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华人对澳喊话 促请第3批撤侨

【Sydpost】目前,第一批武汉撤侨的民众已于昨天隔离期满从圣诞岛回到各自的家中,第二批武汉撤侨到达尔文的军事基地的民众,正处于隔离期,而现在仍滞留在在湖北的澳洲公民和澳洲PR有一百多名,他们一直期待着澳洲政府的第三批武汉撤侨计划。

希子站在自己的房子往外看,小区空无一人。(图为受访者提供)

希子是澳洲公民,这次带孩子回湖北宜昌家中过年,原定于2月5日返回澳洲的她,由于这次疫情,目前还滞留在宜昌。由于小区发现4例确证病例,希子所住的小区实行封闭管理。从2月1号起,她所住的楼也被封了,因为有一例确证就在该楼。

值得庆幸的是,14天后小区并没有出现任何新增病例。不过,全市整体疫情并没有好转太多,2月15号开始实行第二个14天封闭。

希子告诉记者,目前全市都实行了战时配送措施,每天蔬菜、水果、肉蛋类等基本物资都可以保障。

尽管大家都在尽最大努力配合政府行动,但是表面上的平静很难掩盖内心的焦虑和恐慌。希子告诉记者,在封楼的第一周,楼下的一位大叔脑溢血去世了。第二周,不远的小区一位大叔跳楼自杀了。表面上与新型肺炎无关,但人人心里都在打鼓,如果封的时间再长些,下一个会是谁?

大家都尽量用各种娱乐和游戏来调剂自己和家人的情绪。但是孩子们有时候比较难。
希子告诉记者,5岁的孩子天天在家念叨:想爸爸了,想小伙伴了。

希子5岁的儿子在家独自玩恐龙博物馆。(图为受访者提供)

前几天希子在谈论第三批撤侨的事情,孩子以为可以回家了,早早就把小书包收拾好了,还在家里扮演坐飞机回家的游戏。昨天,听说还要等很久才能回家,于是又默默地把收拾好的玩具拿出来,一边玩一边念叨,我的飞机不来了。

小云盼望着能够早日回到澳洲,让孩子们能够继续学业。(受访者提供)

小云也是湖北宜昌人,这次一家四口回中国团聚,结果遇到疫情无法回澳。她告诉记者,最受影响的是孩子们的学习,澳洲学校已经开学很久了,孩子们的功课落下不少。女儿在平布尔女子私立中学(Pymble Ladies’ College)学习,学校发了部分作业,但是很多课程无法远程学习,比如法语、体育、乐队等。同时,在中国也无法进入澳洲网站,也无法得知老师上课讲的内容。小云的儿子二年级,学校没有发布任何远程课程、布置任何作业,连网上作业的账号密码都没有。

澳洲已经开学,如今小云的孩子每天只能通过Ipad在家学习。(图为受访者提供。)

“孩子们一个月没有出门了,我们小区是每三天能够派一个家庭成员出去采购生活用品。社区每天都需要每个人测量体温,出入小区都有人登记。”小云说。

家里仅剩不多的口罩,因为口罩很紧俏,小云一家只有坚持住不出门。(图为受访者提供)

小云表示,希望疫情快点过去,孩子们能够回澳赶上第二学期开课,那么留级的问题不大,如果一直滞留在中国,那么后续啥情况就说不清了。小云呼吁澳洲政府能够关注目前还在湖北境内的华侨,尽早开启第三批撤侨计划,孩子们能够早日回学校上课,并且希望能尽快回归有序的正常生活。

小云的儿子在平板电脑上学习。(图为受访者提供。)

(新快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