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邮华人Q&A第一期:工党的新经济政策能扭转经济吗?

《悉邮华人Q&A》是The Sydney Post悉尼邮报主办的全新栏目,话题主要围绕澳洲时政,多元文化等热点和焦点展开讨论。《悉邮华人Q&A》定期举行,将邀请各方人士参与,提高栏目的深度与广度,让栏目更加精彩,力求成为与众不同的华人舆论平台。

第一期话题:浅谈工党的新经济政策

新闻背景:聯邦工黨領袖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公布經濟政策,並稱其「當務之急」是增加撥款給高速鐵路、全國寬頻網絡(NBN)及環保能源項目,以提高生產力。
艾巴尼斯22日在布里斯本發表重大經濟演說,稱工黨已「從錯誤中學習」,新政綱脫離了上次大選、前領袖索頓(Bill Shorten)強調的昂貴稅改政策,集中在負責任的經濟管理。
他稱:「聯盟黨執政下,(生產力增長)減少一半。對於為今年聖誕節去海灘度假而嘗試儲一點金錢的家長來說,愈來愈難負擔電費及託兒費。」工黨將嘗試扭轉經濟,進一步撥款給全國寬頻網絡、高鐵,以及「清晰」的能源業投資計劃。
他又稱,他本身出身於單親家庭,兒時與母親居住在雪梨公屋,靠福利金維生,這種謙卑的生活教會他「一元的價值」。「我亦很清楚政府援助對貧窮家庭有多大幫助。節儉及共同義務是我成長中學到的價值,我會將它們放進財務政策。」
這次演說是艾巴尼斯擔任工黨領袖後第二次重要的「願景宣言」,下月他將到雪梨就民主議題進行第三次演說。

Q&A时间:2019年11月23日~24日

本期邀请嘉宾:

朱本洁(自由党资深人士,税务法高级会计师)

王丽阁(澳洲公民,无党派人士)

杜笑野(澳洲公民,无党派人士,从商)

张洪(澳洲公民,无党派人士,从商)

主持:蕭十一狼(悉尼邮报时事评论员)

以下是第一期Q&A内容:

朱本洁:我支持华人的 Q & A 活动,希望能做到联邦水平。目前来讲,工党没有好的政策,这也是5月份联邦大选输的原因。在霍华德与Costello 年代,税务上确实给老百姓很多优惠,那时经济也好,给大家一个印象自由党搞经济比工党好。

主持:这个Q&A也想成为给华人发声的平台,有赖大家支持。

王丽阁:我来澳洲时间比较短,只有4年多点 ,对澳洲之前的政策和发展计划不了解,从我来澳洲 我身边的华人朋友就一直说自由党更照顾我们这些纳税人,我们家为什么一直投票给自由党?我的感受是,可能我们得到的信息不正确或者是自由党没有做到他们宣传的,现在看纳税的中产阶级还是挺可怜的。

主持:工党此次的经济政策,重点放在全国宽频网络,高铁以及能源。这三张经济牌,能否带领澳洲面对目前的国际及国内的经济形势的挑战?

王丽阁:我作为澳洲新移民,为了自己和孩子的将来我很支持,希望这个计划能得到工党内部全部的支持,并且能够得到执政党的支持。希望中澳关系一定要保持稳固,因为我们的材料工厂都在中国,希望执政当作到经济稳定,来稳住澳币的汇率,澳洲现在汇率太低了,对我们这些人影响很大。

主持:汇率问题涉及太多因素了,但由于澳洲的金融话语权不够,影响汇率的能力相对低一些。这是澳洲任何政府都无法控制的。

杜笑野:我觉得艾巴尼斯提出的经济政策与中国传统的开源节流的概念非常相似。节流咱等会讨论,所谓开源,就是专注点集中在把蛋糕蒸大,而不是专注点集中在一个蛋糕如何切分。

张洪:如果工党想上位,首先要全党上下齐心协力,帮助工党执政的几个洲(具体不详)把经济搞上去,用事实说话。

杜笑野:维州的经济居各州之首,这个事实不错吧?

主持:邮报对此也有报道:工黨促政府刺激經濟 財長拒提前一年減稅http://sydpost.com/?p=15869
墨市經濟突破千億元 十年來新增萬二間住宅http://sydpost.com/?p=15958

杜笑野:作为无党派人士,我更关心的是哪党政策更有利民生,所以,对艾巴尼斯的新政策表示关注。

朱本洁:本人认为工党领袖Anthony Albanese 仍旧没有看到在5月份联邦大选为什么工党会输? 前几天听到他重点放在高建铁路🚞,宽带网络,环境保护,这三个问题已经讨论很久了,老百姓已不感到新鲜,也不会成为经济发展的动力。如果不重视税务的改革,工党还翻不了盘。

主持:税务改革现在两党有何方案?

朱本洁:从目前状况来看,自由党税务政策还是领先,如果工党放弃不谈,那么今年5月份大选就是一个例子。最近澳洲财长Josh Frydenberg 说起要60岁以上老人继续工作,实际上这个政策在工党执政时前已经提出,网上很多人对财长的讲话不满意。为什么要鼓励60岁以上老人继续工作?因为不希望老人用自己养老金太早,留在晚年需要时用,如果澳洲福利不够的情况下,自己养老金可以调节一下。希望老人在真正不能工作时有足够的经济支持自己。

张洪:老年人继续工作,年轻人找不到工作,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社会治安能好吗?等于自己挖坑埋自己。

朱本洁:工党一直是被老百姓认为是花钱喜欢贷款的。尤其霍华德与Costello 时期把债务还清,2006年工党上台后又有贷款。现在工党领袖Albanese 说起要节约管理国家,可能澳洲公民不一定喜欢,因为澳洲公民也喜欢澳洲政府发钱。

确实现在年轻人找工作难,本人是不赞成澳洲政府不关心澳洲年轻人,精力都放在批评中国政府上。根据媒体报道,现在澳洲年轻人不看好澳洲民主自由。

杜笑野:感觉讨论离题了。

主持:为何工党选择在这个时间宣布新的经济政策?为何艾巴尼斯选择在布里斯本发布新的经济政策,而不是堪培拉或其他城市?

朱本洁:工党还没有恢复元气,刚刚总结为什么工党大选会输

主持:我的看法是,昆州这次大选令工党成为滑铁卢,所以艾巴尼斯选择在布里斯本发布新的经济政策,起码有一半是说给昆州的选民听的。这半年我看工党内部是乱乱的,不过公布经济政策,说明内部的人事基本已经稳定了。

主持:工党新的经济政策,可以看出与大选时的竞选经济政策有很大的分割,抛弃了很具争议的税改,将重点放在经济管理。大家如何看待?

朱本洁:工党在调整,发表三个政策,并不吸引人,但也说明在工作,在找选民的支持。工党放弃税务改革,根据我27年税务经验,我认为会扔掉很多选民。

主持:这方面,自由党的方向是如何的呢?

朱本洁:工党一定要有税务政策与自由党相比。在今年5月份的选举,可以看出自由党税务政策还是可行的,当然总理Morrison 也非常努力。现在澳洲公司税是世界上比较高的,谭宝做总理时就已经开始减公司税。

主持:一直以来,自由党以擅长搞经济著称。但近年联邦政府面对国内外的经济问题,似乎束手无策。工党指联盟党执政下,澳洲生产力增长减半,这是否是真实的?

朱本洁: 工党一直是被老百姓认为是花钱喜欢贷款的。尤其霍华德与Costello 时期把债务还清,当时经济非常猛进。

主持:现在的情况呢?

朱本洁:现在情况是,工党不认为自由党是能搞好经济,自从自由党执政,借款没有还清或加大。自由党说因为工党贷款太多,每年要还很多利息。

杜笑野:从蛋糕分配的角度去设定政策,结果是无果的。阶级的群落是永远存在的,这次分配对富人有利了,穷人就愤起反抗了。反之也一样。

朱本洁:谈政策,说政策,让党派接纳公众的政策,不管是哪个阶层,公众的吃喝玩乐住的问题,是政治家要关心的。

主持:都在理,这个问题看来没多大分歧,就是看哪个党更说到做到。

朱本洁:是的,我记得霍华德与工党竞选,都去每个州演讲,告诉当地公众自由党会拨多少款,工党会拨多少款,最后霍华德赢了。从那以后,个个党派都变成恶性竞争,相互诽谤。霍华德那时的政治道德已经没有了。

但每个党派赢后会有些改变,或有时没有实行大选前的承诺。

主持:自由党最新的经济政策是延长退休时间,65岁后依然要工作,根据邮报的民调,大部分人反对。自由党政府最终会否听从民意改变主意,抑或正式推行呢?我觉得这政策只对公务员有利,对私人企业雇员未必有利,因为同样一辆旧车与一辆新车,若是一个价格,没人愿意买旧车。

朱本洁:本人认为财长是多此一举,老人晚退休早已经在实行。不管公或私家公司,都喜欢年轻人,因为培养一个工人也是有花费的,如果公司经常在换人,对公司是没有利的。如果去新加坡飞机场可以看到老人在那里工作。不知道澳洲会不会对老人开放工作机会。培养一个年轻人,可以为公司服务40或50年,如果培养一个60岁人,工作年份会非常短。

张洪:两党的政策都是拆东墙,补西墙。

王丽阁:我也觉得 为什么60岁还要去受培训工作呢? 如果他本身是专业人士 没有退休继续工作ok  到了那个年纪还要和年轻人一起受培训抢工作 不合理。总得来说澳洲对民生眼光和计划并不长远。

主持:我留意到,艾巴尼斯特别提到他的童年经历,看起来他很接地气,很关注社会贫穷家庭,他提到一个词,就是节俭。大家知道,工党一直被外界视为“大花洒”(乱花钱的意思),艾巴尼斯这次借童年经历,带出工党的经济理念,就是节俭。看得出工党新领袖有意改善工党形象。

这一期虽然还有诸多问题,例如目前自由党的经济政策,优劣在什么地方?工党新的经济政策是否可以看高一线等等,但由于时间仓促,只能下次再聊,谢谢大家!

(以上观点与立场仅代表嘉宾个人,本期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