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预警或伤澳洲华人企业

【Sydpost】丁时为花了一年时间,为他的麻辣烫餐厅的开张找到了一个完美地段。

关键看点:

  • 中国警告留学生注意“针对亚裔的歧视性事件”带来的风险
  • 华人企业担心,学生数量下降可能会对它们造成的冲击最大
  • 社区成员表示,澳大利亚需要系统地解决种族主义问题

现年29岁的他选中了墨尔本的学区中心——近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和墨尔本大学,学生公寓楼林立其间。

他希望能为国际留学生们带来这道辛辣的特色美食。

但是,时机再糟糕不过了。

2019年Boxing Day开业时,他怎么也没料到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即将到来,而他的主要客户群——中国游客和留学生,无法入境。

近期,中国政府以新冠疫情持续蔓延的势头和澳大利亚“发生多起针对亚裔的歧视性事件”为由,向中国游客和留学生发出旅行警告。

这对丁时为刚起步的生意带来又一次打击。

“到了二月份的时候本来想要迎接留学生回到澳洲来…… 因为武汉疫情和入境禁令所以留学生就一直回不来,”他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

他表示,在澳大利亚进入封锁并造成经济困难前,中餐馆就已处于紧张状态,因为自今年一月病毒传播以来,一些食客选择避开中餐馆。

丁时为说,他在困难时期大力依靠家人的支持,他估计每月损失超过两万澳元。

“到后来因为有几次这种波动之后觉得很崩溃…… 有一点就会觉得说我做不下去了。”

丁时为并不是个例。

尽管现在判断北京的信息将对国际学生人数产生什么影响还为时过早,但一些企业主担心,这可能会对亚裔澳大利亚人的生意产生不成比例的影响,并加剧他们已经受到的经济冲击。

“连锁效应”:从地产到更多行业

总部位于墨尔本的互联网外卖送餐公司EASI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沈杰表示,中国留学生在该平台的澳大利亚客户群中占比颇高。

沈杰说,由于全国范围内的堂食限制,他的业务最近几个月非常繁忙,但他表示,近期的旅行警告给试图复苏的企业带来了“不确定性”。

“餐饮行业的兴旺在是需要[良好而稳定的]经济大环境的支撑,留学预警自然是一个打击,但我们对未来还是抱有憧憬的,”他说。

经济难关并不仅限于餐饮业。有人担心,这可能会对房地产市场以及投资市场产生“连锁反应”。

澳盛金融的贷款经理人汤继允(Thomas Tang)表示,像墨尔本的Burwood和Clayton这样留学生人数众多的区,投资房“空置率非常高”。

他表示,在疫情爆发前,他的企业有5%至10%的生意依赖非本地居民,其中包括过去和将来的国际留学生。

他说,北京方面的信息削弱了中国投资者对澳大利亚的信心,他预测“我们将看到来自中国的投资减少”。

澳洲需“系统地”解决种族主义

除了政治辞令之外,汤继允还表示,种族歧视事件“可悲地存在”。虽然它们并不能反映澳大利亚的价值观,但造成了“一个坏形象”,并可能吓退其他亚洲背景的学生。

“所以从现在起我们将会失去不仅来自中国,还有很多其他亚洲国家,比如日本、韩国或泰国方面的信心,”他说。

澳大利亚外交与贸易部澳中关系基金会(Foundation for Australia-China Relations)的邹慧心(Wesa Chau)表示,新冠疫情已经导致一些留学生取消了课程。

除了大学和餐饮酒店行业外,“其他受影响的行业还包括住宿供应商和旅游业,因为许多留学生的父母会来澳大利亚旅游,”她说。

但她表示,中国的旅行警告是否会影响来澳大利亚学习的中国学生的数量,还有待观察,“因为家长和学生自己决定他们的学习”,而且“澳大利亚仍然是一个有吸引力的学习目的地”。

她说:“话虽如此,我认为澳大利亚仍然需要解决针对澳大利亚华裔的种族歧视问题。”

她还补充道,种族歧视有害心理健康,并指出澳大利亚少数民族社区委员会联合会(Federation of Ethnic Communities Council of Australia)和其他机构近期呼吁的实施全国性的反种族主义战略。

计算经济损失

根据澳大利亚政府的数据,上一财年,留学产业贡献了376亿澳元,支持了24万个本土就业岗位。

中国留学生约占澳大利亚所有国际学生人数的三分之一。今年二月,由于旅行禁令,超过10万名中国学生无法在澳大利亚开始学习课程。

去年,约有120万中国游客来澳旅游,为澳大利亚经济注入了124亿澳元。

本次警告之前,中国征收大麦关税对澳大利亚农民造成影响,并禁止从四家澳大利亚屠宰场进口牛肉。与此同时,澳大利亚此前推动针对北京处理冠状病毒爆发的方式进行独立调查。

中澳论坛(Chinese Australian Forum)主席李逸仙(Jason Yat-Sen Li)告诉ABC,北京向中国游客和学生发出的旅游警告可能会加剧许多华人企业因疫情承受的经济影响。

“我认为中国政府在这里做的事情相当明显。[这]向澳大利亚发出了一个相当强烈的信息,即他们对我们不太满意,并发出了可能会带来经济影响的警告,”他说。

他表示,“毫无疑问,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外交和地缘政治争端真的开始影响本土商业”,包括中澳贸易中的小企业。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场政治斗争……但在社区层面,我认为关系仍然很好,”他说。

适应不断变化的需求

对于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的第一家代购零售商澳卖客(AuMake)董事长Keong Chan来说,该公司超过一半的客户来自中国游客和留学生。

但在没有游客的情况下,他表示,公司业务在向网络转型,与中国的旅行社合作,并采取措施应对疫情和地缘政治危机的影响。

“需求没有下降,而是发生了变化,”他说,指的是保健品销售的巨大变化。”

贷款经理人汤继允表示,重要的是要认识到,中国留学生来澳大利亚不仅仅给澳大利亚带来了经济利益。

“他们不仅仅是摇钱树,他们还带来了文化、食物、不同种类的音乐和想法,让墨尔本这样的城市更加多样化,”他说。

对于前留学生、餐馆老板丁时为来说,中国的警告是在今年这一困难年份中一次出乎意料的最新进展。

但他希望紧张局势能得到缓解,这样他就能很快为中国留学生和更多人提供麻辣烫。

“我们还是会选择坚持的…… 还是一样积极地坚持下去。”

(ABC)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