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构】黄金市场揭示全球贫富悬殊加剧?

(Getty Images图片)
【Sydpost】外国传媒报道,评级机构惠誉(Fitch)全资拥有的中国国内债券评级机构惠誉博华(Fitch Bohua)近日发表报告指出,由于市场避险,加上各国央行实施量化宽松(QE)政策短期不会改变,外部环境为金价提供充足弹药,助长这浪升势,预期金价在1年内可冲高至每安士2,200美元,甚至上望2,300美元。
该机构在9月最新报告指出,今年在疫情影响下,是“逆全球化”的一年,地缘政治紧张、经济复苏迷惘、债务扩张加剧,导致避险情绪升温。今年第2季主要经济体的状况呈现“断崖式下滑”,美国、欧元区、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分别萎缩31.7%、15%及27.9%,市场对全球疫情在今年秋、冬再次爆发感高度担忧,对经济快速重启、复苏抱持怀疑态度,皆成了推升金价上扬的原因。
【实际用家则惨情…】
对于投资市场来说,金价可能受惠多重利好因素,惟对于实际用家来说,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可谓情何以堪,需要“卖金”求生,凸显疫情加剧了全球贫富悬殊……
【印度】
受到疫情冲击,印度政府本周公布当地第2季经济破纪录萎缩23.9%,当地不少面对逆境的民众,不但被迫减少买金,更开始出售手饰或以黄金作为贷款押抵品,以渡过难关。
印度坐拥全球最多黄金,估计达2.5万吨,大部分在民间,当地亦是全球第2大黄金消费国,仅次于中国,大部分需求来自饰金,尤其是嫁娶送礼。不过,印度政府早前实施封锁措施以阻止疫症蔓延,令经济活动停顿,意味民众减少前往金铺或举行婚宴。据世界黄金协会数字显示,当地饰金需求在第2季锐减74%。
珠宝连锁店东主B. Govindan透露,现时业务只及疫前一半水平,当中约1/5客户前来出售而非购买手饰,希望黄金需求随着9至10月嫁娶季节开始而回升。
印度德里的居民Jasmine Nair表示,7月时卖出母亲给她的嫁妆,以支付建新屋的费用,因为疫情导致难以取得正常贷款,没有其他迅速获得资金的方法,“黄金是生存的最后希望”。
印度央行承认,以黄金作抵押的贷款是当地重要融资渠道,当局放宽贷款对抵押品比率,由面值75%调高至90%,意味借贷人可获多两成资金。
印度黄金供求失衡显示在当地金价上,较国际金价低最多每安士70美元。
世界黄金协会早前称,难以对印度全年黄金需求作出预测,但该协会的印度董事总经理P.R. Somasundaram估计,当地黄金回收或饰金出售数量升至破纪录逾120吨。
【泰国】
除了印度民众外,泰国也如此。虽然国际金价屡创新高,但经济不景气及难搵工,令许多泰国民众开始变卖家中的金条、金饰、珠宝等,但因想卖金的人实在太多,商家来不及应付,面临现金短缺问题!
泰国总理曾说:“我希望民众慢慢变卖,不要一次过变现大量黄金,因为店家现金可能不足。”
买金是泰国人主要储蓄方式,由于国际金价大涨,促使许多泰国人变卖,主因是疫情导致经济放缓,引发大规模失业与减薪,民众要筹钱度日。
(东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