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醫護罷工:騎劫公共利益,逆民意失道義

The Sydney Post悉尼邮报记者Anakin Chan香港报道

【Sydpost】本报4日讯,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疫情持續擴散,除了中國大陸以外,香港也面臨著嚴峻的防疫形势。然而,原本身處防疫工作第一線的醫護人員中有部分人,在如此危急時刻組織罷工。此舉是置病患的安危與權益不顧,亦是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罷工參與者不僅違背醫護人員的職業操守,完全逆民意而行,更是嚴重擾亂特區政府為應對疫情的部署。

 

截至北京時間2月4日下午5點,全港累計確診病例達17例,其中死亡1例,有部分病例未傳播源不明個案。此時正是需要社會各界通力合作,共同對抗災難的時刻,其中醫護人員作為最為專業的前線力量,在對抗疫情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惟「醫管局員工陣線」卻宣布於2月3日起罷工5日,並煽動其他前線醫護捲入罷工行動,逼迫政府「全面封關」。可以看出,所謂「陣線」完全是這部分醫護人員在大敵當前,騎劫公共利益以滿足自身的政治訴求。其實自從6月修例風波以來,多家公立醫院的醫護人員數次參與罷工以表達對反對派的支持,更有傳言指醫護人員對因公受傷需要醫治的警員進行粗魯對待。醫護人員於私,允許有不同的政治立場,但當自己身處崗位履行職責之時,則需要拋開任何成見,公平認真地對待每一位求醫的人士。而今次面對疫情,僅因特區政府並無答應部分人「全面封關」的訴求,拋下手中的工作不顧,做了「逃兵」。毫無疑問,這些參與罷工的人士,本身的政治素養十分低下。如果醫學界認為的而且确需要「全面封關」以應對疫情,他們需要做的有理有據地說服特區政府,而不是採取如此極端手段,騎劫全香港的公共衛生安全,將政治訴求上升為毫不講理的政治逼迫。另外,參與罷工的醫護人員雖在公立醫院任職,但處處在行與政府對立之實,這種「食碗麵反碗底」的行為確實令人不齒。

事實上,「全面封關與否」從來都不應該由直覺或情緒去判斷,而需要根據科學依據來決定,並根據形勢變化以實行不同的措施。截至目前,特區政府已實行關閉深圳除深圳灣以外的陸路口岸、停止西九龍高鐵站、港澳碼頭、及廣九直通車允許以及暫停發放自由行簽注等一系列措施,並獲得北京中央政府的批准。目前入境的內地旅客人數大跌九成,口岸邊境管制措施亦行之有效,確診的個案大多數由口岸電子體溫檢測查出,值得肯定。港大教授袁國勇亦指現時應將入境人流減至最低。這些都是從風險評估的角度來研判處置,說明全社會都在為應對疫情而共同努力。各方理應以大局為重,各司其責,相互配合,才能更好抗擊疫情,作為專業前線人士的醫護人員同樣如此。

回顧2003年SARS一役,無數香港醫護人員在前線做出貢獻,甚至有六位勇敢抗疫的公立醫護人員殉職,其中屯門醫院謝婉雯醫生自願上前線抗疫的無私奉獻,是港人心目中的“香港女兒”。當年疫情爆發之時,屯門醫院接收了三名沙士病人,院內胸肺專科醫生不足,謝婉雯自願到“沙士病房”工作,疑為病人插喉時被傳染,她在4月3日留院治療,4月15日轉入深切治療部,惜延至5月13日不治,離開時才35歲。謝婉雯在抗疫中的無私奉獻,香港全城哀悼,港府後來亦向她追授金英勇勳章。除了謝婉雯,其餘五位殉職醫護人員包括劉永佳、王庚娣、劉錦蓉、鄧香美、鄭夏恩,均獲追授銀英勇勳章。港府為紀念他們謹守崗位、無私奉獻,在香港公園太極園設立抗沙士紀念園,園內放置了殉職沙士醫護人員銅像,表揚專業醫護精神。而當時在威爾斯醫院前線抗疫的醫護人員,獲2003年《時代周刊》評選為“亞洲英雄”之一。

不過,在今次疫情面前,絕大部分醫護人員仍全力以赴,堅守崗位,更有超過180名私家醫生及護士自願到醫管局服務,發揮救急扶危的奉獻精神,令人敬佩。他們體現出極高的職業素養,恪守希波克拉底誓言,守護香港市民的健康。亦希望正在「罷工」的部分醫護人員,適可而止,早日重回崗位,齊心協力打贏抗疫之戰。

题图:林鄭月娥指,任何人若認為以極端手段威逼政府,都不會得逞。(資料圖片)
医护人员请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