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在澳国际学生奉劝勿来澳洲留学

【Sydpost】一项由大学展开的调查显示,疫情期间滞留在澳大利亚的大多数国际学生在工作上遭受盘剥,也无法享受政府的疫情补助金,他们说会告诉他们的朋友不要来澳大利亚留学。

留在澳大利亚的国际学生没有资格获得诸如JobKeeper留工补助或JobSeeker寻工补助之类的联邦政府发放的补贴。不过滞留在英国、加拿大和爱尔兰等国的澳大利亚学生则获得工资补贴。

这导致许多留学生只能从事无偿或低工资的工作。新州工会因此指责联邦政府抛弃国际学生。

巴西留学生雷纳塔·塔瓦雷斯·席尔瓦(Renata Tavares Silva)一直在申请服务行业工作,她说她被位于悉尼上北岸戈登(Gordon)地区的一家咖啡馆要求无薪工作五个小时。

她告诉ABC的《AM》节目:“我原本应该是试工的,但显然,我在那里无偿工作。”

当这位27岁的留学生拒绝工作五个小时后,她说她被告知可以得到三个小时的报酬。

“ [店主]告诉我,如果我通过了试用,她将给我17澳元[时薪],这低于最低工资。

她说:“这使我意识到我必须尽快离开。”

塔瓦雷斯·席尔瓦女士就自己的经历向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署(Fair Work Ombudsman)投诉,但表示她遭受的经历和在澳留学的其他国际学生的经历使她感到失望。

她说:“我听说有人只给13澳元[时薪],我也听说有人只给8澳元。”

疫情期间国际学生留澳原因

悉尼科技大学和新南威尔士大学对6000名国际学生和临时移民进行问卷调查,调查结果尚未公布。不过据新南威尔士大学副教授巴西纳·法本布拉姆(Bassina Farbenblum)说,大多数受访者对澳大利亚对待他们的方式不满意。

“大多数的国际学生和背包客,即59%的人说,根据在COVID期间他们在澳大利亚的经历,他们现在不太可能或非常不可能把澳大利亚推荐给其他人作为留学或打工度假目的地,”她说。

联邦政府一直告诉移民学生和临时签证持有人,如果他们在疫情期间无法在澳大利亚自给自足,就返回自己的国家。

塔瓦雷斯·席尔瓦女士即将在卡普兰商学院(Kaplan Business School)完成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该学院为她提供了学费折扣。如果她返回巴西,则很可能会失去在澳大利亚学成求职的机会。

参与调查的研究人员法本布鲁姆女士说,国际学生列出了在疫情期间留在澳大利亚的一系列合理理由。

她说:“有些人就是不能离开。”

“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在澳大利亚政府的鼓励下,他们花了大笔钱来澳大利亚留学。

“他们的一些家庭将毕生积蓄用于来这里的大学学习。”

新南威尔士州工会对5000名国际学生进行的另一项调查发现,自3月份以来,有60%的受访者失业,几乎一半的人经常通过少吃一餐来省钱。

Union NSW survey

新州工会对疫情对国际学生的影响调查发现:

  • 60%的人失业
  • 25%的人表示他们的工作时间大大减少了
  • 31%的人没有钱付房租,并预计即将被驱逐
  • 3%的人报告无家可归
  • 26%的人共用卧室以省钱
  • 46%的人经常少吃一餐

工会:国际学生觉得他们无法向当局求助

新南威尔士州工会秘书马克·莫雷(Mark Morey)表示,有关国际学生遭受剥削的投诉正在增加,但很少有学生觉得他们可以向有关部门提出来,因为他们担心被抓到违反签证限制。

莫雷先生说:“国际学生在学习期间,他们每周可以工作20个小时,但众所周知,靠每周只工作20个小时要在悉尼或墨尔本生活,基本不可能的。”

“雇主看到了机会,鼓励学生加班,当然他们也这样做。

“然后他们就处于违反签证要求的情况了,如果他们投诉被剥削,雇主会说:‘好吧,你投诉吧,我们就向移民部举报你,你就会被驱逐出境。’”

新南威尔士州工会表示,澳大利亚不向国际学生提供工资补贴是一个例外,因为其他国家把对留学生提供补助纳入疫情经济刺激计划中。

“我们的联邦政府对这些人说,‘来澳大利亚吧,来我们我们最大的出口行业之一即高等教育来学习吧’,交钱接受教育,这样它[这些学费]就进入了澳大利亚经济。

“他们的意思是,‘现在你已经在这里花了钱,在这里纳了税,我们不会给你任何东西’。”

新南威尔士州工会希望那些向公平工作委员会投诉受到不公对待的国际学生能获得保护免受内政部的惩罚。

内政部在给《AM》节目的声明中说,政府已向红十字会拨款700万澳元,为临时签证持有人提供紧急救济。

声明说:“临时签证持有人还能够从其他社区组织获得救济服务,这些社区组织总共获得了两亿澳元的新拨款。”

声明还说,已经放宽了对在卫生、老年护理或国家残障保险计划提供机构工作的国际学生每周20小时工作时间的限制。

(ABC)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