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媒体的攻击没有事实依据

【Sydpost】居住在悉尼的顾明峰(音译,Richard Gu)是上海祥富发展公司(音译,Xiang Fu)老板顾启亮(音译,Gu Qi Liang)的儿子。去年年底,由于旗下一家小型关联企业未能偿还债务,顾明峰的AXF Group Pty. Ltd.被破产管理程序接管。

上周六,顾明峰的名字出现在Sydney Morning Herald (SMH)标题为“神秘的2亿美元”的头版下。该报道称,顾明峰行为不当,且无法解释公司数百万美元的资金来源。

这篇报道是错误的。其为一个懒惰的的西方记者重复一个有关澳大利亚华裔商人的谎言的另一个例子。

这篇报道关于什么?

曾被APAC News曝光对澳大利亚华人进行虚假报道的记者凯特·麦肯蒙特(Kate McCylmont),在攻击顾的过程中只找寻了一个人的评论。

这个人是马尔科姆·豪厄尔(Malcolm Howell)。他是法院指定的清算人,而他的职责是确认AXF Group欠下债务的债权人(包括企业及个人),并为他们追回他们的钱。

在2月接管公司后,豪厄尔先生还没有追回一美元欠款。

然而,他花费了债权人1百万美元将他们告上法庭,以拒绝他们召开会议的权力。

法庭称,豪厄尔先生错了,并对他做出了一个明确的判决。他没有接受命运的安排,而是雇佣了一个宣传员,将这件事刊登在一家主流报纸上。

这位记者非常懒惰,她把他对顾明峰的抱怨全部重述了一遍,所以读者都认为顾做了不诚实的事,并拿走了公司的钱。

SMH没有提及法院清楚地发现了的真相。

这才是事实

豪厄尔先生告诉SMH,没有文件表明AXF Group的资金流向了哪里。该报纸写了这些内容,然后还添加了他们对于顾拒绝提供任何公司记录的评论。

Malcolm Howell: $1.3m 
in costs (supplied)

事实是,顾的律师提供了3000页公司记录。现在,豪厄尔先生已经被法院剔除,据悉,公司记录的总文件长6000页。

豪厄尔先生告诉SMH, AXF Group的2亿美金的流向是一个谜。

事实是,审理该案件的法官并不支持这一观点。实际上,该法官审查了(其中)最大的一笔交易,这笔交易涉及5000万美金的资金,并表示,这笔资金有“全面的文件”来支持该交易是100%合法的交易的这一事实。


高昂的费用却没有结果       

顾的律师称,豪厄尔先生从律师那里得到了100万美元的帐单,以及他自己30万美金的费用,这些费用都必须从公司的债权人那里扣除。

这些费用由第三方诉讼资助方支付,他们通常会评估情况、确定风险并据此确定费用。

通常的做法是与至少三家融资公司协商协议,以确定哪一家能够提供最佳的利率。豪厄尔先生只找了Claims Funding Australia (CFA)这一家基金,该基金由莫里斯·布莱克本(Maurice Blackburn)的律师事务所所有。

豪厄尔先生的律师曾在莫里斯·布莱克本的公司工作,该公司是此次交易中获利数百万美元的出资方的母公司。

APAC News多次要求豪厄尔先生解释这个不寻常的安排,但他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以支持他的说法。

过去的争议

马尔科姆·豪厄尔对有争议的清算并不陌生,在今年二月,新南威尔士州最高法院(NSW Supreme Court)的一项裁决后,他从另一场清算中被除名。

在该案中,法院发现,豪厄尔先生利用两名仅欠债1500美元的人的支持,击败了一名被欠1.02亿美元的债权人。

2018年,维多利亚州最高法院(Victorian Supreme Court)发现,他不当地签署了一份附属协议,该协议使债权人在另一次清算中处于不利位置。

上个月,他在公司的一位同事(Jirsch Sutherland)因涉嫌从客户处窃取了238,502.23美元的资金而受到刑事指控。他的同事已经离开了公司,并且她现在面临着一个潜在的牢狱之灾。

Sydney Morning Herald没有报道这一件事,这使得攻击顾明峰的人的名誉和信誉都受到了严重质疑。

“肥鱼号”船 (Fat Fish)

其中一个更让人好奇的AXF Group的传奇故事是,顾的26米长的“肥鱼号”(Fat Fish)机动游艇发生了什么。据报纸报道,这艘豪华游艇是由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tional Australia Bank)贷款购买的。这不是真的。

新南威尔士州警察局证实了他们前往了停靠“肥鱼号”的悉尼码头,以防止豪厄尔先生的工作人员盗窃这艘船。

顾告诉最高法庭,这艘船是他的私人财产,不能被清算人拿走。据报道,豪厄尔先生被法院强制要求退回了这艘船。

公众对这件事不感兴趣

在澳大利亚,像这样戏剧性事件通常不会成为头版新闻。显然,这是一件大新闻,因为其涉及到一位澳大利亚华裔商人。

澳大利亚当地的中文媒体报道了SMH的新闻,但没有费心去证实事实。顾明峰的名声在中文媒体(的报道)中受到了不公平地伤害,因为他们误以为像Sydney Morning Herald这样顶级报纸只会报道如此重大的事件的事实。

因为新闻必须被快速发布,所以每个国家的主流新闻媒体都会犯错误。

当发生在中国以及澳大利亚华人身上时,Sydney Morning Herald和Murdoch新闻犯错误的次数远远多于对的次数。让人生气的是,他们错了却不在乎在此过程中受到他们伤害的人。

(APAC New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