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肺炎对经济影响:澳是受影响最严重国家之一

【Sydpost】据卫报报道,由于中国的工厂仍处于关闭状态,数百万人被限制在家中,禁止出行,澳大利亚可能是受冠状病毒经济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上周五坚持其对今年强劲增长的预测,这要归功于不断上涨的房地产市场,而股市——以及世界各地的其他股市——基本上没有理会人们对这种病毒全球影响的担忧,保持在历史高点附近。
但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中国正在经历显著的经济放缓。标准普尔(S&P)已将其对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增长预测从5.75%下调至5%,预计这一影响将波及全球,由于中国的疫情,澳大利亚的旅游和留学生方面的收入将减少数十亿澳元。
新冠肺炎期间,北京街头空无一人  图源:The Guardian
停滞不前的典型表现是丰田周五宣布将在中国的12家工厂再关闭一周,这让克拉森(Damien Klassen)等投资者感到担忧,克拉森管理着墨尔本Nucleus Wealth的数十亿澳元的资产。
墨尔本国际金融市场投资公司(IFM Investors)的经济学家儒瓦内(Alex Joiner)也认为,尽管澳大利亚央行行长菲利普·劳(Phillip Lowe)乐观地预测今年澳大利亚经济将增长2.75%,但澳大利亚的风险仍在增加。
儒瓦内说,中国的疫情对旅游业的威胁就非常严重。中国为澳大利亚提供了大约15-16%的游客,但他们是澳大利亚人旅游收入的最大贡献者,比美国游客多三倍。他们120-160亿澳元的消费支出超过了美国、英国、日本和新西兰游客的总和。
“不仅仅是游客的数量,而是他们消费的方式和购物支出,”他说。“如果这一点被切断,将对澳大利亚经济产生重大影响。”
教育行业也至关重要。该行业的海外学生收入为340亿澳元,是澳大利亚仅次于铁矿石的第二大出口行业。这再次突显出,如果学生本月不能离开中国开始学习课程,澳大利亚将面临怎样的风险。
评级机构穆迪(Moody’s)上周五表示,澳大利亚大学将比其他任何国家的大学受到更大的冲击,因为国际学生的比例相对较高,其中四分之一来自中国。
儒瓦内表示,尽管采矿业在短期内可能会受到影响——中国周五宣布了液化天然气运输的不可抗力——但它可能会受益于中国政府预计将在危机蔓延结束后启动的刺激措施。
但是服务业是不同的。“你不能刺激人们出国,”他说,“像澳大利亚这样的旅游目的地现在对游客有限制。”
摩根大通的经济学家周五表示,冠状病毒的爆发“彻底改变了中国经济的动态”,尽管他们同意大多数专家的观点,即现在预测将会发生什么还为时过早。
然而,周五发布的部分数据表明,问题的规模正在显现。数据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2月3日至5日,中国一线城市的房地产销售下降了93%。2月5日,铁路客运量下降了89%。
因此,除了工厂关闭之外,克拉森指出,许多学校在月底前不会开学,并表示,在几周甚至几个月内,似乎不太可能恢复正常活动,包括外出就餐、去看电影和体育赛事等大型人群聚会。
全球影响可能比许多人预期的要大得多,甚至有可能引发“黑天鹅”事件,在经历了2009年以来的长期繁荣之后,这种事件可能引发经济衰退。
“经济影响可能足以迫使世界经济陷入衰退,”他表示,并否认中国官员周五做出的经济将会像2003年非典爆发后那样反弹的预测。
“人们说这将像非典一样……但中国经济规模是当时的四倍。现代汽车本周表示,他们不能在韩国的巨型蔚山工厂生产更多的汽车,因为他们没有任何零部件——这在当时并没有发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