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先生”软外交 帮助改善澳中关系

史密斯2003年访华时与胡锦涛主席会谈

【Sydpost】澳洲政府正为改善双边关系作新的努力,并任命一位前霍华德(John Howard)政府部长担任一个旨在改善澳中关系的新基金会主席。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19日披露,史密斯(Warwick Smith)刚获任命为联邦政府今年稍早宣布将成立的澳中关系国家基金会(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ustralia-China Relations)主席,该基金会明年将在悉尼设立总部设。

澳中关系国家基金会将提供经费,赞助和支持澳洲工商界,文化界,体育界和教育界发展与中国的关系和支持澳洲民间的澳中交流计划。

它也将资助有关澳中双边关系的研究,支持双边交流计划的培训与调协。

佩恩(Marise Payne)外长18日在宣布任命史密斯为基金会主席的声明中说:“该基金会是第一个这一类型的组织。”

“它将把各州,领地和地方政府,工商界,教育机构,社区和文化界,以及澳洲华人社区聚拢在一起,进一步促进和增加我们的双边交往。”

该基金会的经费,将在未来5年期间,由每年90万元,迅速增加到4400万元。

曾在霍华德政府担任家庭服务部长的史密斯离开政坛后转战商界,在商界取得成功之余,亦在促进澳中双边关系发挥积极作用,使他被称赞为“澳洲的中国先生”。

史密斯出生于塔州一个著名的羊毛交易商家族,该家族曾是塔州最大的雇主之一。1984年身为年轻律师的他,成功赢得塔州巴斯(Bass)选区联邦众议员。两年后,他与几位年轻的议员参与一个澳中双边交流计划访问中国。

30年多后他回忆当年首次访华时的经历仍历历在目。他今年9月在一次接受专访中回忆道:“我们在北京着陆。那是一个半军事化的机场,与今天完全不同。”

“有大量的自行车,没有哪辆自行车有车头灯。每一个人都穿灰色衣服。你无法认出它与今天是同一个国家。”

此后史密斯多次访华。他说:“我对这个国家感觉非常好。我爱它。”

1998年竞选失败并离开政坛后,他再度把注意力从国内事务,转向中国。现年65岁的史密斯利用他的政界,商界和人际关系网,游走于澳中之间,成为澳洲的中国先生,在改善澳洲其与最大贸易伙伴国之间的关系上,扮演一个低调但关键的角色。

他刚离开政坛时,获麦觉理银行总裁莫斯(Alan Moss)邀请加入,并指导他学习投资银行业务,委派他帮助麦觉理集团创建新的媒体和通讯部门。此后他又获派往中国,帮助麦觉理集团在中国设立办事处并开拓在华业务。

史密斯是一个戴着眼镜且谦虚的人,即使在首次踏上中国大地时,他也是一个很会交际并建立关系网的人。因此,正是他在这次旅行中建立的联系在后来证明对他在中国的发展道路至关重要。其中当年一位带他和其他议员一起与在中国各地参观交流的中国女官员夏纪慧,多年后在史密斯作为麦觉理集团高管参加博熬论坛时遇到她。夏纪慧与他见面时询问他是否还认识她。她已晋升为中国领导人的助理。在她的帮助下,史密斯与中国总理朱镕基会面,并在后来帮助他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会面。当麦觉理集团在北京开设办事处时,许多来宾对墙上挂着的他与胡锦涛主席会面的照片感兴趣。

莫里森政府今年稍早宣布将成立澳中关系国家基金会,以替代有40年历史的澳中关系理事会(Australia-China Council),就委任他负责监管该基金会的建立。

史密斯曾七次参加澳中高层对话论坛,并出席最早的几次博熬论坛会议。

莫斯从麦觉理集团退休后,史密斯亦离开该集团,并在获亿万富商,七号电视台和西澳传媒集团老板史铎克斯(Kerry Stokes )聘请为高级商务顾问,帮助他在中国投资。此间他还帮助澳新银行(ANZ)在中国拓展业务。他对当前的澳中关系感到深为忧虑。早在90年代已在中国投资的史铎克斯说:“任何人如果担心我们的地位,就应担心我们对中国的立场。我非常担心我们与中国的关系。这对我们的贸易关系重大。史密斯在中国的活动,对国家真的重要。”

澳亚协会(Asia Society Australia)主席,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 KPMG)合伙人费格森(Doug Ferguson)15年前在北京首次见到担任麦觉理集团高管的史密斯。他持有类似于史铎克斯的观点。他说“这是一个非常复杂,充满挑战的时代,需要经验丰富且相互联系良好的澳洲(商界)领袖人物与中美(商界)领袖人物进行幕后谈判。”

他说: “我想不出全球与中国打交道的机构内,有任何人能比得上史密斯数十年的高层领导经历和与中国政商界的关系网。”

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的女婿,香港出生的澳洲华裔商人谢若谷在评价史密斯时,称赞他是“转入商界后取得成功的少数几个前联邦政府部长之一”。

史密斯虽然曾是自由党部长,但与前工党政府的一批部长关系密切。陆克文任总理时,就于2011年任命他担任澳中关系理事会主席。

在当前澳中关系陷入多年来的低谷之际,联邦政府希望史密斯和他的澳中关系国家基金会发挥“低调而关健”的作用,正如史密斯所声称,澳中关系国家基金会将发挥“软外交”的作用来帮助澳中关系走出低谷。

他还认为,澳洲应与中国签署参与“一带一路”计划的协议,与目前澳洲政界与媒体的调子大相径庭。目前全国仅维州政府与中国签署协议参与“一带一路”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