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震生(台湾):民主國家也需要真相委員會

與川普總統不和而去職的前白宮幕僚長凱利(右)之前表態,支持前白宮國安顧問波頓在參院審理彈劾川普總統中出席作證。(美聯社)

真相委員會(Truth Commission)或真相和解委員會(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是威權國家在民主化後為達成轉型正義經常設立的機制。比較著名的案例包括南非的真相和解委員會、阿根廷的失蹤人口國家委員會及德國在兩德統一後處理東德專制時期的兩個委員會。它們的任務分別是發掘南非種族隔離、阿根廷軍人執政、及東德共產黨專制時期人權遭到戕害的真相,及如何達成轉型正義的期待。

我們很少認為民主國家,特別一個已經是民主鞏固(democratic consolidation)或是老牌民主國家,還會需要真相委員會。不過,在美國參議院投票是否要彈劾川普總統之前,民主黨總統參選人、來自麻塞諸塞州的參議員華倫女士,曾提出兩個重要的承諾,如果她當選總統,將開放所有川普彈劾案相關文件,另外會成立獨立的司法部專案組,調查川普政府的貪腐問題。華倫指出不僅川普家族在他擔任總統時期獲得不當的私人利益,有各項報導指出川普政府各部門都充斥非法貪腐。此外,華倫還有意調查川普任內移民體系中的濫權,以恢復人民對政府的信任。

主導川普彈劾案的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籍的謝安達,曾在聽證會上表示「歷史不會對川普仁慈」,他同時提醒共和黨的參議員在歷史中的定位將永遠和川普綁在一起。謝安達的說法或許有道理,但撰寫歷史的史學家需要足夠的資訊,才能做出適當評價。如果川普的白宮禁止相關人員出席聽證會或交出文件,而共和黨參議員也拒絕傳喚證人,歷史學家豈能做出客觀的評價?

在未獲參議院通過後,彈劾案應當已成過去,兩黨僅能向前看。不過許多川普的不當作為都未被揭露,或許僅能等川普下台後,才有可能展開調查。但此案撕裂的美國,將已難以平復,亟需政治人物願意在這個議題上做出承諾。華盛頓郵報最近報導指出,川普政府更換國家檔案局和國會圖書館一些和其相關的相片檔案。哥倫比亞大學歷史教授康納利也在紐約時報撰稿提出警告,有迫切需要保存川普政府關鍵文件。

過去歐巴馬政府上台之前,包括美伊戰爭期間在古巴瓜達納摩灣刑求在內的一些布希政府不當作為,也曾是媒體討論必須要處理的問題,但歐巴馬當時選擇的態度是「我們必須向前看,而不是向後看」。如果回頭來看,沒有處理這些爭議是錯誤的。

若川普在二○二○年輸掉選舉,獲勝的民主黨候選人浸淫在重返白宮的喜悅,或是僅想推動競選政見,而不去面對及處理川普政府任內的各項濫權作為,那麼民主黨奪回政權又有何意義?

民主黨的候選人應當回應華倫的呼籲,讓聯邦政府的公務人員及有良心的白宮官員願意保存證據,不僅是為了政府的倫理和公平正義,讓歷史學家未來可以客觀分析,也為了本身可以免於刑責。如果民主政治中的政黨輪替,會有許多濫權的文件和證據都隨之消失不見,那和威權國家有何不同?基於此,在民主政治的品質不斷沉淪的今日,真相委員會的成立確實有其必要。

(作者為台湾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文章代表个人观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