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报社评 美国“连横”中国“合纵”谁会笑到最后?

悉尼邮报评论员 老蕭

中美两国的角力在阿拉斯加高层会议后升上一个小高峰。会议结束,美国国务卿去欧洲,俄罗斯外长到访广西见王毅。凸显中美各自的国际战略手法。也显示一个合纵连横的国际格局。

合纵连横一词来自中国的历史。

战国中期时强国是齐秦二国,分别东西称帝,这两个国家刚好是在横向的两头,其他国家是纵向分布,先有在公孙衍推动下,以楚国为纵约长的五国联军伐秦,结果联军溃败于函谷关,未能撼动秦国,后有以乐毅为统帅的五国伐齐,齐国则大伤元气进入秦国独强的时代。长平之战后六国齐黯,幸得之后以信陵君为统帅的五国联军大破秦军于河外,延缓了六国二十几年的气数。

策略上讲,合纵的核心是防止一家独大,保持均衡之势,连横的核心是避免全面树敌,各个击破,所以后期发展出范睢的“远交近攻”更精确的核心策略。

对照当下中美形势,用上合纵连横来形容也有八九分相似。

中(东)与美(西)世纪博弈。中国与北面的俄罗斯联手,形成合纵;美国与印太国家日本印度,再加半个亚太国家澳洲,形成连横。事实上,美国的战略重心,正是美日印澳四国合作机制(不是北约的“小北约”,因为假想敌十分明确就是中国)。

具体来说,美国的连横对象是:以“民主价值观”为号召集合同盟,促成连横围堵中国,这同盟包括五眼联盟的英加澳新,欧盟,日韩,东盟,印度,及台湾地区。

而中国的合纵对象是:以利益及“命运共同体”为号召集合伙伴,这对象包括:欧洲,日韩,东盟,中亚,西亚,南美,非洲,和主要是俄罗斯。

不难看出,欧盟,日韩,东盟均是中美二国博弈要争取的对象。

欧盟虽然最近祭起制裁对中国,但制裁的力度仅限于个人,严格来说杀伤力不大,而中国还击政治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更说不上杀伤力。当然,欧盟开启制裁之门,主要是拜登的成功,即欧盟呼应美国拜登政府从人权上压制中国,以显示诚意,即欢迎美国回来。

不过,事实上,不管美国如何回来,美欧关系被特朗普破坏后,再也回不去。法德二国已经明言欧洲走自己的路。法国马克龙更要英国选边站,要么欧洲优先,要么美国优先(目前看,英国选择的是美国)。

由于欧盟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疫情时代,经济复苏离不开中国,所以欧中之间不会爆发贸易战,只会在人权范围里打来打去。

也正因为经济因素(还有欧盟内部的各种声音存在),欧盟几乎肯定不会事事跟随美国。

美国国务卿说了一句,不逼欧洲国家选边站。这话十分耐人寻味,透露出欧洲国家不是各个都跟美国一条心。

其实,在阿拉斯加峰会前,拜登政府已经发出外交组合拳,3月12日进行多国安全峰会(视频),然后与日本举行2+2会谈,再与韩国举行2+2会晤。日韩在美国的大棋盘上是重要的棋子。

日本方面,日本虽然有加入“五眼联盟”的战略诉求,但却是G7唯一一个目前没就涉疆问题制裁中国的国家。日本认为,日本和中国的地理位置和经济方面关系密切,而日本亦不具备以人权问题为由进行制裁的法律依据,因此在对中国实施制裁问题上采取慎重态度。

可以说,美国的亚洲“小北约”,日本是最会打小算盘的其中一个。希望中美对立但又未必出全力,正是日本的战略心态。但这种出工不出力的心态,使“小北约”削一成功力。

韩国方面,基于朝鲜问题,基于经济问题,也因为与日本前有历史问题,后有竞争问题,更难在中美博弈中能帮到美国什么。美韩的关系比较简单,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不需要披上“民主关系”外衣。

至于东盟,贵为中国最大贸易伙伴,所谓美国很远,中国很近,远亲不如紧邻,东盟为美国赴汤蹈火的可能性基本为零。新加坡李显龙多次说过,不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说这不是东盟国家所想的。别忘了,新加坡可是美国的亚洲盟友,不选边站的话,损失的显然是美新关系,而不是中新关系。虽然新加坡不代表东盟的意见,但大体反映出东盟的小国心态,即中美二国都得罪不起。

正因为如此世局,美国能找到的仅有五眼联盟加印度来组成对华“民主联盟”。

印度本质上是印度教领袖莫迪领导,什么意思?“民主”只是印度的装饰,莫迪领导的印度,日益宗教化,更有打造百年印度的雄心(所以,印度也有自己的战略机遇期,绝不会轻易和中国开战)。所以,印度一直在美俄之间周旋,两国都购买军火,绝不会依附其中一个。所以,印度的“私心”,也使“小北约”削一成功力。

至于澳洲,本身实力根本不够格参与国际博弈,更非美国的印太战略重心,这从美国国务卿和国安顾问到访日韩,国防部长到访印度,偏偏对澳洲过门而不入的外交就看出澳洲的价值并不重要(特朗普时期悬空驻澳大使职位二年)。澳洲的重要性不如澳洲右翼势力以为的那样大。

但澳洲是美国所有盟友中对中国最狠的一个,付出代价最大的一个,远比精明的日韩印要大,放在全球也是最大的,超过同为五眼联盟的加拿大,英国,新西兰。

而美国对此的回报,基本为零,美国没有买过澳洲一瓶红酒,没有买过一顿澳洲煤炭…。美国对澳洲只有利用。自由党政府做的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赔本外交。澳洲只是美国大棋盘的“卒”,生死都不影响结局,不是日本的那只“炮”,韩国的那只“马”。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对日韩印均没有走“制裁”外交路线,反观澳洲经济13个行业逐一被“制裁”。澳洲出口三大支柱产业严重受挫。

英国脱欧入亚,虽然以压制中国为战略目标,但依然认识到世纪重心已经进入“亚洲时间”,誓要在亚洲分一杯羹。愚蠢如自由党政府,完全没有在世界上分一杯羹的利益战略。

澳洲目前战略错判,是脱亚入美,付出的战略代价可能是十年二十年计算。国际博弈讲究的是实力,而不是价值观,肚子饿了就要吃面包而不是夸夸其谈,多么简单的道理!右翼忽悠别人的时候也把自己给忽悠了。这是杯具,也是国家的不幸。杨洁篪对美国说的那句美国没有实力居高临下对中国说话,一方面说明实力的重要,另一方面透露美国实力今不如昔(对杨洁篪的话,布林肯和沙利文均没有反驳,如同默认)。

中国与俄罗斯不是竞争对手(反观美国与欧盟,美国与澳洲,日本与韩国均是经济上的竞争对手),俄罗斯在能源,太空等方面,中国在资金方面二国互补,中俄的团结度显然高过美欧,美日韩,美印的团结度。

历史上的合纵的核心是防止一家独大,保持均衡之势,连横的核心是避免全面树敌,各个击破。对比当今,中国是不想美国一家独大之霸局继续,国际上走均衡之势,而美国则是与中俄同时树敌,盟友间很多貌合神离,犯战略之大忌。

那么,在中国实力不断上升,美国实力不断下滑(印钞已达八兆,美元资产严重稀释,美国本质上已经资不抵债)。这场世纪博弈的合纵连横,合纵(中俄)逻辑上比连横(美欧,美日印澳,五眼联盟)更胜一筹。中国看来不是“远交近攻”,而是“远交近也交”。当布林肯说不要求欧洲国家选边站,当俄罗斯外长说中俄关系历史上是最好,中美高下已经立判,博弈结果在十年二十年就会出现,当然,过程肯定起伏跌宕,互有攻防,事物肯定是从量变到质变的。

拜登那连跌三跤,可能是世纪预兆。

不管喜欢与否,这是笔者的预测,也是华人视角。

2021年3月28日 农历二月十六

作者为资深草根时事评论员/华人专栏作家(澳洲)

One Comment on “邮报社评 美国“连横”中国“合纵”谁会笑到最后?”

  1. 文章論點論據充份,觸角敏銳,語言簡潔有力,幽默接地氣,足見作者深厚的文化理論底藴和諳熟政治格局大勢,可讀性強👍👍👍

Comments are closed.