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报社评 “中国病毒”右翼发明的新词被痛駡 自由党政府对患难公民落井下石

悉尼邮报评论员  萧十一狼

新春之际,二则坏消息传遍华人社区,并引发不满。

一则消息是澳洲主流媒体使用“中国病毒”侮辱澳洲华人,这个昨天已经在澳洲华人社区闹得沸沸扬扬了。二则消息是澳洲自由党政府宣布把囘澳公民送去圣诞岛,这个消息华人还没反应过来。下面笔者一一道来。

昨日出版的《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头版头条标题为「CHINA KIDS STAY HOME」(中国儿童留在家),而《先驱太阳报》(Herald Sun)头版头条则在一个红色面罩的图片上写着「CHINESE VIRUS」(中国病毒)和「PANDAMONIUM」,後者是把「pandemonium」(地狱)一词的前5个字母改为「panda」(熊猫)。有华人批评误导和歧视,在网上发起抗议联署,截至昨天下午5时,该请愿已收集到逾1.8万个签名。

笔者认爲,发明这些新词的媒体,是澳洲猖獗的右翼势力中的一员,以反华,辱华为“政治正确”。右翼是具有种族歧视特徵的(包括部分看不起华人的华人)。

何谓反华势力?一些人会以爲是反对中华囯的势力,其实,在右翼势力蔓延之际,所谓的反华势力,针对的不仅是中华囯,还有澳洲的华人,中华囯与华人,在右翼势力眼中,是一体的,都带有“华族”的特徵。一些华人觉得二者有区别,那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但站在右翼分子的角度,二者没有区别。甚至,是通过反中华囯,来打击澳洲的华人,以此证明自己的“政治正确”。

可悲的是,华人之中一些亲右分子或右翼分子,还把脸往澳洲右翼势力的屁股上凑,一个劲的点赞。甚至还反过来指责华人,“没有大国风范”,右翼媒体在行驶“言论自由”云云。

法国有家媒体行驶言论自由权利,结果周刊编辑部都被极端分子血洗。若种族歧视被披上“言论自由”的破衫,遭罪的是华人或有色人种自己,遭罪的是自己的後代。网络已经有华人吐苦,说自己的孩子在学校被人指着是“中国病毒”。那一刻,谁会在乎你的政治立场,只要你长着一副华人脸孔,或是亚洲脸孔,就会随时有人戳你後背,説你是“中国病毒”。

“中国病毒”,很明显是带有种族歧视的新词,这已经是华人的共识,看看网络上签名反对的人数就知道,不容跪舔右翼的华人否认和狡辩。

在华人受难之际,自由党政府做了啥?

根据总理莫里森的言论,一是将回国的澳洲公民包括华人(而且居多),送到圣诞岛拘留营,二是被疏散到圣诞岛的澳洲公民需要承担部分运输和隔离费用。

请问澳洲公民是难民吗?圣诞岛的医疗条件足以治病吗?爲啥送去圣诞岛而不是送去医院?衆所周知,圣诞岛名字好听,但其实环境恶劣,跟监狱有得一比,实际是监狱的“宽松版”。因此再请问,这些公民是罪犯吗?

当一个人身患病症之际,自由党政府不是雪中送炭,而是落井下石。问题还有就是,从中国返澳的公民,未必有病,却被当成“病人”,“罪犯”对待,你叫他们这辈子如何不留下阴影?自由党政府就这样对待公民的吗?假若身处中国的澳洲公民大部分是西人的话,自由党政府还会把他们送去圣诞岛吗?所以送去圣诞岛的决定,是否也带有种族歧视?

其实,当今的联盟党政府,比历年的政府都右倾,否则不会搞到华人社区近年人心惶惶。这些歧视在他们眼里,是一种“政治正确”,跟美国认同白人至上主义的特朗普政府看齐嘛。

目前身在武汉的21岁华裔澳洲人欧阳先生(音译,Daniel Ou Yang)表示,他从传媒得知澳洲政府把算把在武汉的澳洲人送到圣诞岛隔离,他担心当地的居住环境,害怕自己会被当羁留者般对待。

而且,可悲的是,这些返澳的公民,估计也有自由党支持者,去年大选也投了自由党。这次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説不上活该,但起码是自己喝下自己酿造的苦酒。

还有,被政府帮助撤离的一定是公民,因爲不是公民,澳洲政府是不会提供撤离服务的,也就説,这些是澳洲的纳税人,在他们落难之际,还要他们承担“部分运输和隔离费用”,这有人性吗?公平吗?澳洲的医保,有种族性质的规定吗?

澳洲政府每年捐给太平洋岛囯的有数亿(包括报销他们政府的费用),难道不应该从中拿出来,救助这些可怜的澳洲公民吗?澳洲自由党政府,真把他们当包袱,当累赘吗?还讲不讲人权?冷血的很!下次大选的时候,也请把这些选票当包袱,当累赘吧!

讽刺的是,莫里森还大谈政府的政绩,称“我想强调的是,我们不能保证这次行动(或指撤侨)能够成功,我还想非常明确地强调,如果我们能够在一个场合这样做,在另一个场合这样做,我们可能无法成功。”不知所谓的总理,还想利用撤侨往自己脸上贴金?!这不是该做的吗?

提醒一下,山火还没灭呢,还大谈什么成功?

那些靠华人选票登上荣誉之巅的华人议员,嘴巴贴了封条吗?

笔者行文至此,新春之际,送右翼势力和自由党政府三个字:草泥马!(什麽意思?这是一匹不仅吃草,还吃泥的马)

(2020年1月29日,农历大年初五,作者為華人時事評論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