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报社评 联盟党政府“敲山震虎”一箭双雕 建议澳洲与华绝交

悉尼邮报评论员 蕭十一狼

从2016年自由党谭保总理喊“澳洲站起来”后,澳中关系就开始滑向深渊。在中美之间,自由党政府明确站边。为向美国表示忠诚,笔者建议自由党政府与华绝交。

昨日,新州工党议员莫瑟馬尼(Shaoquett Moselmane)被指与中国政府有不寻常关系。总理莫里森指“事件极为严重”,强调政府“决心阻止任何人干预澳洲事务”。

笔者仔细看了新闻。有几点需要留意。

第一,这次是搜查,不是逮捕。

第二,搜查的理由,是莫瑟马尼去了9次中国,每次都是中国资助。还有就是莫瑟马尼曾发表赞扬中国抗疫表现的言论。

第三,警方称事件“不涉及对公众的任何威胁”。

新闻报道还提到,莫瑟马尼曾在国会接受查询,而他本人目前为止并没就搜查做出评论。

笔者认为,搜查的结局有2种:一是能查到证据,二是一无所获。换句话说,警方与澳洲安全情报组织(ASIO)并无实质证据在手(否则就不需要搜查,直接逮捕了),而总理莫里森就未审先判,指“事件极为严重”,只不过是去了9次中国(前总理霍克还去了100次),表扬了中国抗疫(只能说体现言论自由),而莫瑟马尼充其量就是新州的一个地方议员,在堪培拉国会也没有一个位置,怎么个干预澳洲事务了?莫里森是否太夸张了?还是为终于找到一个对华强硬的“证据”而煞有其事?

莫瑟马尼究竟与中国是何种关系,笔者不得而知,但没有证据前,莫里森是不是太过轻率和忘形了?

莫瑟馬尼出生於黎巴嫩,12歲隨父母及10名兄弟姐妹移居澳洲。故莫瑟马尼属于少数族裔,自由党政府是否存在对少数族裔的政治打压的成分呢?法院没判,现在莫瑟马尼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间谍”了。若查不到证据?谁还他一个清白?

自由党政府若那么憎恨少数族裔,那么憎恨亲华言论,建议立法禁止少数族裔涉足政治,禁止社会亲华言论。只要立法,相信至少本身怕事的华裔,会立刻闭嘴的。至于中东裔会否遵守就不得而知了。任何一个国度,华裔是最好管理的。

回顾新闻,4月11日,时任工党新州上议院副议长莫瑟马尼因为多次发表对新冠疫情看法而被逼辞职。当时,只有一个来自穆斯林的评论(AMUST-AUSTRALASIAN MUSLIM TIMES)来为莫瑟马尼鸣不平,其评论一是替反种族歧视的莫索曼喊冤,二是指责2gb电台节目主持人以及其他媒体散布对中国以及澳洲华人的仇恨和种族成见;三是批评工党新州领导层懦弱,没有保护好工党成员。

而早在4月17日,莫里森就澳中关系时声称,一旦度过新冠疫情,澳洲将对与中国的关系“擦亮眼睛”。“我认为,我们已对方方面面实施了非常严格的规定和控制措施,比如外国干预法。”暗指疫情过后会就反外国干涉法有所行动。现在看,当时的行动对象,已经锁定莫瑟马尼了。

其实,外国干涉法建立至今,一般被认为是针对中国。事实上,无论是捐款的黄向墨,还是被指培养为“国会代理人”的赵姓议员(但死无对证),抑或现在的莫瑟马尼,涉事人物都跟中国有关;而另一个事实,就是美籍默多克新闻集团,接受美国国防部资金资助的澳洲战略研究所等,无一不是在公开干涉澳洲内政,实现把澳洲变成美国“后花园”的战略目标。

既然如此,中国如此威胁,笔者认为自由党政府应该及早与中国绝交,这样,政治,经济,移民都不再与中国产生联系,自然就能彻底解决“外国干涉”的问题了,这样做,也符合美国利益,因为澳洲的任何绝交损失,都不会累及美国,甚至还令中国把钱花在兑现美国贸易协议上,百利无一害。默多克及儿子也会巴不得同意这样做的。

笔者认为,自由党政府现以“亲华”罪名向莫瑟马尼开刀,是用“敲山震虎”一招,间接施压维州工党州长安德鲁。因为包括廖婵娥议员在内,自由党一直追问安德鲁的中国之行细节。

因此,自由党政府制造的“莫瑟马尼事件”(笔者这样起名),是一箭双雕。一箭是为“反外国干涉法”寻找支持,证明自己的正确;一箭是施压维州工党州长安德鲁,令其放弃“一带一路”州经济政策。(其实还有一箭,就是震慑澳洲政坛的亲华言论,免得美国人不高兴)。

最后一提的就是工党。结党营私想搞安德鲁下台的维州工党内阁重量级人物索繆雷克被开除党籍,一众右翼盟友被辞退是合理的,但莫瑟马尼被开除工党党籍是否操之过急?笔者认为是向自由党示弱。从政治学角度看,自由党近年屡屡拿工党议员开刀,有台湾蔡英文那种“政治追杀”的味道。若明白自由党的政治目的,工党还应开除莫瑟马尼吗?等哪一天退无可退时就悔之晚矣。连党员都保护不了,谁还加入工党?谁还为工党站台?穆斯林的那篇评论,不无道理。

不管莫瑟马尼的最终结局如何,我们华人应该记得,曾经有一位少数族裔的工党地方议员莫瑟马尼,为华人遭受的歧视发过声,应该记在心中!

2020.6.27  作者为华人时事评论员/专栏作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