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报社评 国际隔离场所比较 澳洲选址被批冷血 国家形象受损!

悉尼邮报评论员  萧十一狼

这次关于新冠状型病毒,就自由党政府的处理,笔者曾撰写二篇评论,自然也引起自由党支持者的非议,不过,新闻陆续显示,笔者评论十分到位。例如笔者批评政府收取患难国民1000元(几乎每位赚取500元),结果政府近日取消收费,响应了笔者的批评,又例如笔者批评禁入是一刀切,结果内政部长近日承认禁入令伤害旅游业。

其实,笔者二篇的评论,还有一个观点,就是批评自由党政府选址圣诞岛这个千里之外的拘留中心,还反问,假如患难的国民都是西人,政府还会不会选址拘留中心?

这不,今日国际舆论出来了,就是各国隔离场所的选址,比较中,国际舆论认为法国最人道,澳洲最冷血最狠。笔者的观点,再次与国际舆论相合。

不妨看看各国和地区,是如何选址的:

美国国防部的声明表示,使用国防部旗下、每栋可容纳至少250人的建筑物;HHS将负责照顾被撤离者,包括运输及安全等。至于国防部选定的安置地点,包括位于科罗拉多州卡森堡的训练中心、加州特拉维斯空军基地、米拉马尔陆战队航空基地及德萨斯州拉克兰空军基地。

台湾地区的隔离地点,台北市长柯文哲透露,台北市的隔离地点是位于阳明山的台银宿舍,更指全台共有5个隔离地点,原则上是一人一间房。

香港特区卫生署1月31日通知征用位于美孚的饶宗颐文化馆旅馆翠雅山房作“医护用途”。

中国武汉火神山医院,经8天赶工后于2日落成,3日起正式接收武汉肺炎患者。医院总建筑面积约3.4万平方米,设有重症监护病区、重症病区、普通病区,以及感染控制、特诊、放射诊断等科室,可提供419间病房及1000张病床。

法国包机自中国武汉接回去的侨民,被安排在隆河口省马赛南方30公里、风景优美的滨海度假小镇卡里勒鲁埃镇(Carry-le-Rouet)度过14天隔离期,以确保他们没有感染上武汉肺炎。被隔离者一人一室,还可以在户外活动,面对美丽的地中海美景,不致影响身心健康。法国卫生部公卫署长萨洛蒙(Jerome Salomon)说,卡里勒鲁埃镇入选是因为「风光宜人」和「场地充足」,「不可能把没生病的人关在拘留中心」。变相批评澳洲。

相比之下,澳洲是将返澳人士安置在千里之外的拘留中心。有见及此,虽有600人曾登记有返澳意欲,但最新消息指只有近270人参与撤离。即有一半的澳洲人不满意政府的安排,不愿离开武汉。

不少被撤离的澳籍孩童家人也担心,聖诞岛的医疗设施和卫生状况都对孩童不友善。部分家庭表示,他们宁愿留在武汉,也不愿见他们的孩子被送到聖诞岛的移民拘留中心。目前至少有140名澳洲孩童被从武汉撤离。

一名来自雪梨的刘小姐说,「我们不是囚犯,政府怎麽能这样做,让我们留在拘留中心,而非适当的医疗机构」,批评政府只给他们一个生存机会且别无选择。

澳洲医学协会主席巴顿(Tony Bartone)表示,「我们认为撤回至以前曾收容过庞大身心创伤人群的地方,并不是最合适的方案」。

澳洲海滩世界知名,为何法国能安排国民在滨海度假中心隔离,澳洲却不能呢?

可惜事情已经发生,只能希望270位华人在圣诞岛安好。自由党政府日后要多尊重华人人权,不要大选时才假惺惺地拜票,讨好华人。更不要自己制造难题,自己解决(为拉票)。這种安置,再次成为国际笑柄,损害了澳洲的国家形象。

而笔者的多个观点,证明与国际看法接近,粉粹了一些质疑者的抹黑。

(2020.2.3  作者为华人时事评论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