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报社评 送走2019送不走澳洲恶火!执政能力成疑莫里森会被逼宫吗?

悉尼邮报评论员 萧十一狼

2019年即将过去,澳洲山火迄今为止没有被浇灭的迹象,山火将从2019年烧到2020年。2019年澳洲恶火成生态灾难永入史册,联盟党也会因此历史留名。

带着“火尾巴”进入2020的还有澳洲联邦政府总理莫里森,自由党环境部长苏珊(主管环境保护)以及自由党新州州长贝雷吉克莉安(新州灾情占全澳70%),他们都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担责,承认救灾不力!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自由党党魁莫里森是最应该向全澳人民低头认错正式道歉甚至自动请辞的人!

我们先看一些数据:

澳洲直到12月27日为止,全澳共有500万公顷的林地被烧成灰烬。东部的新南威尔斯州森林大火,自9月开烧以来已摧毁超过350万公顷的林地,占了全国受毁林地的70%。

根据灾情报告,大概30%的新南威尔斯无尾熊已葬身火海。无尾熊赖以栖息的尤加利树30%也被恶火吞噬。

除了无尾熊之外,受到大火威胁伤害的原生动物,还有西部地栖鹦鹉( Western ground parrot)以及袋鼠岛狭足袋鼩(Kangaroo Island dunnart )等等。

12月18日,新州消防部门表示,当地火灾一半仍未受控,火灾造成6人死亡,逾680间房屋被毁,近300万亩林木被焚。

新州西南小镇巴尔莫勒尔(Balmoral)几乎被烧光。

报道指悉尼的空气质量,一度比所界定的安全水平糟糕11倍。

为悉尼市提供80%饮用水的水库受到大量由丛林火导致的沉淀物和灰烬的污染,对水质造成“严重影响”。

历史会记得这些数据,2019年澳洲山火不仅是十大新闻的头条,还将永载史册。澳洲可以说已经遇到了国家危机!

自由党总理莫里森,自由党环境部长苏珊,自由党新州州长,是不是要扣心自问,对不对得起这个国家?

再看国际数据;

由非盈利智囊机构新气候研究所(NewClimate Institute)公布的年度气候变化表现指数显示,大多数欧洲国家及部分南美国家在这方面表现不错。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在该榜单中排名倒数第一(排61位),澳大利亚(排56位)、日本(排51位)及加拿大(排55位)也都位于榜单中得分很低的国家之列。在亚洲,排在第一的是印度(第9位),中国排在第二位,居榜单第30位,是唯一得分居中的亚洲国家,高于澳洲。

排名选择包括温室效应气体的排放量、再生能源的使用、能源的有效使用和气候政策四个指标进行评估,对比。

数字显示,澳大利亚在气候政策上得分为零,在再生能源使用上得分为23分(属于低档),在能源有效使用一项得分39.8(属于得分很低的一类国家),减排方面得分45.5分(属于得分低国家之列)。

与上次公布的榜单排名相比,澳大利亚这次的排名下降了一位。可以说是长期处在低位。

该报告指出,堪培拉之所以在气候政策上得零分是因为“不理会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报告,没有参加联合国气候行动的首脑会议,并取消了对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的拨款”。总的来说,联盟党就根本没当环境气候变化一回事。

澳洲山火已经开始冲击澳洲经济。

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发布对中国公民节假日来澳旅游提出了出行安全提醒。特别提及新州、昆州和南澳多处山林火灾,要求中国公民注意跟进山火进展情况。也就说,澳洲山火已经冲击到澳洲的支柱产业之一的旅游业。据ABC报道,澳大利亚本地一家知名的华人旅行社宏城旅行社高管徐凯文(Kevin Xu,音译)说目前还不清楚明年春节的中国游客情况,但就目前圣诞、元旦的游客人数来看是受到了影响。“由于丛林大火的原因,悉尼空气质量很差,这也会让特地在元旦前夜赶到悉尼观看跨年烟花燃放的华人游客数量有所减少。”

澳大利亚零售商协会负责人罗素?齐默曼(Russell Zimmerman)表示,他预计今年圣诞节消费将创下11年来的最低水平。“与零售商交谈后,这是一个比我们过去看到的更加疲软的圣诞节前销售季,”他说。“我们知道,当周围烟雾弥漫时,消费者往往会躲在家里,不会出去花钱。”

澳大利亚保险委员会表示,自九月森林大火季开始以来,新南威尔士、昆士兰和南澳的家庭和企业主已提出了超过2.38亿澳元的索赔。

随着可能会发生更多灾难性级别的火灾,保险额度仍会上升。

自由党支持者总是说批评者将山火灾难政治化,这显然是无视了科学和经济数据,是一种推卸责任的表现。

大家再看看国内外是怎么评价的:

22日,全球知名的16岁瑞典气候变化宣传代言人Greta Thunberg在社交媒体上加入围绕澳大利亚破坏性大火的日益激烈的政治辩论。她说到::“就算像如此的灾难,似乎也未能令政府采取行动(还跑去度假)。这怎么可能?因为我们仍未能洞察气候危机,跟愈来愈频繁出现的极端天气及澳洲山火等天灾的关系。这应该立即改变。”

澳洲学者兼义务消防员戈德里克(Geoff Goldrick)在英国《卫报》撰文︰“澳洲人不是要奇迹,是祈求一个真正领袖出现。”他指国民要一个关怀消防及人民、有勇气正视危机的领袖。

英国《金融时报》的评论指出,澳洲山火令莫里森领导无方的问题表露无遗。在山火和空气污染严重之时,莫里森的回应总是慢半拍,甚至反而在记者会上大谈无关的宗教议题。评论续指,虽然澳洲减排不能逆转山火,但若富裕国家不采取行动,气候变化将无法挽回,莫里森政府将付上沉重政治代价。

《对话》的编辑凯切尔(Misha Ketchell)表示,「我们的担心主要分成两个方向:第一,被烧掉的自然林地,是不是再也回不来?第二,在极端气候之下,未来我们是不是每年都要遭遇这种等级的超级恶火、规律性地消灭澳洲的野生生态?」凯切尔表示,野火灾难虽然可怕,但仍然是可复原的短期冲击;真正威胁生态的结构性因素,仍是澳洲的气候变迁对策。凯切尔直指自由党政府的气候政策是澳洲恶火的真正主因。

工党领袖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说,总理需要加快与州和联邦领导人计划举行的会议,以讨论丛林大火战略。“显然,情况与往常不一样,但Morrison先生没有在听。他没有听消防负责人的话,在气候变化方面他也没有听科学,“

”自从他从夏威夷回来后,Scott Morrison说根本不需要对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作任何改变。他确实以恐慌为由驳斥了要求改变的呼吁。好吧,我对Morrison先生说,人们对他们周围发生的事情感到害怕。如果Morrison先生认为这里没什么要说的,那是因为他没有透过这些丛林大火所产生的烟雾和阴霾看明白。”

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则指责莫里森在林火危机中缺乏领导能力。22日,他在推特(Twitter)上称,莫里森执政期间发生了全国范围的危机。“他应当不要再表现得像是会说漂亮话的市场营销专员,而应开始举止像一名总理。。”

12月11日,悉尼有2万人走上街头,抗议政府未有正视野火危机。

12月19日,一批示威者在总理莫里森位于悉尼的官邸外示威,要求政府应对气候变化。一位13岁的小女孩流泪说道:志愿者丧生时,总理还在外享乐。

其实,澳气候干旱,又有含油量丰富的桉树林,早在2009年科学家就表示,澳洲是最易发生火患的大陆,但气候暖化似乎使定期侵害该国的林火火越来越猛,即气候变化是澳洲山火的帮凶。 这一判断不幸在2019年言中。2009年2月10日,媒体报道指澳大利亚林火合作研究中心主任摩尔根说:“气候变化、干旱天气,改变了林火的性质、火势和燃烧的时间”; 悉尼大学林火专家亚当斯也说,有证据显示澳洲的气候越来越动荡不定,所有的科学证据都显示,接下来将会有更多极端的天气。这些是10年前科学家的判断。

回到2019年的今天,在备受社会指责的压力下,联邦政府才做出派国防军救火的决定,还有给志愿者发工资。这些是不是晚了?目前为止,澳洲烧了400万公顷的森林,当初起火时,联邦政府是否就应该介入,协助各州灭火,澳洲领导者应该比民众更加清楚,澳洲的桉树十分易燃,十分好烧!令人惊讶的还有,数月的山火,澳大利亚原来一直只依靠志愿人员,这真令人不解,国防军就在军营看热闹?而且,派国防军和发工资,均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

在大批救火的这群无名英雄里,没有一个联邦政府及州政府的现职高官和议员。他们一边在冷气办公室喝咖啡高谈阔论,或在夏威夷海滩看日落悠然自得,却没有身处火灾现场,就像一个没事人。

笔者不知道原来联邦政府,尤其是自由党那帮大老爷们的环保意识竟然是那么差的,完全有负上天赐给澳洲的独特的气候环境。

在夏威夷偶遇莫里森并拍下照片的游客称,他问在海边酒吧放松的莫里森是否会回澳洲“解决山火问题”,但莫里森说,这个问题不归他管。‘不,那是州事务。’”

可以说,莫里森乘着前任政府不受欢迎的环保政策,成功发动逼宫上台;但今年暴雨、旱灾、山火、热浪夹击下,环保议题同样成为他的痛处。 莫里森极有可能被气候政策问题“滑铁卢”。

其实,早在今年5月5日,笔者就以《政情观察:澳洲总理更迭频繁 有一种“死因”叫气候政策 莫里森能例外吗?》为题撰文,文章指出,澳洲政府轮替频繁,自2007年开始,澳洲换了6次总理,惟气候变化政策在每一届政府都无法通过。2007年时任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当时形容气候问题是「这一代最重大的道德挑战。」然而,後来上台的谭保却两度因为气候政策而被踢走。

其实,澳洲至少有3任总理的下台原因,都少不了「气候变化」的份。2018年7月,被政变弄下台的自由党前总理艾伯特,出尔反尔地敦促澳大利亚效仿美国总统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自己打脸自己在2015年担任澳洲总理时签署的协议,原因无它,就是紧跟2017年退出《巴黎协定》的美国,仅此而已。早前还装模做样的做消防义工,不知是否带着赎罪的心态。

笔者的那篇文章还提到,减排政策明显成为历任总理被「踩台」的最大原因,谁人一碰它,必致「杀身之祸」。个中原因跟国内传统化石燃料业坐大有莫大关系。澳洲煤炭业影响力尤其巨大。

2017年,当时仍是财长的莫理森带同一块煤炭进入议会,藉此批评在野工党的「煤炭恐惧症」。莫里森委任的能源部长泰勒(Angus Taylor)更公开反对再生能源,尤其反对风力发电。莫理森形容对方是个能够带来「廉价能源的部长」。当局2018年8月更宣布取消能源政策中减少碳排放的规定,违背《巴黎气候协定》,受到非议。而澳洲副总理麦科马克(Michael McCormack)坚称山火与气候变化无关,指澳洲自古以来都有山火,言论惹来批评。同样地,莫里森谈起火灾,也说山火年年有,只是今年格外严重而已,意思是说山火跟自己,跟联盟党没关系,最后都常带上一句强调不会改变煤炭政策。他以为只要不碰减排政策,就不会招来“杀身之祸”—不会被调换总理位置。

受灾严重的格伦因尼斯(Glen Innes)市长斯帕克斯(Carol Sparks)表示,麦科马克发表评论时,应先了解真实情况,强调气候变化不是政治问题,而是科学事实。

新南威尔士州前消防总长马林斯(Greg Mullins)曾於今年4月及9月,联同多名紧急部门官员去信莫里森(Scott Morrison)政府,指前所未见的乾旱、高温加上大风,可能引发严重山火,要求开会磋商如何应对,但未获理会。

大家要问,究竟是联盟党利益重要,还是国家利益重要?澳洲生态灾难,是不是国家利益受损?联盟党特别是自由党只顾煤炭利益,罔顾生态环境,无疑正在糟蹋澳洲。自由党与国家党不集体认清这个问题,澳洲山火永远不会灭。

莫里森说,他的政府不会对这场灾难“做出任何膝跳反应”,并对改变澳大利亚的气候变化政策发出警告,称此举无助于为地球降温,反而“使澳大利亚人的生活更具挑战性。”意思是不会深究山火的起因和蔓延的原因,也就说,山火有可能成为澳洲的常态,直至烧光。

他还埋怨,“如果那辆消防卡车或早或晚经过半分钟,那么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意思是消防车运气不佳,是自找的。。。

这就是澳洲的总理!

现在看来,莫里森带进议会的那块煤炭,是十分“烫手”的。莫里森,极有可能延续前几任的命运,因为气候政策而下台!但大家不要对联盟党寄予厚望,照顾煤炭集团利益是两党的共识。不会因谁当总理而改变。说到底,莫里森只是对救灾不力,人家救火他去度假负责而已。真正要问责的是联盟党整个团队。

邮报民调显示6成人指莫里森应该辞职。若未来民调长期不济,莫里森还如何能撑到2022大选?被逼宫的戏码极有可能再次在自由党上演,说不定,现在就已经有人密谋取而代之了。澳洲国家大学及悉尼大学12月9日公布一项民调显示,国民对总理莫里森领导的政府信任度跌至历史新低。56%人认为政府是为了“少数大利益”而竞选,只有25%人认为政府官员值得信任,12%人认同政府是为了“所有人”。

2019年澳洲山火是一场巨型生态灾难,已经不是那几块煤炭的事了,直接影响澳洲未来的气候环境与人类生存环境。澳洲的气候政策,未来将继续考验执政者。

莫里森在2020年3月国会复会时,还敢带一块煤炭去开会吗?笔者认为,总理该带一段被烧焦的树干去开会!

面对山火,消防员十分孤独,显得无能为力,结构性原因导致的山火,2020或依然如故!澳洲的悲哀!

本文作为悉尼邮报社评2019年压轴之作,可惜没给大家带来好消息。

(2019.12.30 作者为华人时事评论家)

面对山火,消防员十分孤独,显得无能为力
莫里森在夏威夷与游客合影
莫里森在夏威夷海滩悠闲自得
在莫里森官邸前示威的13岁小女孩
网友讽刺莫里森制作的图画
网友讽刺莫里森制作的图画
网友以山火做背景,莫里森手拿煤炭,讽刺其为利益集团服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