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报社评 拜登选贺锦丽对澳洲工党的启示

邮报社评 拜登选贺锦丽对澳洲工党的启示

悉尼邮报评论员  蕭十一狼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终于决定选择贺锦丽作为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

拜登的副手,舆论早已猜测是一位黑人女性。当“黑人性命攸关”(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席卷全球,美国黑人高举反种族歧视大旗,对平权诉求的渴望甚殷之时,选择黑人女性一定收获人气,有助大选。

值得指出的是,舆论从没指望美国共和党能改变有近400年种族歧视历史的美国,大家的希望,寄托在中间偏左的民主党身上,虽然也明白这是奢望,因为黑白矛盾已经是美国社会的著名顽疾,基本没有解药。

特朗普执政四年,几乎成为白人至上的象征,而副总统彭斯也不遑多让,二人一直没有给其他族裔好脸色。其极端右翼政策已经让美国少数族裔颇为失望。笔者早在6月初,就预言特朗普大势已去。所以,拜登搭档贺锦丽,极有希望在11月大选胜出,在2021年初进入白宫执政。

作为美国的盟友,澳洲特别是工党,应该在美国政坛的发展中得到启示。

澳洲与美国同为移民国家,少数族裔在社会的比例都不小。相对华裔在美国的数量不及黑人数量,澳洲华裔的数量则远超黑人,占到澳洲人口的5%,约为120万人(2016年澳洲人口统计数字)。

不要小看这5%(2020年的数字有增无减,按照每年的移民名额,笔者预测在140万左右),当竞选激烈成为政治常态的两党竞争时代,两党票差或会以千票为单位,正负在1%时,华人的比率就会具有影响地位,特别是在华人居住区。所以,华裔选票对于澳洲政党的选举,其实是举足轻重的。

当然,现实是华裔群体对选举要么不重视,要么刻意回避政治,一句话就是并不热衷选举。但作为具有重视移民传统的工党,与少数族裔的友好关系已经成为竞选优势。不难想象,工党将比自由党等政党重视并团结华裔。

一般而言,重视少数族裔会用重视多元文化来表达,以此为党的理念的的工党有天然优势,这也是工党的政治历史传统。在现执政党不作为甚至还踩多一脚的形势下,今年的种族歧视现象骤增,与美国不遑多让,所以,华裔深刻体会到右翼政党对华人的生存空间绝对不利,选择中间偏左的工党,成为必然理性智慧选择。

要指出的是,美国共和党的右翼理念,与澳洲自由党的理念完全是不谋而合的,莫里森是特朗普举行峰会不多的外国领导人之一,又或者自由党在亲共和党的默多克的“影响”下,深深打上了美国共和党的烙印。故此,若美国民主党上场,也意味对澳洲自由党是一场“失败”。

有鉴民主党的执政可能性越来越大,莫里森开始选择“跳船”,除了声明不会跟随美国封禁TikTok和微信外,最近也有欢迎中国崛起之言论。政治立场有从右翼回调到中间的迹象。不过,笔者认为,莫里森的团队基本盘依然没有改变。右翼的内政部长,外交部长依然是决策的核心。莫里森的“回调”,不过是政治姿态,或为下一场国际会议欲与习近平会面伸出橄榄枝。

莫里森的言论未必由衷,只是一种政治上色而已。无法瞒过心如明镜的华人。而多年来对澳中关系的伤害,哪能一笔勾销?哪能象玩家家那样呢?

回到工党,笔者认为,在离澳洲大选还有二年的时候,工党应该加大亚裔在工党领导层的比重,还需要更换一些老面孔。2022大选,不应使用2019年的旧班底,应该以全新面目打选战,提拔新晋精英管治澳洲。

贺锦丽或是美国首位黑人女副总统,可见记录是用来打破的。澳洲工党是百年老党,更应该摆脱默多克那样的”影响“,重塑自身,老树发新芽。

这正是拜登选用贺锦丽做副手对澳洲工党的正面启示。

值得注意的是,拜登上场,首要任务就是收拾残局,一方面控制疫情,一方面全力催谷经济,一如民主党奥巴马2009年接过金融海啸造成的烂摊子之时。历史说明,好战的共和党造成的烂摊子居多。

目前,在不断派钱之下,自由党处于民意蜜月期,民调达到历史新高。但派钱中断始终有时,一旦失去疫情的特别政府福利,民众将在工作失业,企业倒闭的经济困境中挣扎,那时才是澳洲的艰难时刻。以自由党政府的三道板斧(加税,裁员,量化宽松),肯定不能带澳洲走出困境,加上疫情后的经济恢复需时,2022年大选的澳洲经济一定不乐观。工党极有可能接手自由党的烂摊子。遥望2022年,澳洲自由党也会在烂摊子中败北,澳洲工党也将一如陆克文当年处理金融海啸般,处理2022年不景气的澳洲经济。

2020.8.15 邮报社评逢周六或周日发表

作者为时事评论员/专栏作家/资深媒体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