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不能只靠中国资金 澳想拉拢这些国

卡纳万表示澳大利亚北部发展不能只依赖中国的投资。(《澳大利亚人报》图片)

【Sydpost】在全球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安全威胁增大之际,澳大利亚政府表示将对国家北部20年发展计划进行与时俱进的调整,以寻求加强和印度、太平洋岛国以及东南亚国家的联系,并减少对中国的依赖。

综合澳联社和 《澳大利亚人》报道,澳大利亚北部事务部长卡纳万(Matt Canavan )强调,

“中国将继续是澳北地区非常强有力的投资者,但无疑在过去几年,我们加强了外国投资审核机制。因为我们非常重视战略要务的需求,而有时(澳大利亚的战略要务)与其他国家并不一致。”

卡纳万向《澳大利亚人》表示:“我们不能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因为这样会增加风险。这不仅仅是出于政治考虑,从经济角度也是如此。”

联邦政府在向各州及领地领导人征求意见后,将于今年之内做出调整。

2015年6月时公布的一份厚达200页、名为《我们的北部,我们的未来》(Our North, Our Future)的澳大利亚北部白皮书中指出,该地区的经济发展契机将来自于发展中的中国,中国资本市场以及通过地区经济相互融合,将带来“无比庞大的机会”。

但卡纳万表示,让来自不同地区的资金流入澳大利亚北部现在会更有意义,还以备受争议的卡麦克(Carmichael)煤矿将由印度矿业巨头阿达尼( Adani)经营为例。

他指出:“和其他地区相比,印度和东南亚国家对澳大利亚资源的需求增长更大。”

“我们应该更努力地研究如何将澳北地区与我们的非传统经济伙伴,例如崛起中的印度、更广泛的东南亚国家,以及太平洋岛国相联系。”

“我们迅速建立强有力的贸易联系至关重要,这样我们才能在需求增长中处于有利地位并从中获利。”

在公布那份白皮书后的4个月,北领地政府将达尔文港租给了中国岚桥集团,结果引发了争议,联邦政府后来就此对外国投资的监管展开了复核。

卡纳万指出,自2015年以来,南海以及中美之间的紧张局势,都令战略环境变得更加动荡,“现在是和5年前截然不同的状态了”。

但他也称,澳大利亚政府依然欢迎中国投资于“两国能继续展开战略合作的领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