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扬澳新军团精神 华人士兵不应被遗忘

【Sydpost】尽管澳洲于处新冠肺炎疫情的严格封闭和限制之中,但全国各地许多民众以创新的方式各自在家中举行澳新军团日黎明缅怀先烈活动,联邦总督和总理则在堪培拉参加小规模的升旗和献花活动。

没有了往年各大城市和乡镇中心的现役和退伍军人及其家属大游行,老兵们各自在家中以自我安排的方式纪念前辈军人参加格里波利(Gallipoli)战役创造的澳新军团精神,以示团结起来,战胜当前新冠肺炎疫情的坚定信心。

许多升旗集会和集体献花圈活动虽被取消,但各地民众纷纷在家庭前院或屋旁私家车道上举纪念活动,以示继承澳新军团前辈先烈为国捐躯的大无畏英雄气概和无私奉献精神。

在墨尔本南部的摩宁顿半岛(Mornington),卡伦 巴克(Karon Baker)女士一家和邻近大约25个家庭,各自站在自己的家庭前院,手持国旗,点着蜡烛,举行黎明前纪念活动。当莫里森(Scott Morrison)总理在发表纪念澳新军团日演讲时,巴克的12岁儿子,站在写有“让我们永志不忘”(Lest we Forget)的小白色十字架和花圈旁,用风笛吹起《奇异恩典》(Amazing Grace)。

巴克一家在房屋车道上举行黎明前纪念活动

远在堪培拉,莫里森总理在澳洲战争纪念馆发表的演讲中提醒全体澳洲人要接过澳新军团传来下来的火炬走向未来。

疫情危机虽把全国各地民众分散隔离开来,却又团结一心念纪澳新军团日,展现出当年奋战在格里波利高地的先烈团结精神,正一代一代传承下来。

逾200澳华士兵参加一战 回国受歧视不能领恤金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有逾200名华人血统的士兵为澳洲而战,但除了神枪手沈比利(Billy Sing)在格里波利战役击毙201名土耳其士兵的故事被广为传颂之外,他们大多数人的英雄奉献却鲜为人知。

澳华历史博物馆董事会副主席王兴乡(Mark Wang)说,虽然当年在战场上没有种族主义,但当这些华人士兵从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场返回澳洲后,在国内的故事却大不相同。

他表示,许多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澳洲华人退休老兵,无法领到他们的退休金。

一战华人神枪手沈比利

相对其他参加格里波利战役和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回国的澳洲华人士兵而言,沈比利因获得仅次于维多利亚十字勋章的杰出功勋章(Distinguished Conduct Medal)回国后待遇稍好。他在”军人安置项目”下,获得了一块农地,但务农失败后转而从事淘金工作。沈比利最终搬到布里斯班,于1943年在一家旅馆中孤零零地辞世,享年57岁,当时他几乎身无分文。

联邦政府退伍军人事务部在2015年发布的一份《华裔澳新军团人》的报告披露,尝试入伍的澳洲华人实际上比官方记载的213人高得多。

王兴乡指称,一战期间在澳参军需满足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外貌上看起来要像欧洲后裔。

“然而许多人是华裔混血,他们在移民澳洲时就有了英文名。因此经过调查我们发现了越来越多的华裔军人。你无法通过姓名去判断其背景,必须通过对个人和社区进行调查才能得知,”

在整个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有36名澳洲华人士兵为国捐躯,23名士兵因战斗英勇而获重要勋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