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报专访 澳洲首位华裔议员何沈慧霞博士谈种族歧视 首揭退党内情

邮报专访澳洲首位华裔议员何沈慧霞博士谈种族歧视 首揭退党内情

【Sydpost】澳洲初秋,恶疾肆虐,华人遭受种族歧视此起彼落,华人自发组织的网上抗议种族歧视活动即将举行之际,华人媒体《The Sydney Post悉尼邮报》评论员蕭十一狼采访了澳洲首位华裔议员(The first Chinese born member of parliament in Australia)何沈慧霞博士,由于处在疫情管控期间,这次采访改为电话采访形式。

蕭十一狼(下面简称蕭):何博士,您好!先代表邮报读者向您问好。悉尼邮报是华人办的电子报,邮报的评论很多人关注,这次采访主要是围绕种族歧视这个话题。
何沈慧霞博士/JP(下面简称何博士):你好,蕭生。

:据澳洲人权委员会的介绍,近月有多达170宗的种族歧视投诉,若在平日,有一单,两单是不奇怪的,但很短时间增加到一百多宗就不正常,您是如何看待这一波种族歧视浪潮呢?
何博士:你好,蕭生。之前有人把中国国旗改成病毒图案,包括我在内以为是恶作剧开玩笑,但从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开使用“中国病毒”这个词后,全球的种族歧视浪潮正式掀起。我个人不太喜欢特朗普,作为一个总统,不应该这样说。

:现在的种族歧视跟您以前的有何不同?
何博士:以前的种族歧视,一般是歧视华人不懂讲英文,还有一些陋习比如随地吐痰,说话大声等等。跟现在的种族歧视有所不同。

:说起来,当初您退出自由党也是因为种族歧视吗?
何博士:当年大概是在1996,97年吧,韩珍发表了歧视亚裔的言论,当时只有我一个亚裔议员,我对此表示不满,也只有我一人去面对。当时的总理何华德对此一声不吭,不肯为身为自由党党员的我出声,我认为自由党这样的理念不适合我,我因此退党。

:您的情况,让我想起也是自由党党员的众议院首位华裔议员廖婵娥女士,你是如何评价她的?
何博士:我会定期收到一些邮件,关于她的工作我没看到她有为华人服务的介绍。她好像没有利用自己是华裔的身份和语言而起到作用。华人选她,是希望她能为华人发声。

:对,我也认为她做的很不够,她的社交宣传也很少涉及华人,仿佛是在远离华人。
回到种族歧视的事情上,我觉得是当年的“黄祸论”的复活,是一种延续,您怎么看?
何博士:我倒不认为是延续,或者说,只是很小部分的延续。以前的“黄祸论”,是因为大家不了解中国,当年中国还是闭关,大家对中国的印象还停留在淘金时代,认为中国人愚昧落后,不该来澳洲。当中国开放后,大家逐渐了解,看法不一样了。

:当前的形势,澳洲会出现排华政策吗?
何博士:现在有自由党议员提出中国“赔偿”,这只是个人看法,不代表自由党和政府政策,但总理应该中立,制止过分言论,总理应该出声。

:主流媒体在这次种族歧视浪潮中起到什么作用?
何博士:起到很大的推波助澜的不良作用,是“最大罪”。包括西人报纸,电台。比如2GB电台的早晨节目,主持人经常发表种族歧视言论,也有很多听众打电话,经常吵得不可开交。我有时听他们的种族歧视言论听的实在太气愤,我会把收音机关掉,不想听下去。这个电台节目,在乡郊地区的收听率很高。

:最后,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何博士:有一个,就是多元文化问题。我发现近十年,主流社会已经很少提到这个词了。这可能跟种族歧视有关。

蕭:对,多元文化,其实就是肯定少数族裔的社会地位,但有人不想肯定,不想给予这个地位,所以就不提多元文化了。这个话题,以后再继续跟您探讨。
对了,告诉您,悉尼邮报是华人媒体中最早有中英文双版的。
何博士:那很好,恭喜你。
蕭:谢谢您接受采访,日后有更多时事热点再向您请教,谢谢您。

2020年4月20日下午
(悉尼邮报专访,转载请注明出处)

攝於新州議會,背景Women at Work : Community advocates. (Helen 排在首位,在悉尼市長與新州議長之上)

何沈慧霞博士与譚凱欣先生 MR Ian Tam 陸譚顧問集團董事長 / 中澳未來論壇召集人合影

本次采访的英文版可浏览: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Dr. He-Shen Huixia, the first Chinese born member of parliament, about racial discrimination in Austra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