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情观察 维州内阁“地震” 安德鲁成功瓦解“政变”

新闻:6月15日,維省地方政府廳長、工黨議員索繆雷克(Adem Somyurek)本周一因涉嫌在工黨地方分支從事不當招募黨員活動而遭解職並開除工黨黨籍。

如何解读这一新闻呢?

首先听听当事人的辩解。索繆雷克本人對從事不當招募活動的指控予以堅決否認。他於本周一上午發表聲明,稱自己主動提出從維省內閣辭職,並向受到辱罵的韋廉絲及其他人表示道歉。他還希望警方調查此次曝光中使用的錄音材料。

从新闻看,当事人既然否认指控,为何主动请辞呢?这只能说,指控背后另有内情。

客观来看,所谓不当招募党员是两党都存在,并非大新闻,例如:新州Gilmore选区的联邦自由党议员安·苏德马里斯(Ann Sudmalis)怀疑她所在的自由党分支有不当党员招募行为而于2018年退出政坛。她当时指责新州国会议员、党内大佬加勒斯·瓦德(Gareth Ward)不当招募党员,暗中破坏她的预选竞选活动。故不当招募并非“死罪”,党内检讨是可以圆场的。而现在自动辞职还不够,联邦工党更神速开除,确实耐人寻味。

而现在从索繆雷克的自辩来看,导致他辞职(更被工党开除党籍)的表面原因,主要是他使用了辱骂语言,涉及侮辱女性和同性恋人,这二个群体,不容置疑是政党都要得到的选票来源。但使用不当语言,自由党人更多,公开道歉也可以完事。而现在自动辞职还不够,联邦工党更神速开除,十分耐人寻味。

笔者观察,这被舆论炒作成为震撼弹的背后,有二大“真相”。

致命“真相”一:不当招募不是严重问题(两党都存在),但若借此凝聚内部政治影响力才是严重问题(两党都不允许)。这是索繆雷克被开除的关键致命原因之一。

所以,他本人否认的是不当招募,却没否认最关键的在党内凝聚政治影响力所为,这种“凝聚政治影响力”的做法,在中国的政治里,相当于搞政治小圈圈,搞山头主义。合法的外衣就叫派系。但不管哪个国家,哪种政治体制,私下搞政治小圈圈都是大忌,一旦东窗事发,轻则开除,重则入狱或丧命。搞政治小圈子,就应该知道有极高的政治风险。

所以,工党州长安德鲁的果断处理,以及联邦工党的跟进处理(开除党籍,相当于斩草除根)都是恰当的,值得点赞。同时反映出安德鲁在联邦工党内的政治地位十分重要和稳固。

不过,事情并没有因此结束。

新闻:受此影响,索繆雷克在工党内部的两名盟友也陆续辞去所担任的内阁职务,分别为:维州助理国库部长、老兵事务部长罗宾·司考特(Robin Scott)和消费者事务部长马琳·凯洛斯(Marlene Kairouz)。

又如何解读这后续新闻呢?

开除党籍已经是对一个人的极刑了,而逼退3名州政府内阁,这让整个事情看来不再简单。

那么,不当招募不是新鲜事,搞派系也不是新鲜事,新闻的背后还有什么呢?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致命“真相”二:联邦政府与维州工党的一场对决,维州工党取胜一仗

近期,迫于美国压力,联邦自由党政府近日与维州工党,就“一带一路”展开殊死争斗,这本质是一场政治对决,绝非经济路线之争。自由党政府于公(美国利益)于私(政党利益),都不会轻易罢手,放弃对维州工党的“追杀”。

体制上,联邦政府是无法领导州政府的,二者关系是平等关系,不是从属关系。安德鲁坚持既定的经济政策,莫里森也只能仰天长叹。但显然,自由党不是省油的灯。自由党目前坐拥默多克媒体的舆论支持,更是执政党,风头正劲。断不会对安德鲁袖手旁观,否则无法向默多克等美国人交代。

笔者看,索繆雷克极有可能被“外人”收买,欲发动“政变”,在维州搞安德鲁下台,进而中断“一带一路”经济政策,达到与外人里应外合的目的,即工党之外有人想玩“借刀杀人”之计,索繆雷克不过只是一颗棋子而已。现在逼退3名州政府内阁,工党是在清除索繆雷克的“小圈圈”,铲除索繆雷克的党羽势力。所谓的接管维州工党,并非针对安德鲁,恰恰相反,是为安德鲁保驾护航,进一步清除中层下层党羽。

有二点笔者想搞清楚,一是谁爆料索繆雷克搞“不当招募”的,二是自由党高层为何至今闭口不谈,浪费一次攻击工党的机会?

“不当招募”这些料,只有工党内部才能知道,外人是不得而知的,爆料人一定是在工党内部。所以,笔者推测这次是维州安德鲁洞悉党内有人“内外勾结”,用自揭“家丑”的雷霆手段,迅速清除索繆雷克这颗“政治炸弹”,成功瓦解了一次潜在的“政变”,重重打击了某党的不轨企图。

虽然在Youtube上有不少舆论针对维州工党和安德鲁,但那只是自由党支持者的嘲讽而已,莫里森团队的反应才值得关注。正常的话,自由党高层至少可就索繆雷克的言论顺势讨好选民兼落井下石的。而自由党高层对此缄默不语,态度令人玩味,很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可能。

莫里森团队目前毫无反应,说明二点:

  1. 自由党一样存在这种招募(早前就有某华人议员借疫情招募党员);一样存在内斗派系,没啥好说的;
  2. 避嫌,不跟此事扯上关系,后者反而证明索繆雷克一事的背后存在“政变“悬疑。

后续如何?

排除内部不稳定因素后,安德鲁将继续稳固执政,继续向成为一个政治强人的目标前进。当然,他也继续他的州经济政策,因为安德鲁没有退路,一旦改变现行州经济政策,不仅伤害维州经济利益(进而伤害选票支持率),还危及其党内政治地位和威信。所以,联邦自由党政府的这个眼中钉,肉中刺仍将继续存在。这或是澳洲政坛的一大看点。即联邦政府与州政府,爆发有史以来的激烈博弈。

至于主流媒体将焦点集中在“不当招募”上,个别媒体还用“官场丑闻”来形容,完全是街市水平,无非是想打击工党乃至安德鲁的形象而已。目前,工党做法有利党内团结和凝聚力,基本是正面的。笔者基本认可,没毛病。

能否被自由党扳倒,也是检验安德鲁能否成为未来澳洲杰出政治家的一份考卷。

撰文:蕭十一狼

(2020年6月17日 作者为时事评论员/专栏作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