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輸心魔退賽 運動員壓力獲正視 美體操女王比拉絲:心理健康更重要

【sydpost】被視為近代全球最佳女子體操運動員的美國「體操女王」比拉絲,在周二(27日)有望爭金的東京奧運女團決賽中途突然退賽,震撼體壇。她賽後透露賽前曾與心魔搏鬥,在出賽後發現心理健康比運動更重要而決定退賽。她昨日再退出女子個人全能決賽。主流傳媒和輿論幾乎一面倒支持其決定,認為比拉絲把心理健康放第一位的做法正確。比拉絲是繼日本網球一姐大坂直美後近期又一因心理原因退賽的體壇巨星,令外界關注到運動員壓力爆煲的問題。

24歲的比拉絲(Simone Biles)挾着里約熱內盧奧運4金的輝煌成績遠征日本,不但是美國隊頭號王牌,更堪稱是東奧焦點人物之一。不過,比拉絲周二參加女子體操團體賽時,在首項跳馬項目表現失準,未能完成動作且落地不穩,她隨後短暫離開賽場,美國隊隨即換人,她回到場地後未再上場,但仍有為隊友打氣。美國隊最後敗給俄羅斯摘銀,是2010年以來在所有國際女團大賽中首次失落金牌。

臨陣退賽的比拉絲在賽後記者會上否認受傷,但坦言心理狀態出問題。她透露賽前開始與「那些惡魔搏鬥」,但無法應付,「今天壓力一直很大,我在發抖,想小休一下也沒辦法。我比賽從來沒有這種感覺。我想享受比賽,但上去之後感覺『沒辦法,我的心不在這裏』」。

比拉絲再退出個人全能決賽

比拉絲2018年承認是遭美國體操代表隊前隊醫納沙(Larry Nassar)性侵的數百名選手之一,並公開談論與抑鬱症搏鬥的經過,要靠治療和藥物應付,情况一度得到控制。但她透露,到參加東奧後壓力開始增加,上周六(24日)在社交平台Instagram上坦言壓力大到像把全世界扛在自己肩膀上。她表示:「這是很漫長的一年,我認為我們都承受了太大的壓力,我們應該是上場享受,但有時不盡如此。我感覺不再那麼樂在其中,我知道這次奧運,希望是為自己比賽。我進到場上,感覺仍在為別人比賽,為了取悅他人,我有點不再純粹做自己喜愛的事,這讓我感到痛苦……我必須做對我而言是對的事,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心理健康,而不是危及我的健康和幸福……我們不止是運動員,我們都是人。」

評論:體操文化改 運動員增主導

曾為美國在4屆奧運取得23面金牌、有「水神」美譽的菲比斯(Michael Phelps),當年也曾承認受抑鬱困擾,想過自殺,目前在東京擔任奧運評述的他支持比拉絲的決定,說:「奧運的壓力是難以抵擋,當中很容易產生情緒波動,單是這個問題我就能夠講足1個小時。」美國體育頻道ESPN的評論寫道:「在奧運會的賽場上,比拉絲向全世界講出心聲,把自己的身心狀况放在第一位,顯示了體操運動文化正在轉變,運動員主導這項運動的趨勢來臨。」

《洛杉磯時報》體育版專欄以「有問題也沒關係(It’s OK to not be OK)」為題評論,稱比拉絲的退賽決定不容易。這句話也是日本女網明星大坂直美登上《時代》周刊封面時的標題。大坂直美在5月法國網球公開賽拒絕賽後出席記者會,被賽會警告後決定退賽,並以心理健康問題為由,休養至今次奧運主場出擊,但周二在比拉絲退賽前幾小時,於女單16強爆冷出局。大坂賽後說:「我感到我的態度不太好,因為我不知道如何應付那壓力。」

延後一年 疫情措施增壓力

《華爾街日報》指出,兩大巨星退賽和爆冷出局,反映了他們受到的龐大壓力。受新冠疫情影響奧運延後一年舉行,嚴重影響運動員訓練時序,加上比賽場地處處受限制、缺乏如常的觀眾打氣,都令處處追求完美的頂級運動員難以適應。《紐約時報》亦引述體育心理學家指出,比賽押後一年,改變了運動員的日常規劃和步伐,大大增加其所受壓力,場地欠缺觀眾也令運動員失去支持能量。比拉絲直言,奧運延期和沒有觀眾都令她感到焦慮,「這一年很長」。澳洲體育心理學專家圖爾貝里(Julie-Ann Tullberg)說,疫下奧運村的限制社交距離措施也對運動員構成壓力,「以往他們都可以外出或開派對」。

美國體操總會昨日發表聲明,宣布比拉絲因要專注精神問題,將會退出今日舉行的女子個人全能決賽,會方會每天評估其狀况,以決定是否讓她繼續參加下周的個人項目。總會又稱,全力支持比拉絲的決定,並讚揚她將自身放在首位的做法勇敢,是其他人的榜樣。

(華爾街日報/金融時報/紐約時報/衛報/法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