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主笔:移民要签“反华声明”?价值观治国破坏澳洲开明社会

作者:蕭十一狼

据SBS电视台报道,澳洲署理移民部長圖治(Alan Tudge)周五(4日)表示,政府會修改入籍考試內容,並會製作新應試手冊。外籍人士申請成為臨時及永久居民時,要簽署澳洲價值觀聲明。圖治表示會更新聲明內容,新入籍試內容同時也會更集中詢問澳洲價值觀的問題。圖治又形容澳洲價值觀聲明非常重要,強調當局希望捍衛自由民主價值,也希望人們深切理解這些價值。

新闻表面,联盟党政府动移民政策是因延长香港毕业生和技术签证5年所致,不过,加上“签署价值观声明”这一新移民政策,却是右翼政府的私货,是自由党硬塞到移民政策里的新规。笔者认为,自由党把自由党的右翼价值观绑架到澳洲价值观里了,把自由党的理念当作唯一正确的国家理念了,完全无视其他党派理念的存在。

众说周知,当前的联盟党政府(主要是自由党),不仅右倾,而且很右。早就不再提“多元文化”了,提的是“价值观”。自由党施政,最大特点就是“价值观治国”。

近年来自由党用价值观来针对中国,严重影响澳中经济关系,严重影响澳中外交关系,这是众所周知的。现在,又把价值观这一意识形态加入移民条件,针对的依然还是中国。

明眼人能看出,新移民要签“价值观声明”,是针对大陆移民的(因为香港社会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制度,不存在什么价值观差异)。通俗来形容,内地移民要来澳洲,就要签署一份“反华声明”。

这里不妨提一下,悉尼邮报在2019年12月发起的一项跨年华人民调(笔者提醒,悉尼邮报的民调目前是澳洲华人舆论界最具影响力和真实反映华人民意的民调,多项民调创下纪录可证明),题目是《2020邮报民调:你为何移民澳洲》,投票结果显示,“喜欢澳洲自然环境”位居第一,占21%;“喜欢澳洲的简单生活”位居第二,占19%;“追求民主自由”才是第三位,占14%。其他的还有“为了孩子的教育”列第四位,占9%;“喜欢澳洲的福利包括医疗制度”列第五位,占8%,并列第五位的还有“澳洲竞争没中国激烈,容易发展”。

以上民调看出,内地华人移民澳洲,移民考虑因素大部分不涉及政治,不涉及价值观,比例合计有65%近七成(若加上后面的相似选项则超过80%),考虑政治的只有14%不足二成(若加上后面的相似选项约有16%)。

纵观历史,人类迁徙(移民),历史表明是生活和经济因素居多,政治因素(集体迫害除外)很少。邮报的民调再次印证这一规律。

那么澳洲新的移民规矩会如何影响未来那80%从没考虑政治的内地移民呢?

笔者猜测,这80%内地移民要么改变移民国家(选择移民条件不政治化的其他热门移民国);要么签署归签署,三观依然不改(众说周知,中国人有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体验)。

以上二种可能,都令澳洲移民新政沦为“鸡肋”,变成形式。除了增添“反华”的一笔政治资本外,基本是弊大于利(利是迎合了在内地的资本家以及贪污者,这些人早就挖空心思要离开中国了,这些人来澳洲或会带来一些不义之财)。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和印度是澳洲主要移民来源地(英格兰和新西兰不用说,均是同种),因此,11月开始实施的这一移民新规,多少都会影响内地移民。但这是其次,笔者对影响的人数不感兴趣。联盟党政府的做法,关键是破坏了澳洲多元文化传统,破坏了澳洲是一个开明社会的国家形象,右翼政府的“私货”,让澳洲仿如回到欧洲中世纪,把宗教异见人士送上绞架的年代。这才是笔者担忧之处。

作为华人,笔者认同澳洲的民主自由价值观,也因此打出“言论自由不可或缺”的媒体自由价值观,但同时也不反对中国的价值观,那个价值观的形成有5000年历史了(同样地,也不反对穆斯林的价值观)。

举个例子,这次新冠疫情,澳洲部分人多次要上街游行,抗拒封城和戴口罩,而中国大多数人,自觉支持封城和戴口罩,二国民众反应迥异,正是体现二国社会价值观不同的一个最佳例子。这危情时刻,谁好谁坏?联盟党政府能给个答案吗?

澳洲面对要上街的示威者,警察不仅上门抓捕还没出门的带头人(其中有孕妇),更对上街的自由主义战士实行拘留罚款。这又是如何体现澳洲的“民主自由”呢?集会示威,咋到了关键时刻就失去“民主自由”的保护呢?中国不允许示威集会可以理解,但澳洲为何又不允许呢?笔者百思不得其解。当然,华人在民主自由和生命安全之间,选择的是后者(华人基本不认同上街示威者)。这说明来到澳洲,价值观依然未改,关键时刻显示华人并没“融入澳洲社会”。

插个题外话,近日,“占领华尔街”运动的领袖格雷伯去世,他以尖锐批评资本主义见称,被誉为近代人类学大师。是著名口号“我们是99%”的构思者。

荷蘭歷史學家布雷格曼(Rutger Bregman)讚揚格雷伯是「這代最偉大的思想家之一,亦是一名傑出作家」;英國工黨國會議員麥祖恩(John McDonnell)稱讚格雷伯「反傳統的研究和著作為我們帶來嶄新思維,亦為政治行動主義帶來創新方式」。

按照澳洲的移民“新政”,格雷伯这个人类学大师估计没有资格移民来澳洲,因为几可肯定,他不会签署那个“价值观声明”。当然,还有很多左翼进步人才也不会选择移民澳洲。未来澳洲将只有一种声音?

自由党的右翼“移民新政”影响深远,让很多平时不关心政治的华人,被迫关心政治。这应是“新政”的一个负作用。华人可以不关心政治,而政治无时无刻就在你身边。

现在,联盟党政府正把澳洲带上回头路,彻底改变澳洲一直崇尚的多元文化传统,彻底改变澳洲作为一个开明政府开放政府的自由国家形象。自由党用非此即彼的黑白思维执政治国,将损害西方文明的软实力,损害真正的民主自由(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反民主自由!)

不幸的是,澳洲走回头路还会走多远,偏离发展潮流主轴有多大,没人能预计,只有堪培拉那几个右翼分子知道。

对这项有违多元文化理念的移民新政,持有多元文化理念的工党目前在国会是少数党,无从反对和制衡自由党。制衡本是西方民主政治体制的优点,而澳洲当前“失去制衡”,不能不说是民主政治制度的一个悲哀。

(注:《华人主笔》将是除《邮报社评》、《政情观察》外的全新系列评论,《邮报社评》以评论国际时政,澳洲政策为主,《政情观察》以解读澳洲政党政情为主。新系列评论《华人主笔》将关注澳洲华人命运为主要议题。多维度评论,多数量评论,将不负网友给予的“澳洲华人第一笔”的厚爱和鼓励)

2020年9月7日  农历七月二十(白露)

作者为《悉尼邮报》主编/华人专栏作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