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谈 “排华”改头换面暗度陈仓 澳洲右翼二大阴招

早前,《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頭版頭條標題為「CHINA KIDS STAY HOME」(中國兒童留在家),而《先驅太陽報》(Herald Sun)頭版頭條則在一個紅色面罩的圖片上寫著「CHINESE VIRUS」(中國病毒)和「PANDAMONIUM」,後者是把「pandemonium」(地獄)一詞的前5個字母改為「panda」(熊貓)。澳洲2家主流媒体把社会新闻政治化,居心叵测。明明是“武汉肺炎”,偏要改为“中国病毒”,明明是澳洲华裔儿童,偏要改为“中国儿童”,这不是巧合,更不是偶然。背后或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控。
这个黑手,暂且命名为澳洲右翼势力,简称“右澳”(笔者自创)。“右澳”与“白澳”是孪生兄弟。
昔日的白澳政策,白澳种族主义臭名昭著,在讲究多元文化的今天,重提白澳是不可能的,但换个包装,换个策略,咸鱼翻生并非不会发生,而且几乎是现实。
白澳政策的特点就是种族主义排华,当前自由党政府右倾颇为严重,渲染了“中国威胁论”,对在澳华人和留学生患有“疑心病”,这给了澳洲的右翼势力茁壮成长的氛围。种族主义排华既然明目张胆不行,那就暗度陈仓。目前看,笔者称的“右澳”的排华战术有二种:
一是让准备移民或来留学的中国人怯步,这能减少在澳华人的总体数量,这是“排华”的新招,具体表现是拒签率特别高,针对留学生成立调查组等;二是打击在澳华人,包括形象,影响在澳华人的工作,生活,令在澳华人对澳洲心灰意冷,最终选择返回中国或移民他国,进而达到减少在澳华人的总体数量目的,这同样是“排华”新招,具体表现就是肆意炒作华人负面新闻,发布假新闻,创造“中国病毒”等词汇。
但这两个手法,由于十分隐晦,都不能指出这叫“排华”,笔者只能称之为“抑华”,抑制华人数量增长的意思。两种手法改头换面,本质依然是“排华”。
这是幕后黑手右翼势力的对华人的全新战略。
笔者绝非空穴来风。最近的移民签证,发给中国人的签证数量跟其他国家相比几乎是最少的几乎是垫底,而拒签率占据第一。还有5.8万中国人在澳被列为“警戒人员”。这说明,“右澳”势力在背后操控着一切,包括移民政策。而媒体发明的“中国病毒”一词,则是“右澳”势力“抑华”的一步。这个词,是右翼反华的体现,将影响深远,可能若干年后,右翼分子依然挂在嘴边,仅次于所谓“东亚病夫”一词。
“中国病毒”的破坏力在哪里呢?
“中国病毒”可以一箭双雕。一是打击中国,配合美国的对华政策;二是打击在澳华人(在西人眼里,就算华人与中国划不上等号,“右澳”也会硬把两者扯到一起)。
现实中,右翼媒体发明的“中国病毒”一词,已经令在澳华人遭受社会上歧视的眼光,甚至有戴口罩的留学生被殴打事情发生。很多华人店铺生意都受到影响,没人敢进“中国病毒”的店铺消费。已经有华人呐喊,我们不是病毒。

对于两家媒体的丑行,早前已经有5万多华人签名,要求该媒体道歉。但在目前反华对于右翼政府是一种“政治正确”的氛围下,这两家媒体估计很难道歉。就算道歉,也非有诚意。因为这些媒体,听从的是右翼势力的指挥。
作为华人,反对“中国病毒”的标签,不仅是为祖籍国鸣不平,更是为自己在澳利益不受侵犯做出的举措。
未必有很多华人认识到当前的“右澳”势力崛起,换句话说,很多华人依然没有把右翼和自由党政府联系起来,很多华人依然持旧思维,总是停留在几年前对自由党“懂经济”的膜拜,完全漠视近年差劲的澳洲经济,若有人对自由党进行批评,右翼分子会说,工党更差。
可悲的是,这些右翼分子中,就有一部分华人,他们甚至还有“白澳”思想,不喜欢新移民。而这些华人,竟为“中国病毒”辩护,说“武汉肺炎”既然不是歧视,那么“中国病毒”也不是歧视。这是偷换概念,“中国”是一个主权名词,也代表一个民族,而“武汉”是一个地名,不代表民族,二者根本不一样。“武汉肺炎”有一个精确名字,叫新冠状病毒。发明“中国病毒”者,显然带着政治目的,放在澳洲用,就是丑化来自中国的华人,是百分百的歧视。一些认为自己已经是“澳洲人”了,可以贬低同类了,可惜,西人不这么看。只要你长着一副亚洲人面孔,西人眼里都没有区别。
其实,无论你是自由党支持者,还是工党支持者,“右澳”分子都会无差别的进行针对。例如街上被殴打的中国留学生,右翼分子出手前,绝不会询问她是支持哪个党,绝不会询问她是否反华。所以,无论华人持何种政治立场,一旦遭遇“排华”、“抑华”势力的针对,没有华人能置身事外。

笔者希望能从法律途径,追究使用“中国病毒”的媒体及作者。而不仅仅是要他们道歉,道歉太便宜他们了。

撰文:蕭十一狼
(2020.2.6 作者为华人时事评论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