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報社評 淺析澳洲洛伊智庫報告 談澳洲國際影響力

悉尼郵報評論員 蕭十一狼

近日,澳洲獨立智庫洛伊學會(Lowy Institute)的調查顯示,澳洲近年總理更迭不斷,削弱了本國在亞洲的外交影響力,減低了在海外爭取本國利益的能力。

洛伊學會最新公布的「亞洲權力指數」顯示,澳洲在25個國家中排行第7,與上次相同。然而,去年8月前總理譚保(Malcolm Turnbull)被逼宮,使澳洲過去一年的外交影響力下跌。
項目總監Herve Lemahieu表示:「這不是針對(現任總理)莫理森(Scott Morrison)的聲明,而是任何由零開始與區內領袖建立關係的新總理,都受到一點障礙。」
他續道,過去一年澳洲花太多時間處理對內事務,「(莫理森)是區內不為人知的『商品』。他當上總理前,沒有大量外交經驗……我不知道(別國)領袖會如何判斷他是否持久的總理。我認為直至大選打敗工黨前,很多人覺得他只是臨時總理。如今莫理森獲得新權力的租約,假如其政黨支持他,政治上又穩定的話,他應該能夠再度建立那些關係。」
亞洲權力榜報告顯示,澳洲現時低於日本,印度,韓國等多個亞洲國家。這不能不説十分遺憾。聯盟黨必須反省。

洛伊智庫的報告,其中提到的二點,一是國際影響力下降,澳洲連多個亞洲國家都不如。這跟筆者早前的評論觀點不謀而合。筆者在本次大選的第一篇評論《郵報評論 工黨領袖的實力或被外界低估 澳洲要抛“政變之都”形象!》結尾提到,“十年閒走馬看花的換了6位總理,與其説是民主制度的體現,不如說是把政治儅兒戲,鬧的是國際笑話。堪培拉在國際上已經有了“政變之都”的不雅稱號。這個形象,其實是對澳洲的國際地位和影響力是重創的”。
不過,本次競選期間,聯盟黨的領袖更迭(艾伯特-譚保-莫里森)造成的傷害,被親聯盟黨的主流媒體有意無意地忽略了。工黨更是“仁慈”地沒有舊事重提,按本宣科的競選,民衆也好像“失憶”般,這與當年工黨因更迭領袖被在野的聯盟黨和媒體窮追不捨的情形形成巨大反差。

報告提到的第二點,暗指莫里森缺乏外交經驗,這也跟筆者的評論文章的觀點同樣不謀而合。筆者在28日發表的《郵報社評 所羅門群島最重要?聯盟黨的外交首訪秀膚淺兼缺乏遠見》,直言不諱的指出莫里森外交首秀缺乏深謀遠慮,現在這份報告恰巧做了一個注脚,是經驗不足導致,而經驗不足之下,唯有唯美國外交政策馬首是瞻,直接複製。這樣的外交政策,缺乏自主,把美國利益置於澳洲利益之上,實在是不妥。相比同爲盟友,英國的外交就比澳洲的外交自主的多很多。

「亞洲權力指數」的報告指在國防網絡方面,澳洲排行第2;阻止真實或潛在威脅的能力方面排第5。澳洲在每一方面都位排頭10名,使研究人員認為它在急劇改變的區內維持較大的競爭力。這些算是讓人有點寬慰吧,希望不要再落後于人了,不然如何在亞洲立足?

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創院院長、著名國安專家阿利森(Graham Allison)今年3月22日出席中國全球化智庫(CCG)舉辦的公共政策論壇時指出,本世紀之初,美國是每個亞洲國家的主要貿易伙伴,但這地位已經被中國取代。隨着中國崛起,中國無可避免會取代美國一直以來慣常享有的地位與特權。可以説,如何面對在亞洲處於主導地位的中國,如何處理澳中關係,對缺乏外交經驗的莫里森政府而言,是一大挑戰。

客觀來説,澳洲近年其實也在海外拓展影響力,目的是制衡中國。例如在2018年與印度在印度洋地區共同舉行38次防務行動,升幅顯著。近日又到南海等彰顯力量。

但筆者認爲,澳洲若僅以軍事來拓展國際影響力,與全球化浪潮背離,更有損澳中關係。現在,澳美智庫的反思不是關鍵,澳洲執政者的反思才最重要。
(2019.5.31 作者為華人時事評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