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十一狼對話一位娶了中国媳妇的德裔澳籍友人 谈纳粹谈中国疫情

撰文:蕭十一狼(悉尼郵報評論員)

话题是从微信群一位网友为纳粹辩护开始,引起一位德裔澳籍友人主动站出来谈了自己的看法。

在他谈论之前,笔者不妨介绍一下他。

他英文名字叫Jack Butcher, 中文名:巨晓明.来自南澳大利亚州巴罗莎谷德裔区,是澳洲西人精通中文的130人之一(130当中包括澳洲前总理陆克文),还精通英语,西班牙语,日语,当然还有德语。他热爱中华文化,娶了中国的河南媳妇,中文说的“贼溜贼溜”,跟他对话,完全不会感觉他是”外國人”。

笔者@他,德國人现在怎么看纳粹,注意,是现在,不是以前。

Jack巨晓明打开了他的话匣子:

当时纳粹政府在我看来是属于世界上最大的战犯之一,跟抗日战时期的日军都差不多了。纳粹法西斯政府是集权制度的典型例子,有的人整天喊“中国是独裁” 但跟纳粹德国比起来中国是很自由,民主,和平。

我看到我祖国以前把犹太人给杀光了我心里感到非常恶心,特别卑鄙。如果有人还支持这样的意识形态,说明这人有精神病。

我对第一次世界战争的德国政府没太多意见,但对纳粹很有意见。

(这时,笔者插话:一战的德國还可以,被英法欺负,那时的英国,就是现在的美国。)

对,就被英法欺负,还有一战后的赔款,太厉害了。

Chinazi 这个概念在现实生活不存在,就是一部分推特上的反华分子创造出来的一个贬义词。我每次看到推特反华分子用Chinazi这个词把我笑死了。

新纳粹主义搞笑死人,你觉得希特勒会看上他们吗?根本不适合加入SS。

据我所知,现在有不少的纳粹分子娶亚洲媳妇。

我了解当时德国人民支持希特勒的原因,问题在于一战后的赔款和后来的国耻。国家的经济也衰退,后来下降。当时政府也没发控制情况,希特勒上台后就振奋人心,充满德国人的精神,我的曾祖父当时很支持纳粹政府,但后来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他当时不知道纳粹德国杀了多少犹太民和吉普赛人。

现在德国就很强大,是欧洲的大国,比英国都强大,大家都满足了。

反正我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全世界的人民都能达到和平,一起去发展世界,不要再去犯以前的错误。

人类之间要互相帮忙,希望美国和澳大利亚的人民能够帮助中国克服新冠肺炎,多捐一点隔离服,口罩和药物。

上面是Jack巨晓明对纳粹,也是对当今右翼的看法。不过,他最后提到现在的中国疫情,也是一个十分炽热的话题.笔者就此顺道跟他做了一次简短的网络采访。尝试了解西人对这次疫情的看法。

蕭十一狼:你对这次产生国际影响的新冠肺炎怎么看?

Jack巨晓明:这次新冠肺炎比较严重,但是比起2009年的美国和墨西哥的甲流还是比较轻。如果跟2003年非典疫情比起来新冠肺炎传染性强,潜伏期也长。所以很多人现在不敢冒然出去买菜,逛街,聚会甚至工作了。这次疫情暂时会对中国的经济发展产生负面影响,而且影响全世界,但过一段时间一切都会恢复正常。这个病毒也会提高世界各国对疫情的防控意识,以后不会轻视疫情了。

蕭十一狼:站在外国人的角度,你怎么看待中国政府这次的危机处理?

Jack巨晓明:我认为中国的防控措施特别好。首先政府的宣传很到位。通过媒体,借助网路等渠道大力宣传,让中国人对新冠肺炎有深刻的认识,提高了人们的防空意识。现在大家不会随意进出,这已经避免了疫情的进一步传播。对疫情每天的发展变化,从确诊人数、疑似病例人数、隔离人数上都是透明的。

因为这次疫情,我认为全国省级政府对公共管理都会提高。如果类似的疫情发生在澳大利亚,政府施行我们在中国所看到的防控措施会引起不少的争议,人们会认为侵犯自由权,很多人不愿意戴口罩,结果感染会爆发,对全民健康产生巨大影响。

蕭十一狼:假如澳洲爆发的话,你觉得澳洲该怎么做?

Jack巨晓明:第一,澳大利亚人千万不要恐慌,疫情的死亡率很低,澳大利亚的医疗设施很发达。第二,澳大利亚人要知道,问题不在于中国人,问题在于病毒,为了避免病毒输入境内,政府暂时不让中国人入境,但不能因为害怕病毒,就歧视华人。第三,澳大利亚政府,研究机构或媒体不能传播任何反华或种族主义言论,不能让在澳的华人受委屈。第四,澳大利亚的政府和人民应该帮助中国抗击病毒。建议大家多捐口罩、隔离服和药物,在物资上帮助中国。帮助中国实际上就是帮助我们自己。因为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

访谈:2020年2月12日

图为Jack巨晓明在日本留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