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鸟专栏:海盗 民主与华人社团

青鸟,是凤凰的前身,传说西王母驾临前,总有青鸟先来报信。文学上,青鸟被当作传递信息的使者。我叫李晶,2005年来澳求学4年,私企职业经理人6年(融资、理财、咨询)、政府高级公务员6年(战略、招商、拨款), 2018年金合欢奖(澳大利亚10大杰出华人青年)和2020年澳中杰出校友奖(社区贡献)获得者。未来,希望成为华人社区民主科普的践行者。

海盗、民主与华社

最近听了Peter Leeson 的 《海盗经济学》一书,深感该书能带给我们很多关于民主的启示,一些内容和观点与大家分享。

后来的研究表明,在大西洋海盗的鼎盛时期,出现过这样一个现象,海盗们比美国的开国先贤更早50年,把三权分立、民主自由的理念贯彻到了日常的管理之中,例如:

  • 海盗的队伍中,除了医生、木匠等特殊人才外,均不强迫入伙。入伙完全主动、自愿。
  • 很多海盗船长是由一人一票的普选制产生,船长不是终身制,海盗们随时可以更换他。
  • 只有在“战时”,船长才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领导大家齐心协力创造“效益”。在分配战利品的过程中,船长的权力就大大降低,一般由舵手来主持分配。而且,船长和普通海盗的分配差距并不大,船长可得两份,舵手5份,普通海盗一份。
  • 海盗的队伍中,黑人的比例非常高,平均在35%。黑人拥有同白人海盗同样的权力,也出现过黑人船长。
  • 海盗建立了清晰的保障制度,因战斗而造成的身体伤残明码标价。如果伤残严重,不仅可以得到丰厚的抚恤金,而且可以自愿选择是否继续留在船上。
  • 他们有自己的海盗章程,例如对酗酒抽烟、打架斗殴、不能带女伴上船等等都有严格的规定。
  • 海盗们更多的是先礼后兵,不愿发生激烈冲突。残忍的行为和吓人的骷髅海盗旗更多是一种表演,以便建立自己的“品牌威慑力”。

真是三观炸裂啊,入伙自由、民主选举、分配均衡、种族平等、保障体系、契约精神、盗亦有道,这说的是臭名昭著的海盗么?

  • 入伙自由是因为强扭的瓜不甜,被出卖而全军覆没的风险太大。同时,一个普通水手的年薪在15英镑,而坊间流传一次劫掠就让一船海盗人均分赃5000多英镑。
  • 民主选举是因为海盗们势均力敌,不能服众的船长活不过三天,群龙无首的混乱不利于发展。
  • 分配均衡是因为贫富差距会导致短期内讧和长期目标不一致。一个“吃饱”的海盗船长往往想着功成身退。
  • 种族平等是因为在刀口舔血的生意模式下,人才等价不论肤色,金币上的图案是黑人还是白人,不改变它的价值。
  • 契约精神是因为酗酒、打架和女伴都会增加内部破裂的风险,不利于团队建设。抽烟则容易引起火灾,把船烧了就是断了营生。
  • 盗亦有道,建立威慑而不愿冲突是应了孙子兵法的最高境界,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才是成本最低的胜利。

原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古往今来颠簸不破之真理。海盗们只是在那只“看不见的钩子”的指引下行事。

如果海盗文化都能诞生民主,那么吹嘘民主的出身有多么得高贵就并无意义,逐利的本性使然。有钱的国家可以快快乐乐的选择民主(美国)、君主制(阿拉伯富得流油国)或中间状态(永远姓李的,人民行动党当政的新加坡);而穷苦的国家,如民主印度、独裁朝鲜、和君主立宪的柬埔寨,则各有各的捉襟见肘。

基于上述逻辑,是不是可以大大方方的承认,我们研究并支持民主,一部分原因是我们身在澳大利亚,享受着民主的红利,我们要了解所有的逻辑和规则,要有能力跟“库克船长”讨价还价,拿到应该属于自己的这一份?

从海盗船上那只“看不见的钩子”,到Adam Smith国富论里那只市场上“看不见的手”,再到改革开放那一对“黑猫白猫”,这样强大的力量,能为登陆澳洲200多年的华人社区带来怎样的启示?如何指引华人从政之路天堑变通途?我想以南澳州为例,展望几个未来的景象,不知道会不会被时间打脸:

  • 近50个华人社团,慢慢的不再以地域为界限,而是以我们共同的节日(中秋、新年),共同的事业(办学、养老)和共同的利益(多元文化、种族平等)而团结在一起,成为真正的澳大利亚华人。
  • 华商们将立足本地,进一步走出“中国城”,从传统行业做大做强(餐饮、地产、红酒)产生地标级项目,延伸到新兴产业登堂入室(影视、媒体、体育、法律、金融)出现家喻户晓的人物。
  • 每个行业华人精英涌现,出现专业的意见领袖,用双语在公众面前侃侃而谈,从勤勉的打工仔向自信的领导人转变。

到那时,也许我们就不用再将期许的目光投在某个人,或某几个人的身上。为社区代言的重担,将由一代人扛起!

 

青鸟已经振动翅膀,一切都将不同!

2021年7月22日,于阿德莱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