游预订意向略有增加,但仍有很多人犹豫不决。55%的受调查者说他们会持谨慎态度一段时间,31%的人表示自己今后也不会进行跨国旅行。

Bobbie the bear
这只泰迪熊象征着中国和塔斯马尼亚之间的联系(ABC News: Stephanie Chalmers)

在接受问卷调查中,四月份有57%的中国人认为澳大利亚是一个安全的出行国家,而在五月份这个数字却下降到了48%。

然而,有一半的受调查对象表示,这场疫情危机一旦结束,澳大利亚就是自己最想去的旅游目的地。

澳大利亚的“精美特产”没有改变

在霍巴特,一些来自澳大利亚国内的旅游者大快朵颐,用一盘盘的牡蛎满足口腹之欲。

巴里拉湾牡蛎养殖场( Barilla Bay Oyster Farm)的经理贾斯汀·戈克(Justin Goc)表示,现在这些[境内]游客与以前到访的一车车[来自海外的]游客截然不同。

新鲜海鲜,包括深受中国游客欢迎的美食品类,一直都是当地旅游业的主打产品。

Candied abalone
鲍鱼一直是吸引中国游客的卖点(ABC News: Stephanie Chalmers)

“我们有他们说的那种溏心干鲍,或者颇受追捧的干鲍,”戈克说。

商家陈设的宣传板简要介绍了鲍鱼在中国文化中的传统与象征,并介绍了鲍鱼的干燥过程,这让我们想到了疫情前游客来访时的情景。

Abalone signage for Chinese tourists
一些旅游业者为中国游客度身定制旅游产品。(ABC News: Stephanie Chalmers)

“归根结底,塔斯马尼亚的特产非常受欢迎。我认为就疫情的角度来看,只要一切恢复正常他们就会回来。”

Justin Goc
鲍鱼养殖场的老板戈克表示他迫切等待中国游客的再度到来。(ABC News: Stephanie Chalmers)

东海岸野生动物世界(East Coast Natureworld)公园的雅姬·兰宁(Jacqui Laning)说,疫情之前,到访游客中的外国游客占70%。

她迫不及待地等待国际游客的归来,不仅是中国游客,而且还有美国和加拿大的游客。

“他们确实喜欢在我们澳大利亚土生土长的动物……所以我们有好些动物要展示给海外客人呢,”她说。

Kangaroo with a joey
旅游部长丹·特汉说澳大利亚的特产没有变化。(ABC News: Stephanie Chalmers)

旅游部长对这种观点表示赞同。

“如果有的话,通过这次疫情,这些产品也在很多方面都得到改进。因此,我们非常乐观地认为,国际游客打算重返澳大利亚,而且数量会令人难以置信。”

然而,黄松山教授却表示,那些特别聚焦于中国游客的生意企业,例如配有普通话导游的旅游公司可能需要提升他们的经营思路。

“我认为他们可能需要改变经营策略,也许不要太依赖传统渠道……在业务经营中多样化一点,依靠网络渠道,然后他们可能会重新专注于散客而不是团体游客,”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