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祭出毛时代“掺沙子”策略 大幅改变香港民主选举结构

【Sydpost】在中国全国人大会议召开的前一天,3月4日晚中国官方确认,此次人大会议将“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提请审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草案)》(简称草案)的议案”。讨论多时的香港选举制度改革传闻,最终靴子落地。

香港选举制度具体怎么改?3月5日,中国全国人大会议开幕,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在介绍草案时表示:“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总体思路是以对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委员会重新构建和增加授权为核心,进行总体制度设计调整和优化选举委员会的规模组成和产生办法,继续由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行政长官,并赋予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较大比例的立法会议员和直接参与提名全部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的新职能,通过选举委员会扩大香港社会均衡有序的政治参与和更加广泛的代表性,对有关选举要素作出适当调整,同时建立全流程资格审查机制,进而形成一套符合香港实际情况,有香港特色的新的民主选举制度。”这意味着更多获得北京信任的建制派将进入香港立法会和特首选委会,稀释泛民和本土派影响力。

据香港01的消息,身兼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3月4日傍晚与港区全国政协委员会面,指中央拟增加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数目,由目前1,200人增至1,500人,新增一个包括港区政协委员在内的新界别,5个界别各占300人,料过百名政协委员将来可自动成为选委,以确保“爱国者”在选委会占大多数。另外,北京拟增加香港立法会议席,由目前70席大增至90席,而5席俗称“超级区议会”的区议会(第二)界别将会取消。

香港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委员增加300人,立法会议员增加20人,且新增人员应该都能从北京信赖的“爱国爱港者”中间选出,由此保证了行政长官选举和立法会选举的结果,满足北京强调的“爱国者治港”的基本政治要求。增加自己信赖的人,以此来稀释反对派的政治能量,这应该是借鉴了毛时代“掺沙子”的斗争策略,用最小的变化取得最佳的斗争效果。

毛时代后期,林彪势力坐大,毛泽东曾用“掺沙子”的方法派一些自己信任的人进入各部门领导层,以此来削弱对手,壮大自己,掌握斗争的主导权。现在北京主导香港选举制度改革,也是使用了同样的方法。这也是最经济、最容易被接受的方法,对香港的现行体制冲击比较小。

从现有信息看,此次香港选举制度修改最大的变化有两点,一是对特区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扩权,增加其选举产生较大比例的立法会议员和提名全部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的职能;二是增加选举委员会委员和立法会议员的名额。一方面赋予可信赖机构更多的权力,加大对政治人物的资格审查,另一方面通过增加名额,让更多爱国港人参政议政,如此“掺沙子”策略就可实现“爱国者治港”。

不出意外的话,新增加的300名选举委员会委员和20席立法会议员,多数都会持有北京认可的“爱国者”立场。这样一来,香港反对派即使在立法会地区直选中大获全胜,也不会成为立法会的多数派,更不可能瘫痪特区管治。提高港府施政效率是此次改革的重要目标,让更多“爱国者”通过“掺沙子”的方式进入立法会,无疑有利于该目标的顺利达成。

在香港政治变革的关键阶段,值得信赖的“爱国者”无疑是被选择的主要人群,这也可以理解,毕竟现阶段顺利达成改革目标是最重要的政治任务。未来随着香港政治环境的稳定,德才兼备的政治人物必然是治港的主体,因为这些既有能力又爱国的能人,才能解决香港的问题。毕竟,“爱国者治港”的核心在于爱国能人治港,而不是也绝不应该让只知爱国的庸才治港。

当然必须认识到,以“掺沙子”的方式来解决香港选举制度改革问题,说明北京并没有将香港理性的反对派当作“敌人”对待,而是以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方式,解决香港政治难题。泛民等反对派只要遵循“一国”秩序,符合“爱国者”要求,仍可以在香港参政议政,表达政治诉求,为香港发展献计献策,某种程度上,北京也希望他们成为港府忠诚的反对派。在香港这个国际大都市,有不同的声音很正常,如夏宝龙所说,“爱国者治港”不是要搞“清一色”。

不过,那些与海外串联要与香港“揽炒”的激进政治势力,不会在北京允许的议政名单内。如夏宝龙所说,“对于反中乱港分子当中的极端恶劣者,如黎智英、戴耀廷、黄之锋,则不仅仅是不能允许他们染指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任何公权力,还要对他们的违法行径依法给予严惩。”显然,对香港激进本土势力,北京会以敌我斗争的方式来处理,他们在香港的政治生命已经结束。理性的反对派应该引以为戒,在新的政治环境下,找到服务香港民众的最佳方式。(D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