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头马一被捕一辞职 特朗普再演黑天鹅逆袭难度有多大?

蕭析 二头马一被捕一辞职 特朗普再演黑天鹅逆袭难度有多大?

撰文:蕭十一狼

近日,美国总统大选拉开序幕,先是民主党大会,后是共和党大会。对比来看,民主党声势占优。

民主党大会有若干著眼点:一是跨党派。参与的竟然有70余名共和党人,注意,这不是普通共和党人,都是资历深厚的政界人士。这是十分罕见的。大选时不是站台自己的党,而是站在对手的台。说明什么?

说明一,共和党已经分裂,有支持特朗普和反对特朗普二大阵营。与2015年大选团结的共和党相比,已经今非昔比。

说明二,跨党派的背后,隐约出现传闻的“深层政府”,不然无法解释共和党跑去民主党那里站台。注意,特朗普对此闭口不提。

值得指出的是,在大选已经拉开序幕的时候。特朗普当年竞选的二大头等功臣,一被捕一辞职。这肯定是对特朗普的打击,而且是很沉重的打击。

被捕的是当年帮特朗普赢选出谋划策立头功的班农。班农的功劳有多大?特朗普一入白宫,即封史上从没有过的一个职位给班农:白宫首席策略师,俗称“国师”。

而抓捕班农,绝非一个部门能决定,也只有一种势力可以做到,那就是“深层政府”在运作。

辞职的是美国历史上首位总统女竞选经理康威,除了班农,她也是为特朗普当年赢选立下汗马功劳的头等功臣。特朗普组阁时委任她为白宫高级顾问。在特朗普任内的内阁几乎全部更换的情况下,她是从2016年特朗普组阁以来,极少数仍在岗位的心腹之一。可见她对特朗普的重要性。她选择此刻辞职离特朗普而去耐人寻味。

二位当年特朗普竞选的核心智囊(俗称头马)一被捕一辞职,特朗普恍如失去左臂右膀。基本败局已定。

共和党大会,也有若干看点:

一是为特朗普站台的是家人为主,这份量显然不足以拉升支持率;

二是在世的美国前总统,没有一个支持特朗普。这也是十分罕见的;

三是共和党内有多个反特朗普组织公开与特朗普唱对台戏,这也是十分罕见的。例如「林肯計劃」(Lincoln Project),該組織由一群反對特朗普的共和黨人組成,希望阻止特朗普連任。

回顾这一大选年,特朗普输掉了三场战役:

第一場抗疫之戰,特朗普政府顯然輸給了新冠病毒;第二場因種族矛盾而起的反警察騷亂中,特朗普又輸了「戰時總統」維護國家「法律與秩序」之戰;在這兩大「戰場」掙扎的同時,特朗普也基本輸掉了大選至今的輿論戰。

特朗普不是没有机会,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经济恢复,但在剩下不到百日,美国经济会有奇迹吗?

特朗普曾經暗示他手上有幾張王牌,不到最後關頭不亮相,猜測可能與拜登的次子杭特·拜登(Hunter Biden)有關。

当然,特朗普也有一班死忠。美国仍然生活着成千上万的“基督徒爱国者”,他们真诚地认为唐纳德·特朗普拯救了他们免于被恶魔吞噬。这是他们所相信的解释。 大量的逻辑,常识或理性都无法抵抗这种令人费解的妄想。从1690年代的塞勒姆女巫狩猎到1990年代的新时代UFO邪教,废话一直是美国景观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是QAnon将废话的传统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平。

反过来说,正因为有蓬佩奥和纳瓦罗这些对华被害妄想心理的政客,才有一群那样的跟随者。

还需一提的是,美国二党选举均大打反华牌,竞选思维外人实在难以理解。特朗普更似乎把希望寄托在反华牌上,凸显其政治水平经过四年打磨依然不成熟,被前中情局局长蓬佩奥及毫无行内地位的纳瓦罗等牵着鼻子走。诚然,大部分美国人对华没有好感,但竞选重点理应是民生与经济,这些均与中国没直接关系,这些才应是竞选重点。

有人总以当年特朗普也是在民调落后最终翻盘为由,乐观看待这次特朗普竞选。殊不知,此一时彼一时。当年特朗普犹如黑马般逆袭成功,上演最大的黑天鹅。不过,今时今日他已经没有了黑马的色彩,明刀明枪更不是逆袭。

笔者要指出,若特朗普翻盘成功,依照其作风,一定走中美脱钩之路,兑现竞选承诺。对中国和世界是祸是福?

再谈谈民主党。

自稱是中產階級出身的拜登,七月九日在賓州演說時,亦拋出一項「重建美好未來」(Build Back Better)的經濟計劃,試圖與特朗普的「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 一決勝負。該計劃包含四個方案:第一,購買國貨,重視研發;第二,打造潔淨能源經濟;第三,支持兒童和長者照護;第四,推動種族平等。

特朗普有一点需要认可,特朗普據報早在2019年就視拜登為自己最強潛在對手,曾問幕僚自己是否需要擔心拜登。特朗普去年在Twitter攻擊中國時,也「無緣無故」扯上拜登,稱中國在中美貿易戰談判突然反悔,是希望等「拜登或非常弱的民主黨人」上台後才與之談判,繼續從美國抽水,因此自己要對中國貨加徵關稅,阻止這發生。特朗普那时就预感自己的对手是拜登,这方面的直觉确实超过常人。

至于对华立场,民主党与共和党不遑多让。

美国歧视中国是百多年的历史,深嵌于美国的政治文化之内。中国近年复兴,使美国由妒忌带来不忿,尤其是中国循市场发展,美国无力无法抗衡,无力感驱使走向极端。特朗普只是机缘巧合,担当上执行的角色,也因为他个人的无知和任性,把歧视中国失去理智,变成赤裸裸的种族主义的歧视和针对。但即使没有特朗普,或民主党候选人当选,歧视中国、围堵中国仍然走不了,只是没有特朗普那样疯狂失控。

美国必然围堵中国,也必然在贸易、金融,乃至各个领域攻击中国,

脱鈎应该不是美国的目标,脱鈎只是威吓的手段,以美国现时的产业结构,与中国脱鈎,没有其他国家可以补上;回归美国本土生产,则成本过高,人才不足也配套匮乏,除非政府不计效益地大力补贴,基本上在市场没法生存。即使美国资本家怎样爱国,也不可能违背资本的规律。

美国要脱鈎,只是谈判手段,目标不过是要中国屈服,把中国的生产纳入美国主宰的供应链体系之内,让美国企业获利,也同时要挟中国政府向美国进贡,供养起美国的负债经济。

既是吓唬,便实际是纸老虎,害怕脱鈎。

总结:美国已经进入后特朗普时代。无论是中国,抑或澳洲,应该准备民主党上台后的各种政策应对。

2020年8月27日 农历七月初九

作者为时事评论员/华人专栏作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