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报社评 两党博奕一夫当关 安德鲁凸显政治家潜质 成华人男神

邮报社评 两党博奕一夫当关 安德鲁凸显政治家潜质 成华人男神

悉尼邮报评论员  蕭十一狼

新闻回顾,6月9日,维州工党州长安德鲁(Andrews)表示,他正准备与中国就价值1.5万亿澳元的全球基础设施项目达成另一项协议。他表示,希望自己政府与中国关系更加紧密,并将达成“尽可能多的协议”,以促进维州的国际贸易。

值得指出的是,当自由党派出来自维州的众议员廖婵娥指责安德鲁相关协议“欠缺透明度”之后,安德鲁根本无视两个“最后期限”,没向州议会提供更多细节(即关于他在中国之行中会见了谁以及谈论了什么)。这一点,反映出安德鲁做事自主的一面,具有强人风范。

安德鲁表示,“我们绝对致力于确保达成尽可能多的协议,让更多维州的产品进入中国。”“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笔者认为,安德鲁州长的话,完全经得起历史的推敲。

而6月11日总理莫里森在电台上直言︰“我们是一个贸易开放的国家,但我绝对不会在压迫下,将我国价值观作交换。”

现在能将经济贸易与价值观捆绑在一起的,全球也仅有澳洲莫里森政府了,大搞意识形态的自由党,暴露出政治面目。

笔者认为将经济贸易与价值观硬要结合成“交换”关系是一个伪命题。中国对澳洲经济利大于弊,旅游,能源,教育也成为澳洲支柱产业,占比40%以上,这过程并没有要求澳洲改变价值观,要求澳洲走社会主义道路,所以,莫里森的振振有词经不起推敲。

那么,澳洲这届政府为何如此偏执?因为整个内阁没有鸽派制衡,内阁几乎是右翼甚至是极右翼主政,一个失衡的执政党,决策通常会匪夷所思。以色列人有一个“第10个人理论”,就是说当9个人一致赞成时,第10个人就应反对,当9个人一致反对时,第10个人就应赞成。假若以色列算是一个成功国家的话,犹太人的理论是否应该值得澳洲政客学习一下?

当前,自由党对照“第10个人理论”,基本是一言堂,所谓的温和派,只是右倾的程度不一而已,并非中间派,更不是左派。

由于澳洲选民不谙政治体制,去年大选令自由党在议会一家独大成多数党,西方体制的优势——反对党制衡执政党的优势荡然无存。目前说自由党专制毫不夸张,因为在议会是多数党,可以不看工党党乃至国民诉求,为所欲为。

由于自由党内部失衡,内部没有强有力的制衡,加上缺乏外交经验,一味听从默多克的指挥棒,导致很多匪夷所思的做法,例如刻薄对待自己的最大“客户”,非要找这个最大客户的“茬”,这对国家不是好事。

既然自由党无法理性治国,就需要反对党工党站出来纠偏,可惜,总体而言,工党的反对力度依然不足。

笔者认为,历史从来没有当下如此需要工党站出来做好一个反对党,担当起平衡国家政治力量,维护国家利益的责任。

自由党在内没有鸽派制衡,外部反对党工党也缺乏制约,导致联盟党加速右转,走上偏执外交之路。澳外交决策欠智慧,反对党没尽全力纠偏也负有30%的责任。

这种环境下,此时的维州工党州长安德鲁,犹如黑暗中的一道亮光,照射着澳洲政坛。

环顾澳洲一众平庸的政客,安德鲁不觉间已经崛起,成为工党新一代政治明星。一个敢于特立独行,不同于过往平庸政客的全新政治人物。对于鹤立鸡群的安德鲁,莫里森政府如坐针毡,指责维州做法与澳洲国家利益背道而驰,给安德鲁扣上政治帽子。

自由党打压维州工党州长,笔者分析政治目的有二个:

第一,受命美国那边(明有蓬佩奥的“断联”威胁,暗或有默多克授意),配合美国国家战略和美国利益;第二,压制维州工党的政绩和维州发展,避免自由党被工党比下去,避免暴露出自由党治国的无能。

上述二个目的,自由党其实都不曾真正考虑到国家利益(考虑的是美国利益),更不曾考虑国家经济和国民饭碗。

撇开澳洲政治,我们不妨打开国际视野。

6月初,美国盟友新加披总理李显龙在《联合早报》发表题为《濒危的亚洲世纪—美中对抗的危害》文章,其中指出,亚太国家承受不起疏远中国的代价。

注意,李显龙说的是“亚太国家”,不是指新加坡。假若澳洲还承认自己是亚太国家,不是美洲国家,不是欧洲国家的话,应该认真研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观点。

李显龙知道自己的影响力,文章肯定不是写给新加坡国民看的,而是写给亚太国家领导人,专家学者甚至是美国看的。

连四小龙之一的美国盟友新加坡都无法承受疏远中国的代价,难道澳洲就可以?自由党的自信建立在哪里?

莫里森团队一意孤行,称为了“价值观”,非要与中国对着干,或者,就算价值观没有“牺牲”,但也“牺牲”了国家经济利益,砸了很多靠澳中贸易吃饭的澳洲公民的饭碗。不难预测,未来2年,自由党还会砸很多跟中国做生意的澳洲华人饭碗。

现在,维州工党的做法,能把莫里森执政团队撕开一个口子,扒下自由党所谓“懂经济”的华丽外衣,这也是为下次大选,工党的取胜做铺垫。所以,以艾巴尼斯为首的工党,应该有长远眼光,看到安德鲁的威猛能增加工党能量,故应积极为安德鲁站台,不仅为工党,还为澳洲,维州利益考虑,这才是最佳的政治战略选择。

那么,假如没有工党高层的背书,安德鲁能否扛得住自由党政府的压力呢?

答案是肯定的。

安德鲁州长9日的发言,是在自由党多番指责下做出的回应,相信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或者可以说,安德鲁的决策,已经与安德鲁的政治生命紧紧联系在一起,他没有退路。

从澳洲的体制上,也支持安德鲁独立决定无需看莫里森政府脸色,更别说美国蓬佩奥之流了。澳洲联邦体制,联邦总理与州长完全没有任何上下级关系,都是平起平坐。在澳大利亚,州长称为Premier,其权力之大可见一斑。州长及州执政党是由选民投票选举产生,联邦总理无权任免州长,自然州长就不怕总理。安德鲁将是莫里森政府的眼中刺。

在悉尼邮报做出的民调上,在澳华人支持安德鲁高达85%,目前已达到3182人,反对者只有14%(524人)。很多华人在微信群甚至说,支持安德鲁当总理,虽然是玩笑,但可见安德鲁已经成为华人心目中的男神。维州华人虽是少数,但多少有利工党执政连任。

而安德鲁一夫当关的气概,凸显他终有一日成为澳洲新一代工党政治家的潜质。带领澳洲走向辉煌。澳洲现在不需要好好先生,需要的是独立自主的男子汉。安德鲁更具有当国家领导人的质素。笔者预测2022年,安德鲁有机会担当国家副总理一职,直至最终成为澳洲总理。

笔者最后重复一句,工党不缺好好先生,缺的是男子汉!安德鲁填补了这一空白,天佑澳洲!

2020年6月13日   邮报社评 逢周六发表

(作者为时事评论员/专栏作家)

 

题图:左为维州州长安德鲁,右为在国会暴跳如雷大骂安德鲁的总理莫里森
图为民调截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